詠琪點了點太陽穴附近的位置。一塊約有眼鏡片大小的藍色半透明玻璃片,突然出現,懸浮在她的左眼前半寸左右,是個完全沒有支架支撐的眼鏡。

天佑簡直看呆了,因為這完全是想像中的未來世界產物!這也是用異能變出來的嗎?

那塊鏡片,似乎是某種數據分析儀器,她邊翻查著著鏡片上不斷浮現的資料說:「啊⋯⋯天佑准考生的潛力偏差值是⋯⋯0.1嗎?剛才聽說你故意重練《上人道》,我就知道你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人,但我最初估計,你的偏差值最多該在0.5左右,但從真實數據判斷,我還是大大地低估你了。你把自己隱藏得相當高明嘛!」

「其實,這只是因為我老爸⋯⋯」

「咳咳!」彼拉突然撲到天佑的臉上,掰上了他的嘴巴,「這又不是音樂頒獎禮,不用感謝老爸老媽的啦。人家詠琪小姐誇你0.1偏差值是天才數值,你就乾脆認了它吧。」



天佑雖然也不討厭成為風頭人物,但又未至於要不遺餘力地自我宣傳,於是他便乾脆閉嘴算了。要是詠琪知道天佑真正的偏差值是0.00,不知道又會作何感想?

只見詠琪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她隱隱覺得眼前這個考生有點不妥,他所幹過的某件事情,似乎違反了她一直以來的常識,但她一時間又想不起來那具體是甚麼。有時候腦袋的機能就是這樣,在沒有把眼前線索連繫到已有知識之前,勉強是沒用的,需要給予時間讓潛意識工作,答案終究會慢慢浮上來的。

所以她也沒有再勉強自己思考下去。她轉念一想,突然想到了一個新點子,便又回復微笑對天佑說:「對了,天佑准考生。雖然我很認同你那穩重而低調的應試策略,但面對著金色戰衣擁有者的故意挑釁,難道你就甚麼回應都沒有嗎?」

彼拉馬上在天佑耳邊說道:「別管那個甚麼黎強,我們既然要走裝弱者的路線,便應該決意裝到底!他要自揭底牌是他的事,不要被別人影響啦。」

「喂喂,我好像不是故意要裝弱者的啦。」



「拜託,天佑准考生,拿些男子氣概出來好不好?」詠琪的語氣中流露出一絲柔情,「人家被系統強逼穿著金色戰衣,都已經夠張揚的了。身為所有准考生的假想敵,黎強也毫不介意地向你展露出真正的實力,那表示說他已把你看成以後的重要對手啊。作為不斷超越自我極限的異能者,你真的要選擇無視這挑釁嗎?」

地上的黎強繼續毫不掩飾地外放出真正實力,而且還有越來越強的趨勢。跟他一起修煉的同伴們,其中兩人竟也出現突變,斷劍透出了好幾寸長的本命劍氣,還漸漸從最基礎的白光,分別轉變成透出紅光和藍光。似乎是經歷著黎強的壓逼感洗禮,有所領悟而得到突破了吧。另外三人也隱隱有了突破之勢,似乎也快到達出現劍氣的境界了。

他們當中也有兩、三人好像揣測到黎強的動機,像是刮目相看似地重新打量著天佑同學,想要看出這個不起眼傢伙的底細。

「詠琪說得對,在測試過程裏輕易展露真功夫,絕對不是明智的所為。這一點黎強肯定是知道的。但現在他全無顧忌地露出真正實力,甚至還間接幫助了身旁那些潛在的競爭者,那即是說,他已不再把這些所謂「競爭者」放在眼裏⋯⋯在擁有金色戰衣的黎強眼中,就只把我當成是對手?」

想到這裏,天佑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雖然天佑的內心已經血脈沸騰,明顯被黎強這個對手激起了戰意,但他還是沒有開口說甚麼。詠琪一心想要探探這考生的底,她似乎已看穿他的心情轉變,便順勢說道:「接受金色戰衣擁有者的挑釁,是一種榮耀。來!把你的本事全使出來吧。」

她這是明擺著想要看戲了,目的就是要看穿天佑同學的實力吧。她等待著天佑考慮的結果時,心裏其實是胸有成竹,這男生一定逃不過自己設下的激將法。

趁這個機會,她一再上下打量著天佑,想要找出這個考生的不尋常之處。她突然發現了一點。

「天佑准考生,你的劍呢?」

「啊⋯⋯不好意思,那把劍在《上人道》時已經被我弄爆了。」他不好意思地說。

「甚麼?」

「要賠償嗎?記帳可以嗎?」

「不是這個問題!沒了配給的武器,你是怎麼通過測試的?難道是⋯⋯作弊?」詠琪轉向彼拉,眼神流露出殺意,「彼拉代理人,以你的資歷,難道還不知道代理人的潛規則嗎?」



「當,當然不是!我們絕對沒有作弊!」聽著彼拉如此理直氣壯地辯解,天佑被心虛感折磨得好辛苦。他不斷回想起那隻從上人道掉落的九陽牡蠣呢。

「喂喂喂,天佑,快點把你的元氣珠使出來給詠琪小姐看。」他們低聲商量著。

「在這裏展示出來,沒問題嗎?」

「總比被官方盯上的好!被列入懷疑觀察名單的話,以後要幹作弊勾當就困難了!我還要賺你的錢耶!」

「⋯⋯」

「好,好。既然你們說沒有作弊,我也很想見識一下,天佑准考生是憑甚麼功夫通過上人道的,使出來吧。」詠琪嚴肅地說。在遠處的黎強和幾位考生,早已兩眼閃閃發亮,准備增廣見聞了。

天佑嘆了口氣。那沒辦法,就直接把本命元氣珠拿出來給他們看好了,要是他們真那麼想看的話。



天佑伸出右掌,掌心朝天,閉上眼睛,心念一動,就把元氣珠催現出來。這吸收了數千隻比比耶的能量,膨脹得像個西瓜般,不住以極高速旋轉著的巨大光球,好像和應著天佑熱血沸騰的好勝心似的,光芒特別耀眼,還帶著一股銳氣。

「天佑⋯⋯同學⋯⋯快把元氣珠收起來!你看看自己做的好事!」聽到彼拉的警告後,天佑睜開眼睛,低頭看看腳下,才發現他已吸引了方圓百米內全部准考生的注意。

但沒有人能夠用肉眼直視這本命元氣珠,當然也就看不到天佑的臉了。有些急著轉過頭來看看是甚麼回事的,眼睛已被灼傷,倒在地上叫痛了。

由於之前天佑都是一個人進行測試的,他從沒想到過這本命元氣珠所發出的光芒,會對其他人產生如此強大的影響。

他正急著想要把元氣珠收起來,但彼拉又喊道:「慢著!先不要收起元氣珠,不然所有人都會看清楚你的樣子,你再也無法隱藏實力了!」

正猶疑著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天佑同學身旁的詠琪突然撲上前來,用她那神奇斗篷把他們倆緊緊地裹在一起。

在詠琪把斗篷遮蓋著天佑的臉之前,他剛好看到仍能勉強睜開眼睛的黎強。在和他眼神對接的瞬間,天佑有很強的預感:在不久的將來,這傢伙一定會跟他糾纏個沒完沒了。

⋯⋯



詠琪以極高速度把天佑帶離現場,直飛到盤地另一端的某個遠離人群的角落,才降落地上。早已收起了本命元氣珠的天佑同學,在詠琪鬆開了斗篷之後,又變回了一個沒甚麼特徵的平凡考生。

詠琪雙頰泛著紅光,閃亮的眼珠實在太美麗,太激動人心了。她握著天佑的雙手,好像把他當成甚麼珍貴珠寶似的,在從頭到腳地鑒賞著他。

「那個發光體⋯⋯是你的本命小宇宙?你⋯⋯你到底是怎麼練的?」

「哎⋯⋯應該是把這個甚麼小宇宙高速旋轉,就漸漸變成這個樣子了。」

「難道你⋯⋯把自己的本命紫府拿出來砸、砸怪獸?」這瘋子到底在說甚麼啊?把本命小宇宙,或稱為本命紫府的東西作高速旋轉,變成光球形態?這是完全違反了詠琪作為一個異能者的最基本常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