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目前第三次測試為止,帝京異能學園的入學考試,都是在一個沒有日夜區別的空間裏舉行的。這樣連綿不絕的考試編排,自然是為了考驗准考生們的意志,因為意志力的強度,幾乎主宰了異能者的後天潛能。

要是換算成現實世界的日子,那這次入學考試已是連續進行了四天四夜,而且看起來似乎仍未看到盡頭,因為帝京方面並沒有向考生們提供任何必要以外的資訊,尤其對於還未發生的事情,這似乎是故意要讓考生們習慣於這種充滿未知的挑戰環境。

因為類似的挑戰環境,將會在每一個異能者的生活裏不斷出現,直至他們生涯的終結。

但是,面對未知的勇氣和毅力,並非選拔異能者的唯一標準。作為一個出色的異能者,人情世故,機智謀略之類,還是需要十分精通的,否則即使練成了驚人的能力,也只能淪為陰謀家的棋子而已。

這便是選秀代理人系統的設立緣起。雖然說經過無限年月的經驗累積和整理,有關異能的綜合教育理論,以至具體的技術訓練,均已經非常完善,但對於怎麼利用自己的能力,在複雜的生物世界裏周旋求生,這是必需要結合人生經驗,非要長時間磨練不可。



從歷史所見,當世最強的異能者,也許並非修煉程度最高的人,通常是結合高深道行和高超謀略的完美結晶。

擔任選秀代理人的傢伙,都是超級老油條,深諳生物社會的生存之道,像蟑螂般頑強而惹人討厭,這正可補足准考生們潛力豐富,但人生經驗不足的缺點。

在帝京入學考試這種幾近沒有任何指引,和隨時可能出現危險的環境,代理人的智慧和經驗,頓成了准考生們唯一可依賴的對象,除了作為實戰時的顧問,對考生心理上的照顧也是非常重要。

我們知道,考生們通過了《上人道》測試之後,是需要集合在草原盤地裏,等待第三次測試的來臨。雖然這盤地為考生們提供了必需的休息機會,但當危機感消失之後,隨之而來的焦慮便浮上腦海。

「我已在這見鬼地方熬了四天四夜,到底何時才可以回家?」這幾乎是在盤地裏等待著的准考生們,最關心的問題。



按帝京的選秀理念,是不會對考生提供這種資訊的。但為了平衡考生們的心理,官方是默許代理人們憑他們的常識去作出一點點預測。

在第三次測試之後,大夥兒將可以回家休息。這是幾乎全部代理人所作出的一致性預測。其實只要曾在帝京待過的話,根本不會去問這種問題。但對准考生來說,這可是非常珍貴的資訊。

因為在經歷過四天四夜的連續測試後,除了某些特別意志堅強的份子外,大部份准考生們都感到精神疲憊,已失去了剛剛參加考試時的銳氣。

面 對自己看中的准考生士氣低落的問題,這正是選秀代理人發揮其作用之處。承諾第三次測試之後必可獲得休息,讓考生們可以再次激發起鬥志,以求儘快通過測試, 回歸現實世界以作心理上的休整。畢竟他們大部份都只是現實世界中的平民,突然要接受強度如此高的挑戰,要面對各種現實世界裏難以想像的東西,是很難一下子 便習慣的。

為了增強誘因,不少代理人還會有意無意地強調某些即將會發生的美妙事實。只要能夠通過第三次測試,回到現實世界之後,他們在各方面的表現,都將會脫胎換骨。



因 為帝京入學考試,同時是一個提升人類各方面能力的基礎訓練,這當中包括心肺機能,身體肌肉強韌度,精神集中力,腎上腺素分泌的控制能力,以至腦部的圖像處 理能力等。因為以上能力,全是成為出色異能者的必要前題,必需要先對考生們進行洗筋易髓的身體素質強化,那他們合格之後才能適應帝京異能學園的教程,以及 那「多姿多彩」的校園生活。

擁有休息的機會,以及可以回到現實世界炫耀自己的轉變,遂成為了盤地測試裏七千多名考生們的精神寄託,支撐他們在如此嚴酷的考場裏拼命下去的有力理由。

⋯⋯

所以,當天佑和彼拉穿過已經開始測試的盤地戰場時,雖然周遭所見,儘是考生們因為初次投入實戰而出現的醜態。手腳生硬柔弱,攻擊沒有章法,防守漏洞百出,摔倒拌倒以至被自己的劍砍傷之類更是常常發生。

但他們每一個人的雙眼,都是炯炯有神的。他們的本命紫府,都熊熊燃燒著生命之火。

當然,還是會有少部份的考生,表現已像個戰場老手般瀟灑俐落。

為了儘快投入戰鬥,錯過了說明會的天佑和彼拉,連忙趕往集合處,希望可以補辦參與測試的登錄程序。

他們來到了盤地中央。那裏上空飄浮著一個碩大無比的藍色光球。光球下面,則低低地浮著一張像睡床般的撲克牌。撲克牌上,睡著一個小丑。



恐怕他就是這次測試的負責人吧?天佑於是向他請問道:「呃、請問一下,要參加第三次測試的話,是在這裏登錄的嗎?」

那小丑的耳朵動了動,表示已聽到了天佑的問題。他伸了個長長的懶腰,那看起來像個風琴般的身體,竟一下拉長到近三、四米。小丑搖曳著那長到不行的腰肢,左搖右擺地低來頭來問道:「呵⋯⋯欠⋯⋯怎麼?還沒有登錄?你剛才錯過了說明會嗎?」

「對不起,剛剛有點要事⋯⋯」

「有要事?有要事?」那小丑開心得不住扭動身體,越拉越長的腰都快要打結了,「真是個爛到極點的籍口啊!除了測試之外,你在這裏還有甚麼要事啊?你剛才一定是睡懶覺,錯過了說明會吧!」

「呃⋯⋯其實我⋯⋯」

「不用說了!很好很好!我欣賞你這個小子!簡直就跟我一樣的懶散嘛!上來吧!小兄弟!我們就在這兒閒躺著,晒晒太陽好了!反正測試的時間還長呢。」

「少廢話,你這個小丑!快給天佑同學登錄吧。」彼拉飛起來怒罵道。「人家可不像你這種吃飽飯沒事做的傢伙,他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這小丑突然把手臂伸到兩米長,以食指一彈,把彼拉直彈飛到二十米外的草地上。

幾隻異獸看到這麼弱小的敵人落單了,便馬上張開血盤巨口咬噬過去。看著彼拉拼命逃回來的樣子,那小丑可是笑得開懷了。真不知道此刻誰是逗人歡笑的小丑了。

以這小丑目前的態度判斷,他明顯地是在為難天佑他們。為了生氣他們遲到嗎?但根據天佑對「小丑」這種職業的認識,紀律似乎並不是他們主要的專業操守⋯⋯反而他們應該是破壞紀律的人才對吧?

天佑突然靈光一閃,赫然想到這小丑或許是在故意激怒他。他腦筋急轉,強壓著複雜的心情,勉強自己跟小丑一起取笑著逃命中的彼拉。

「哈哈哈⋯⋯你這光頭校長,真是活該!」

果然,那小丑對天佑同學另眼相看了。「哈哈哈哈⋯⋯小兄弟,看著自己的引路人被追殺了,還笑得出來啊?」

「這傢伙在現實世界裏是我的校長,卻沒有一點校長的樣子,進入測試以來,不知坑了我多少錢!我早就想要狠狠揍他一頓了。」

說罷,天佑連忙對彼拉耍了個眼色,讓牠住嘴。



「哈哈哈哈⋯⋯小兄弟真是很對我的胃口呢!嘻嘻嘻嘻⋯⋯我小丑卡卡最喜歡就是這種逆反倫常,欺師滅祖的事情了。」

聽著這個回應,天佑同學可是徹徹底底的無言了。

「怎麼啦?小兄弟?我遲遲不肯給你登錄,你很著急了吧?做個著急的表情來看看啊?」

這傢伙的態度實在很讓人生氣。但看到剛才彼拉露出著急模樣後的結果,天佑心裏突然領會道:不可以跟這傢伙來硬的。

他乾脆爬上這撲克牌床上,躺著睡起覺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