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你小子有趣!有趣啊!在所有人都爭分奪秒殺怪的第三次測試裏,竟然還有考生肯陪我在這兒睡懶覺?有趣!好吧!我們一起睡覺吧!」

說罷卡卡躺在天佑身旁,馬上響起了震天般的鼾聲。

雖然心裏很著急,但天佑同學還是忍了下來。現在他跟小丑卡卡,就好像在玩一個互不理啋的遊戲,誰只要主動跟對方說話,那就是輸了。

過了一會之後,天佑的心情已漸漸平復下來了。躺在這慢慢旋轉著的撲克牌上,看著湛藍的天空在慢慢地旋轉,陽光把全身都晒得暖洋洋的,也算是個頗為愜意舒服的環境。

這撲克牌似乎加持了甚麼結界,外界廝殺混戰的聲音完全傳不到裏面來,只要不看著地面,單看天空的話,實在很難想像自己正躺在上萬人獸混戰的戰場中央。



再睡了幾分鐘,卡卡突然彈起身來,指著天佑說,「喂,別再演戲了!測試已開始了近一個小時,已有超過二百人合格了。時間越是過去的話,出現的強化比比耶便越強,要過關便更難的了。」

「別騷擾我睡覺。」天佑乾脆翻過身來,背對著卡卡。他已下定決心要賭這一局,不達目的的話他是絕對不會先認輸的。

閉目養神了一段時間後,睡意確實漸漸襲來,天佑心裏就想,就這樣順便睡一覺也不壞啊。

一如天佑所料,這小丑卡卡有種變態的慾望,很喜歡看著人家著急,再慢慢予以心理上的折磨,以此來取得樂趣。

但現在看到天佑那毫不著緊的態度,他自己反而先著急起來了。



他不住在天佑耳邊碎碎唸著,威脅說錯過了說明會的考生是不准登錄的啦,要他死心之類的,但天佑完全不理會他,把卡卡的說話當成是唱歌。

聽著聽著,一直靠著補充劑支撐體力,已連續近一百小時沒睡過覺的天佑同學,還真的沉入了睡鄉⋯⋯

彼拉不愧是個老油條,很快就領會到天佑同學是在玩那個「反激將法」,他頓時放下心來,早就在他肩上沉沉睡去了。

「好啦好啦,我認輸了!」

最後天佑是被卡卡的這聲大喊吵醒的。他學著對方的模樣伸了伸懶腰,揉著眼睛問他:「幹嘛啦?吵著人家睡覺⋯⋯」



「不玩啦不玩啦!真是個沒趣的小子!我給你做登錄,讓你開始測試了,好嗎?」

「不要,我還沒有睡夠。」說罷他又倒下去了。這回天佑是真的想要睡覺了。

「你!你放棄入學考試了嗎?」

「不考了!我睡飽了之後就回家去了⋯⋯」

「你說謊!千辛萬苦才來到這第三次測試,會那麼輕易放棄嗎?那可是入讀帝京的大好機會!聞名宇宙的帝京異能學園哪!」卡卡的聲音越來越緊張了,「異能啊!世人夢寐以求的超人能力!你不想要擁有嗎?你不想要學會像卡卡那樣,腰肢伸長到可以連著打三個死結嗎?」

說罷他還真的示範給天佑他們看。他那條橡皮筋般的腰,完全超越了人類身體機能的極限,看得天佑瞠目結舌,心想竟有人用異能去修煉這種能力啊?

「別那麼無聊了好不好?我要把自己的腰打結來幹嘛?我說不要騷擾我睡覺!」

「你你你⋯⋯你竟敢說我這絕技是無聊?這可是最了不起的事!放眼全宇宙都沒有人能夠做得到!就是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未必會教你!」



「我才不稀罕。」

「你不要學嘛,我就偏要你學!你這臭小子快點給我考進帝京!我要收你為徒!」

「我都說過不考了!我不進帝京啦!」

「不!准!」卡卡瘋了似地大吼著,整張撲克牌大床都給震得搖晃不已,「看我的!我就非要你及格不可!你還沒有第三次測試的資格吧?我就要給你登錄!」

天佑連忙把兩手收在背後,大喊著他不要。但其實這時他忍著笑已經忍得很辛苦了。

卡卡硬拉著把天佑戴著腕錶的那隻手腕給舉起來。接著他以另一隻手,伸出了食指。懸浮在二人頭上的那個巨型藍色光球,漸漸被卡卡的手指牽引,給拉了一顆小小的光珠出來。那光珠慢慢降下,融進了天佑的腕錶裏。

現在天佑的腕錶,也在發出藍光了。



「快去接受測試!你這個懶蟲!」說罷他以出奇地快的速度,一腳往天佑的屁股踢去。但天佑同學現在的下肢活動能力也不比尋常,移步僅僅閃過。

但他沒有想到,這卡卡下了這麼重的手,這一腳雖然沒有命中,但卻被其牽連著的氣勁給逼得向後飛退。

天佑飛離了撲克牌的安全結界範圍,穩妥地踏在草地上。殺戳的聲音馬上又鑽進天佑的耳朵,他又回到戰場來了。

「快點給我收集五十七個撲克點!把那個撲克牌金字塔給我砌起來!」卡卡站在撲克牌上對天佑指手劃腳,不住瘋子似的吼叫道。

「這小丑真是個變態。幸好天佑同學你夠聰明,用計謀騙了這個傢伙給你登錄呢。」彼拉悻悻然地說。

他的心情有點複雜,既是為了年輕而欠缺經驗的天佑,竟能利用謀略出奇制勝感到欣慰,但同時他卻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出謀獻策應該是代理人的責任啊。這年青人的潛力已高得變態,要是連智力和對敵經驗都成長得那麼快,他這個代理人就差不多等於廢人了?如此一來,天佑欠下他的人情債就會減少,從他身上撈取油水的機會便也越來越少了。

但天佑可沒有表現得囂張或自滿,實際是,他在事後還嚇出了一身冷汗呢。「呼⋯⋯太幸運了。這麼誇張的演技,他還真的相信呢。也幸虧他是個神經病似的傢伙啊。」

無論天佑這話是出自真心還是客氣,聽在彼拉的耳裏卻是很舒服的。因為天佑以後還是要借助他這個代理人的力量啊。



無論如何,天佑終於可以參與測試了,他不禁鬆了一口氣。但具體的測試內容,似乎並沒有官方訊息說明。似乎是打滿一定數量的怪,收集卡卡所說的「點數」就可以了吧?但⋯⋯甚麼是撲克牌金字塔呢?

正想要尋找目標之際,一隻六頭巨鼠突然向著天佑蠻衝過來。天佑把鼠尾草短劍以水平架著,一個錯身僅僅閃過,讓巨鼠的頭自己撲向劍鋒,借助這衝力把它給斬成兩半。

似乎以天佑同學現時的水平,這次測試已變得太過容易了。

就在幹掉這隻強化比比耶的同時,天佑同學感覺到腕錶像脈搏似的震動了一下。他連忙察看腕錶,發現屏幕以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立體影像。那是一張只有指甲大小的撲克牌,斜斜的懸浮著。

天佑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撲克點」了吧。殺一隻怪便有一個撲克點,這算術太簡單了。

正想要尋找下一個目標時,天佑一個轉身,小丑卡卡那塊大臉孔突然出現眼前,把天佑嚇了一大跳。

「哇!哇!」



「嘻嘻嘻嘻⋯⋯已進入了第三覺悟「質變」了嗎?你這懶小子還挺強的嘛。」卡卡直直盯著天佑手中的鼠尾草劍,再看看地上的怪獸屍體,「那就不用我幫忙了吧。好⋯⋯了⋯⋯,我回去睡覺咯⋯⋯慢著!你小子聽好!」

「甚、甚麼?」

「沒有我的允許,測試不准失敗!你要考進帝京,然後當我的徒弟!一定要!我非要你學成腰肢打結的絕技不可!」說罷卡卡把伸長了十幾米的腰肢縮了回去,倒在那張撲克牌大床上睡覺去了。

「喂!回答我!甚麼是撲克牌金字塔?」

卡卡沒有回答。但天佑也覺得沒有所謂,只要那個變態遠離之後,他終於能夠集中精神殺怪了。放睡看一遍戰場,天佑發現盤地上的考生數目明顯變少了,難道他們全都合格了嗎?

相對來說,強化比比耶的數量,似乎是不斷補充著的,數量上並沒有明顯減少。但似乎較弱小的松鼠兔子之類,已經沒有了,盤地上充斥著的,都是最少有七、八個頭的巨犬或巨鼠之類,模樣較為強悍的異獸。

似乎真像小丑卡卡剛才所說,測試拖得越久,過關的難度便越高吧。

天佑握了握手中劍,心裏熱血沸騰起來:該把浪費掉的時間追回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