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在《上人道》出現的普通比比耶,盤地上的強化版無論在體形和力量上,都呈倍數增幅了。但似乎有點顧此失彼,在智力上似乎退步了不少,似乎是在生物本能的設定上,把所有的自我防禦機制都給抹去了。這些多頭怪獸看著天佑一劍一隻地幹掉牠們的同伴,但還是大票大票地撲過去送死。

與其說它們是擁有獨立意識的生命體,倒不如說更像是接受單純指令的傀儡。

也不用幾分鐘時間,天佑同學已掛掉了五十隻強化比比耶。腕錶屏幕上的立體影像顯示,五十隻撲克牌以A字形地層層疊高,已有了金字塔的模樣。

到了這個階段,天佑終於明白,小丑卡卡說要「收集五十七隻牌」的意思了。因為一個六層高的撲克金字塔,剛好需要用上五十七隻牌啊。(阿暖:有興趣的書友可以試試看)

但按常識來說,一副撲克才總共五十二隻牌。即是說,想要以一副完整的撲克,疊出一個六層金字塔的話,是還欠五張牌的。



而天佑同學目前收集到的五十隻撲克,沒有一隻是重覆的。即是說,尚差兩隻,就能集全一副完整的了。那餘下的五隻呢?

這是否暗示了,這次測試的尾段,將會有些比較特殊的事件發生?

不到一分鐘後,天佑又連殺了兩隻強化比比耶,最後兩隻牌到手,集全一套了。但還差五隻牌,金字塔才能完成。

第五十二隻異獸掛掉之後,頓時盤地上所有異獸都停止對天佑作出攻擊,好像把他當成透明似的。他試著追殺了一隻,但鼠尾草劍竟透過了對方的身體,無法造成傷害。

而腕錶正在嘟嘟作響,似乎在預告著即將會發生甚麼事兒。



天佑唯有站在原地戒備著。

「哈哈哈哈⋯⋯」

接著,從盤地中央那邊傳來了小丑卡卡嘔心的笑聲。他站穩在撲克牌上,高舉雙手,從頭頂上那個體積已經縮小了很多的藍色大光球中,抽出五個小光球的能量,接著他「呱!」的一聲,把五個藍光球朝向天佑的方向擲出,如閃電般直轟在天佑身前的地面上。

轟隆一聲巨響,把青翠的草地轟得泥土橫飛。那五個光球已變化為五隻呈小丑外型的藍色比比耶,把天佑同學包圍著了。

「危險!是「精煉比比耶」!實戰用的初級戰鬥傀儡!」彼拉緊張地喊道,「避開啊!天佑同學!」



那五個藍色小丑同時舉起長長的彎刀,合起來竟是個毫無縫隙的圓環,全方位地向天佑同學斬下來,根本避無可避。

但最好的防避,就是進攻。

把意志力高度集中,專心致意地投入戰鬥,不要在敵人的攻擊尚未來到之前,就讓內心的恐懼擊敗了自己。

只要保持著冷靜的心境,就可以很輕易地發現,既然五隻小丑同時舉起武器來,那不是說,他們的身體和下盤,都露出了空檔嗎?

天佑終於明白,這是一次「心的考驗」。

這五個藍色小丑不難對付,真正的考驗是,考生能否在那頭上的五柄彎刀的威脅下,仍能冷靜地找出對方的弱點?

天佑手握灌注十成功力的鼠尾草劍,水平地揮出了弧形的一擊。

五名小丑頓時被一劍兩段,攔腰截斷而死。



「耶!終於收集到五十七隻撲克牌了!」天佑興奮得振臂歡呼。但他並沒有高興得太久。因為他有不祥的預感⋯⋯

腕錶突然傳來不尋常的劇震,他抬起手來一看,腕錶屏幕上的立體影像顯示,五十七隻撲克牌已疊成一個六層金字塔。但那金字塔才完成不久,便搖搖欲墜起來,並崩潰了⋯⋯

「甚麼?又來了?」

那即是說,又要從頭收集點數了。

果然如天佑所料⋯⋯那來歷不明的倒楣力量仍然纏繞著他,他仍然無法逃脫重練的命運。

但現在的天佑,已不像在《上人道》時那麼抗拒重練了。

詠琪剛才的一番話,讓他得以至另一個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情。重練並非浪費時間,相比起其他競爭者而言,還是一項優勢呢。



天佑再環顧一下四周,此時的盤地上,只餘下少量考生,相比起來強化比比耶的數量就多得多了。附近四、五隻比比耶注意到天佑後,又馬上撲過來送死。

此時的天佑,幾乎可以說是打著呵欠地對付它們的。雖然說隨著時間過去,那些比比耶依舊在不斷地變強,但卻比不上天佑成長的速度。

經過剛才的一輪實戰後,天佑的鼠尾草劍威力又增強了不少,從劍尖伸出的劍氣也已長達七、八寸,殺比比耶就像切豆腐一樣,根本不成練功。

難得有機會可以囂張一下,天佑同學也開始嫌棄那些貌似較弱的敵人了,到處跑動著要找較巨型和較兇悍的來打。那些十八頭巨水牛或二十一頭巨陸龜還差不多,十五個頭以下的他都懶得揮劍了。

打著打著,有個渾身傷痕的考生朝著天佑同學狂奔過來,還大喊救命。後面死命追著他的是一隻被斬了三個頭的十頭巨犬。

「救、救命啊!這、這位同學⋯⋯求求你⋯⋯」

讓那個考生跑過之後,天佑橫身切進那隻巨犬的追趕路線上,草劍一劈,好幾個頭顱便應聲截斷,掉在地上。巨犬雖然只剩下一個頭,卻依然不痛不懼,齜牙咧嘴地部署著下一次的撲擊。

以天佑同學的水準來說,剛才的一擊是不夠完美的。他搖了搖頭,正想要補一劍解決掉對手時,卻被人從後猛力一推,推得他向前撲倒在地上。



「你、你幹甚麼?」

「這是我的怪!你不准搶我的怪!」

「我沒有搶你的怪,是你剛才跑過來要我救命而已!」天佑連忙翻滾開去,避開巨犬的狙擊。那個考生便趁機會從旁偷襲,以手中那把光芒黯淡的配給斷劍,了結這隻只餘下一個頭的巨犬。

「嗚啊!我終於!終於拿到五十二個撲克點了!」那考生興奮地振天高呼,「只要通過最後的考驗,我就能夠過關了!」

把其他考生推倒,當成誘餌引開異獸的注意,自己再拿取漁人之利⋯⋯天佑無奈地問道:「以這種人品,這種戰法來取得戰果,真的值得高興嗎?」

「你們誰都沒資格說我!」那考生瘋了似地吼道,「從測試剛開始時,我就被你們這些上位考生不斷搶怪!不然以我的實力,早就應該通過測試了!在這個測試裏的所有傢伙,都是卑鄙小人!現在我終於,終於⋯⋯我終於搶贏一次了!哈哈哈⋯⋯」

遠處的小丑卡卡一聲怪叫,藍色光球的力量激射過來,瞬間五隻藍色小丑,便把該名考生包圍著了。



它們同時舉起了那殺氣騰騰的彎刀,那考生一臉絕望地盯著頭上的可怕刀鋒,小便已經失禁了。憑他的心理素質,恐怕是無法通過這次「心的考驗」。

「求、求求你救我⋯⋯同學⋯⋯」他哭喪著臉地看著天佑說。

「他還有臉尋求別人的救援啊?」對這傢伙面皮之厚,天佑不禁詐舌。雖然在他眼裏看來,這考生無異是個人類當中的渣滓,但要見死不救嘛,他又於心不忍。「喂!攻擊那些傢伙的身體,那是弱點!」

「我、我全身發軟⋯⋯動不了啊!」盯著那隨時要斬下來的彎刀,那考生除了發抖便甚麼都做不了。不止小便,甚至連大便都給嚇出來了。

雖然說是危機一髮,但這險情也確實拖延得久了一點。天佑也覺得奇怪:怎麼那五柄彎刀遲遲不砍下來呢?

天佑突然想到理由,馬上抬頭四處張望,馬上就發現了小丑卡卡的身影。這傢伙從盤地中央那邊,把腰肢伸長了好幾十米,正從高處欣賞著那考生絕望的表情,感到陶醉不已。

折磨他人,就是這傢伙的興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