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規矩?拆甚麼帳?」天佑莫名奇妙。
  
「這個嘛⋯⋯看大哥的寶劍異於常人,本命元氣又修煉到這種血紅境界,小弟是自愧不如的。這樣吧?我們共享這個誘餌好了!每次把他拋出去後,引來的怪物半數是大哥你的,餘下的我們五兄弟分了,這樣好嗎?」
  
「哦⋯⋯原來拆帳是指這個意思啊。」天佑冷笑了幾聲。
  
「正是!大哥同意了吧?那就不要耽誤時間了,要是那些怪獸再變強一些的話,恐怕即使從後突襲也是殺不死它們的了。趁著大家還有足夠的戰鬥力,讓我們儘情利用這個超級弱者,突破這一關吧!」
  
原來是這樣。憑這班人的實力,要是不用這麼卑鄙的手法,是無法收集足夠的撲克點的。
  


天佑繼續站著冷笑。那幾個人也猜不透他的心意,只是猶猶疑疑地抬起那個誘餌考生,把他帶到一群異獸附近,然後下定決心,把他給拋到獸群中去。
  
那個誘餌不住向天佑同學投來求救的眼神。天佑則以堅定的目光回應他。
  
他是不會見死不救的。
  
隨著那誘餌以拋物線般朝獸群往下墮,十多隻強化比比耶已是張開血盤大嘴,搶著要吃到這塊從天而降的肥肉了。天佑趁著還有兩、三秒時間,便向那班無賴問道:「由我先動手殺怪可以了吧?」
  
「當然當然,大哥請去吧。」
  


天佑雙腿使勁一躍,直線衝進異獸群中,搶出那個快要被分屍的誘餌考生,並順勢衝出包圍,在二十丈外停下步來,回轉過身子。
  
那為數十多隻的強化比比耶,已經全部被斬成兩段,重重跌在地上。
  
天佑解開了那個誘餌考生的綑綁,拔走塞著他嘴巴的布條。對方也沒露出甚麼感激的表情,只是好好地透了幾口大氣。
  
「你沒事嗎?」
  
「被咬得很痛,不過應該沒有大礙。」他傻傻地笑道。天佑看他雖然渾身都是恐怖的獸齒印痕,很多凹洞中還有血水滲出,但似乎真如他所言,沒受很大的傷害。
  


天佑心裏想,這傢伙的皮是鐵造的啊?怪不得剛才那班無賴也說,他是個出色的誘餌了。可以用完再用嘛。
  
天佑餵給他一瓶下位循環補充劑,傷勢瞬即已回復九成,就是腿還有點跛。天佑扶著他慢慢走回去那班無賴那邊。
  
「喂,你們幹嘛在發呆?」
  
「你、你⋯⋯」他們仍在為天佑剛才的一擊而目瞪口呆呢,「你⋯⋯有那種實力,幹嘛到現在還沒有通過測試?」
  
「這個嘛⋯⋯不用你管。」天佑挑釁地說,「剛才不好意思,對手太弱了,不小心全滅掉,沒有留下一半給你們呢。」
  
「不、不要緊的⋯⋯大哥、隨大哥喜歡好了。」
  
「那怎麼行?那我豈不是跟你們一樣,成了個搶怪的無賴?這樣吧!由我來當你們的誘餌,你們把我拋向獸群吧,好嗎?」
  
「大、大哥別開玩笑了。以、以後我們也不敢出現在大哥面前了。放、放過我們吧!」


  
「喂!別走!你們忘了這個誘餌沒拿走呢!」
  
「送、送給大哥好了!掰掰⋯⋯哇⋯⋯逃哇⋯⋯」還未得到天佑的恩准,這班傢伙已是一溜煙地跑了。
  
當那班無賴被天佑的實力嚇得拼命逃跑到遠處之後,天空卻突然傳來一陣怪叫。
  
「啊⋯⋯真無聊!」
  
天佑抬起頭來,發現那個身體可以無限伸長的小丑卡卡,他的上半身正在天佑頭頂上空,一直看著這場好戲。「喂,小子!幹嘛不把那班傢伙全部殘殺掉!我還很期待的嘛!考生們為了合格而自相殘殺,這可是最值得一看的戲碼了。」
  
天佑也懶得理會這個變態,逕自轉過頭來對那個誘餌考生說:「以後要小心一點,不要再落在這種流氓的手裏了。」
  
「謝謝。小、小的叫蔣小凡,請、請問大哥的名字是⋯⋯?」
  


「啊,別叫我大哥啦。我是天佑,跟你同樣是考生而已,沒有輩份之分啦。」天佑說,「好吧,小凡同學,我們各自努力吧!」
  
「不、不要拋下我!我以後會努力的!大哥!我、我現在就衝進那群怪獸裏,等等我⋯⋯」
  
「慢著!你當誘餌當上癮了嗎?」
  
「嘻⋯⋯大哥不要取笑我吧。我們、我們先談談條件好嗎?基本上是由小的當誘餌,大哥負責殺怪。大哥每幹掉十隻怪之後,請、請餵給小弟一隻,當作報酬⋯⋯這樣可以嗎?」
  
「甚麼?原來是交易啊。」天佑心想,竟然有這種生存方式啊,「那麼說,剛才那班無賴,也是你的交易夥伴?」
  
「本、本來是的。不過他們不守信用,我從未收到過他們的報酬呢。」
  
「那麼,到目前為止,你收集了多少個撲克點?」
  
「三個。」蔣小凡比出三個手指頭來。


  
「甚麼?才三個?」
  
「唉⋯⋯也不止剛才那班人,跟我交易的大哥大姐們啊,他們老是說下次一定把報酬給我,下次再下次,結果他們收夠了點數之後,都過關消失掉了,就只餘下我一個人。但是⋯⋯我不以這種方式做交易的話,便連一個點數都收集不了啊。」
  
「你真的⋯⋯有那麼弱?」
  
天佑打量著他那渾身遍佈的恐怖齒印。他在心裏試想著,要是他也像蔣小凡那樣,雙手被綁,任由那些強化比比耶衝撞撕咬的話,還能夠像他那般手腳齊全嗎?
  
「是啊,我是最弱的考生。」蔣小凡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一直是排名最後一位的。」
  
「原來你就是那個墊在我後面的傢伙!真巧呢!我是倒數第二名的!」
  
「真是最卑微可恥的兩「蟲」相遇啊。」彼拉在天佑的耳邊揶揄說。
  


「彼拉,你想死嗎?」
  
「倒數第二名?哈哈哈⋯⋯大哥真會開玩笑!」小凡皮笑肉不笑地奉承著天佑,他一定以為天佑在取笑他,「就說大哥剛才那一手,我就從未看到過任何考生有這樣的戰鬥力呢。」
  
天佑也不打算對小凡解釋,他那個一言難盡的重練故事。他對這個輕鬆地承認自己是個弱者的蔣小凡,並沒甚麼好感,所以說話也不客氣起來:
  
「對了,既然你這麼弱,那何不乾脆放棄測試呢?你對自己也沒多少信心的吧?」
  
但對方卻似乎毫不介意,還以為天佑是在關心他。「唉⋯⋯要是可以放棄的話就好了。我可不敢啊。」
  
「讓我來解釋吧。」從小凡的衣領裏,突然鑽出了一個烏龜頭來。「你好,我是小凡考生的代理人,異界烏龜耶梅。」
  
「異、異界烏龜啊⋯⋯噗⋯⋯對不起。」
  
「唉⋯⋯帝京是怎麼搞的?這年頭連異界烏龜也當起代理人來了?」
  
「你、你有甚麼好神氣的?你不也是個低級異界精靈嗎?」
  
天佑同學連忙打斷了他們的爭執:」異界烏龜先生(是耶梅!)咳,耶梅先生,你對小凡考生有甚麼期望呢?」
  
「唉⋯⋯這個蔣小凡,真是讓我大跌眼鏡啊。」他說,「雖然他在現實世界裏也是個呆子,可是潛力偏差值可是0.⋯⋯呃,總之是個潛力很高的傢伙。所以我才賭上了一切,把老婆子女都賣掉了,才買來一個代理人的空缺,打算把他捧上帝京去,做我搖錢樹的。但怎知道這傢伙潛力雖高,卻完全沒法發揮出來。要不是他出奇地命硬,死磨爛耗著的話,根本沒可能闖進這第三次測試來。」
  
「這傢伙有古怪⋯⋯」彼拉在天佑耳邊說著悄悄話。
  
「對啊⋯⋯竟然賣掉自己的老婆和子女,太變態了。」
  
「我不是說這個。」彼拉道。
  
「啊,對對。原來帝京選秀代理人的位置,也可以用錢買的啊,以後有機會定要買個來玩玩。」
  
「也不是說這個!」彼拉無力地說,「你說這個蔣小凡,有沒有可能也在裝傻子隱藏實力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