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試一下這傢伙,」天佑於是對蔣小凡說道,「噯!小凡兄弟,在合作之前,我想先了解一下你的實力。可以拿劍凝氣給我看看嗎?」

「呃⋯⋯好、好吧。」小凡扭扭捏捏地,打開他背後的包袱,拿出了自己那把配給劍。

「不是吧⋯⋯」

「那⋯⋯那到底是⋯⋯」

這個蔣小凡的配劍,竟然連劍身都沒有,就只有光禿禿的一劍柄。



「不用客氣,想要取笑的話隨便,我也早已丟臉丟麻木了。」異界烏龜耶梅說道,「這就是讓我最無言之處。明明是個潛質挺高的傢伙,但是在通過半命覺悟後,卻發現這傢伙的本命小宇宙弱得出奇,就像個乾涸了的湖泊般!」

「可是⋯⋯這把劍可是官方配給,每人拿到的都是一樣的吧?這把劍的半段劍刃去了哪兒?」

「在《上人道》對上第一隻比比耶時,就被人家把劍咬斷了。」耶梅說,「他的本命元氣極度不足,無法充滿劍刃,那等於是一個凡人拿著這破銅爛鐵去砍怪獸,劍不給搞壞掉才怪!」

「那⋯⋯小凡是如何通過《上人道》的?」

「你可以靠近一點,仔細點看看他的劍。這傢伙雖然弱,但卻命不該絕呢。」



天佑和彼拉哄上前去察看。小凡配合著拼盡老命催谷本命元氣,但那劍看來仍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再反覆看了幾遍,彼拉才大喊著說,「啊!這傢伙竟然祭得出劍氣啊?」

天佑也注意到了。在劍柄頂部,確實延伸出約兩、三毫米左右的所謂劍氣,非常黯淡,必需要用雙手擋著外界環境的光線,才可勉強看到。

雖然只是一把配給的破劍,但握在小凡手裏,卻只能發揮出近似刀片般的微弱攻擊力,也真是挺讓人灰心喪氣的。

耶梅嘆氣道:「唉⋯⋯當我看到這傢伙的手握著劍,卻跟拈著一片刀片沒甚麼分別時,我就心灰意懶了,心想這麼弱的傢伙,還是早點放棄好的,便睜眼閉眼地讓他被異獸打死算了。最多回到現實世界之後,受點精神創傷就是。」

「我才不要做惡夢!我不要!」小凡流露出其實害怕的表情。



「但這呆子原來生平最怕做惡夢!當我告訴他要是測試失敗的話,回到現實世界或許會有惡夢之類的後遺症時,他便無論如何不肯被異獸殺死了。哼,讓我想不到的是,這小凡雖然戰鬥力奇低,皮肉卻是硬得驚人!只要他堅守著要害的話,無論那些異獸怎麼咬,也不會做成生命危險。他在《上人道》測試就是這麼挺過來的,任由那些異獸狂抓猛咬,他就拿著手中這柄刀片都不如的東西,進行肉搏戰,真是轟轟烈烈的慘勝啊⋯⋯」

「要我受傷挨痛也可以,就是不要讓我做惡夢!」

「雖然這種固執的性格,是出色異能者所必需的,可是單憑固執是不足以通過第三次測試的啊!所以我們便被困在既無法殺死異獸,卻又無法被異獸殺死的兩難局面。」耶梅說,「這傢伙唯一的好處便是耐打,又由於當慣了弱者,沒有甚麼自尊心可言,當人肉誘餌是他唯一可以走的路了。我們的寄望是,讓小凡通過第三次測試後,便馬上申請放棄考生資格。」

「啊?有不用被怪獸殺死,也能夠退出考試的方法嗎?」

「是啊。第三次測試之後,所有通過的考生都會被送回現實世界,並擁有一星期的休息時間。這也是考生們最後作主動放棄的機會,只要他們在限期內不回去報到的話,考生資格就會被廢除。」耶梅說,「這是小凡可以不受任何精神損傷地,退出入學考試的唯一辦法。」

「啊⋯⋯」

「天佑同學,你又有甚麼點子嗎?」彼拉問。

天佑同學此時心裏想,現時在盤地上苦戰的考生們,恐怕大部份都是面對著同樣的兩難局面的。他們早已不再奢望成為帝京學園的正式學生,但求保著性命回家已是萬幸,可是卻害怕以被殘殺的方式退出,回到現實世界會變成腦殘⋯⋯



但是,如今知道了這個方法話的⋯⋯

「⋯⋯我腦袋裏已經擬好了一個計劃。」天佑說,「但首先想要做個實驗,看看這個點子是否可行。小凡,可以幫幫忙嗎?」

「可以可以,小的一定盡力而為。」

「好,那我們先找一隻異獸作目標,到那邊去吧⋯⋯哇!哇!」

「小子,你想要幹嘛?」一直在聽著他們對話的小丑卡卡,突然把臉伸長過來,碰著天佑的鼻子,「在我的管轄範圍裏,友情和衷心的合作,是不被允許的事。」

天佑沒有理會卡卡,逕自跑向一群強化比比耶聚集之處,隨手幾劍就幾乎把它們全滅了。

由於天佑同學仍然被那超倒楣力量纏身,即使收集了多少撲克點都沒用,打過了五隻藍色小丑之後,還是會重新計算,所以他也懶得理會了。



天佑故意餘下一隻,充當實驗品。那是一隻擁有三十幾個頭的大惡豬。

天佑以刻苦鍛鍊回來的超強腳力,閃身繞到它的背後,沿著尾部攀上它的身上,然後高舉著血草劍,朝著豬背狠刺下去!那大惡豬瘋狂掙扎,把周圍的地面都踏得飛沙走石,誇張得很。

「天佑同學⋯⋯這隻比比耶怎麼這麼難打?刺了一劍之後,這麼久還死不去啊?」

「當然,因為我不斷把本命元氣輸給它,吊著它的命啊。」

「甚麼?你瘋了嗎?」

天佑並沒有把血草劍從惡豬的背後拔出,反而不斷灌輸它本命元氣。其實這並非他的本意,因為他想要試做一件之前沒有做過的事,初期還未熟習,才會變成這樣。

習慣了以血草劍作為輸送媒介之後,天佑同學把自己的本命元氣珠,透過血草劍灌進肥豬體內。

果然,大惡豬渾身白光一閃,接下來身體漸漸縮小,過多的頭顱也不斷枯萎褪回體內。惡豬的能量正被本命元氣珠所吸收。



才三分鐘左右,這隻三十頭的大惡豬,已差不多被天佑同學吸乾,縮小成一隻只有三個頭,體型只剩下兩個成年人左右的小惡豬了。但仍是一臉兇相,絲毫說不上可愛善良。

「小凡,趁現在攻擊吧!」

小凡咬緊牙關,把他那把短如刀片的劍,狠命插進惡豬眼睛裏,再搗啊攪啊甚麼的。惡豬掙扎了好長一段時間後,終於倒下了。

「耶⋯⋯第四個!第四個撲克點!我終於拿到手了!」

「嗚⋯⋯小凡同學!你終於成功了⋯⋯」

蔣小凡和梅耶高興得相擁掉淚。天佑和彼拉同時心想:不用那麼誇張吧?但這也反映出這次測試,對下位考生而言實在是非常艱險的。

「拿到撲克點了吧?小凡同學?」



「謝謝你!大哥的恩情!小的沒齒難忘!現、現在小的就找個獸群撲進去,給大哥當誘餌!好回報大哥!」

梅耶敲了一記小凡的下巴說:「傻瓜蛋!你還不明白嗎?現在已經不需要使用誘餌戰法了!」

「梅耶先生說得對。」天佑點頭道,「我們可以依著剛才的方式合作啊。由我負責吸掉異獸們的大部份能量,最後交由小凡兄弟了結掉,點數都讓你們賺。」

「可是⋯⋯」梅耶滿臉狐疑地道,「我們沒有甚麼可以回報你啊。」

「梅耶先生,請不要把這合作想成是我對你們的恩惠,這只是很現實的互相利用,」天佑認真地說,「我因為某種原因,暫時無法通過第三次測試,只能夠留在這裏不斷練功,所以撲克點對我來說是沒用的。像剛才那樣吸收異獸的能量,可以增強我的本命元氣,這對我來說已是很有利的回報,而讓你們了結怪獸嘛,只是替我清理掉已吸乾了的沒用殘渣而已⋯⋯」

「大、大哥⋯⋯」

「我說過別叫我大哥。」他對小凡說,「每一個人都不應該看輕自己,人應該要有做為人的尊嚴,沒有誰生下來便註定要做別人的小弟,你明白嗎?」

「⋯⋯天佑哥,我明白了!」

「應承我,不要再向任何人卑微地乞求甚麼。回到現實世界之後,要堅強起來,做個有尊嚴的年青人,知道嗎?」

天佑心想:「唉⋯⋯自己不也是年青人嗎?竟輪到我來向同輩說教了?」

「是!」(他還真的完全沒有抗拒感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