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們好好合作吧!」

「你、你這個小子!你想幹嘛?」一直在旁聽著的卡卡,突然插嘴道,「我說過這盤地裏是禁止友情,禁止合作的!」

「我才懶得理你。」天佑同學已漸漸習慣,以這種方式來跟卡卡溝通了。禁止友情、禁止合作?我才不相信這是帝京官方訂下的規矩!」

「哼!你怎麼這麼肯定?」

「拜託!帝京好歹也是一所學校。哪有學校會有你這種變態的校規啊?這肯定是你胡扯的!就為了滿足你個人的喜好!」



「就、就是我自己訂下的規矩又如何!我是這次測試的考官,在這個盤地裏誰都要服從我的命令!不然的話你們全部都休想合格!」

「好啊好啊。那我回到你的撲克床上睡覺好了。我不進帝京啦。」

「⋯⋯你、你、你、你你你有種!念在你將會成為我徒弟的份上,為師就姑且恩准你們兩人合作打怪!」說罷卡卡哭喪著臉說,「啊⋯⋯友情啊⋯⋯合作啊⋯⋯真是讓人嘔心的恐怖東西!我再也不想看下去了!我要去那邊折磨另一批有趣的人了!」

說罷他就跑到別處去看人家受苦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



「不要管他。先專注讓小凡收集撲克點,讓他通過了測試再算。」

二人於是重覆著同樣的戰法:先鎖定一群異獸作目標,先由天佑下殺手滅掉大半,免除不必要的干擾和混亂,只剩下看起來能量最充沛,最強的一隻,再行使那吸收之法。

首先用鼠尾草劍刺進怪獸體內,再直接把本命元氣珠灌輸進去,以其恐怖的吸收能力,把異獸的能量據為己有。

這方法要比在上人道測試時,天佑必需把本命元氣珠暴露於敵人前,要安全得多了。

領悟了這個方法後,盤地上的強化比比耶,在天佑眼中便從該殺的敵人,變成好吃的補品了。因為在盤地吸收一隻強化比比耶,便等於在上人道吸收五十多隻普通級別的啊。



尤其隨著時間過去,出現的怪獸越是強大,對天佑來說更是越來越有益處。而強化比比耶並非真正的生命體,只是由純能量幻化而成類似傀儡的簡單戰鬥單位,吸掉它們是完全心安理得的事。

差不多把力量吸乾吸淨時,再由蔣小凡作最後一擊,讓他賺取撲克點。

一、 兩個小時下來,小凡也已收集到二十多個撲克點了。

隨著戰鬥經驗的增加,小凡也漸漸累積起自信心,殺怪時出手也越來越準確俐落了。天佑注意到小凡進步的趨勢,在吸收異獸時也故意剩下多一點能量,讓他慢慢習慣對上比較強的對手。

不過他的進步仍然十分緩慢。當小凡收集到四十八個點數時,他的劍氣才增長到半吋左右,戰鬥力恐怕只能勉強對付四個頭左右的強化比比耶。

打著打著,連天佑也覺得自己有點兒多管閒事了。小凡是過了這一關後便肯定要退出的人,他沒事帶人家練功幹嘛?快點讓他儲夠點數,把他送回現實世界去,永遠不再回來送死,不就好了嗎?

「好,小凡,我們再來吧,第四十九個撲克點!」

「天佑哥⋯⋯」



「甚麼?」

「我在想⋯⋯既然我們的合作這麼順利,對天佑哥也有好處,那為何不⋯⋯也跟其他苦戰中的考生們合作呢?他們已沒有能力收集足夠的點數,一直待在這兒的話,恐怕最後也會⋯⋯慘死收場吧?」

「你先管好自己吧!」耶梅先生說,「才多收了幾個撲克點,便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還想著要拉其他人進來跟你搶點數?」

「天佑哥,你怎麼想?」

「⋯⋯」

「對不起⋯⋯我太多管閒事了。」

「不!英雄所見略同也!」天佑興奮地拍著小凡的肩膊說,「你的想法正跟我不謀而合!我本來打算保送你通過測試之後,就去找其他考生合作的!難得你也有這顆心,那就拜託你當我的助手,把有需要幫助的夥伴們,都集中在一起吧!」



「是!」

天佑和蔣小凡決定了要實行這「多管閒事」的計劃後,便馬上跟餘下的考生們接觸了。

如他們所料,剩下來還未能通過測試的考生們,都是實力最差的下位潛力者。他們大部份都已失去了戰意,僅僅為了活命而支撐著,怕的是在這兒被異獸殘殺之後,回到現實世界後會經歷嚴重的精神創傷。

所以這計劃的反應非常好,只要天佑和小凡稍為解釋一下其中的利害,考生們也都很爽快地答應合作了。

即使他們早就打消了考進帝京的念頭,但也唯有通過盤地這一關,才能夠全身而退。

比較難向他們解釋的是,幹嘛天佑這個他們眼中的強者,既然擁有輕鬆過關的實力,卻選擇留下來幫助他們這班弱者?

而只要稍為分析一下合作的條件,就會發現這合作似乎是一面倒地對他們有利的,為何天佑要做這種虧本的事?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很多人都抱有這個想法。要是有人寧可虧大本也要邀請自己合作,那許多人都會懷疑這肯是一個陷阱,或背後會有甚麼陰謀算計之類。



最初試過幾次之後,天佑同學便不再跟任何人提起真相:他因為受到詛咒甚麼的,所以要被逼停留在盤地裏不斷重練。

這種難以想像的事情,根本就就沒有人會相信。

所以天佑都是向他們親身示範,他那手其他人完全無法模仿的,把異獸的能量吸進自己體內的怪招。

雖然他們完全不能理解,天佑這手功夫是從哪裏學來,又是如何運作的。但他們看到隨著天佑腳下的異獸漸漸被吸乾,他手中握著的那根鼠尾草,竟然延伸出越來越凌厲的劍氣,他們便知道這個合作計劃,對他來說根本不是甚麼虧本買賣。

當他們明白到,這合作計劃並沒有誰佔了誰的便宜,彼此是以互相利用的方式各取所需時,他們的面子尊嚴得以保住,那就比較樂意接受了。

讓他們動手殺那些被吸乾了能量而戰鬥力大減的異獸時,心裏的不適感也減低了。

當然,還是會有被施捨或被小看了的難受感。也有極少數的考生堅持以自己的能力去殺怪,以力戰而死作為一種榮耀,因而拒絕合作的建議。



天佑同學尊重這種人的傲骨,也沒有堅持要他們加入。但這種內心堅強但實力薄弱的人畢竟是少數,也許他們熬過了這一關後,會脫胎換骨變成強者也說不定。

天佑同學所以提出這個合作計劃,除了不忍心看著其他考生因為測試失敗而變成腦殘之外,真正重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無聊。

他被那神秘的倒楣力量纏繞,導致無法在測試裏爭取較高的排名,只有被逼不斷地重練又重練。

他不知道這種倒楣的力量是甚麼,又幹嘛會纏上自己。但根據過往經驗,這倒楣力量並不會把他害到測試失敗的地步,僅僅就是折騰到最後一刻,就會放過他的。

所以他在凡人道和上人道測試,才會排在倒數第二名。

而第三次測試並沒有時間限制。那按照同樣的思路,天佑想要通過測試的話,便非要讓絕大部份的考生先完成,或是被殺而取消考生資格不可。

在此之前,他也只能不斷重練以打發時間而已。

雖然盤地上的異獸仍在不斷變強,但對天佑同學來說還是太弱了,根本就沒有練功的效果啊。

而現在剩下來的考生,也只是停留在勉強保著性命的階段,根本沒能力通過測試,要是他耐心等待他們被異獸殺光的話,也不知要等到何時。

反正是無聊,要是幫助他們儘快脫離苦海的話,那自己也不用再重練下去,可以早點回家休息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