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初時彼拉還埋怨天佑多管閒事的。但這多管閒事的舉動,卻讓天佑發明了直接把本命元氣珠「注射」進異獸體內,吸收能量的技巧。

這是比直接殺掉異獸更為有效的練功方式。天佑的本命元氣珠比起在《上人道》時,也不知又擴大了多少倍。

所以天佑同學這個計劃是一舉數得,既幫助了其他人,自己也能獲益,何樂而不為呢?

盤地上除了需要別人幫助的下位考生,和少量傲骨者外,還有為數不少的無賴型考生。他們實力雖然不高,但在這已沒有高手的測試尾段,還是足夠欺負別人的了。

他們就像欺負蔣小凡的五個流氓般,以搶怪或誘餌戰法來增加收集撲克點的機會。這種人品的考生,天佑決計不會邀請他們合作的。



反而那些被他們逼迫當誘餌的考生,才是他想要幫忙的對象。

雖然天佑擁有這個實力,但卻沒有把這些無賴型考生趕上絕路,沒有以牙還牙地綁起他們丟進獸群中。

他對付無賴的策略是,只要看到他們的話,便一概趕跑,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再把被逼或自願當誘餌的考生解放掉,讓他們加入團隊。

但要是那些無賴們肯放棄自己的勾當,主動向天佑他們承認過錯,並承諾不會再欺負弱小的話,他也是願意讓他們加入的。

讓天佑感到可喜的是,在這個過程裏,他發現到人性並不是完全地邪惡的。有幾個流氓考生誠懇地悔過自己的行為後,竟然有曾被他們欺負過的人走出來替他們說情呢。



當然也有被欺負者死也不原諒施虐者的例子。那他們也只是儘量將有過節的人分隔得越遠越好,叮囑他們只要專心收集撲克點就好,私人恩怨就暫且放下好了。

在群體的人數不斷增加之下,天佑和夥伴們已漸漸掌握到該如何分工合作,以應付被大群異獸圍攻的混戰場面。

因為團隊有了一定規模時,單靠天佑一個人一把劍,根本無法兼顧異獸們的全方位來襲。

即使攻擊方面還是需要靠天佑一個人,但防守方面是所有考生都必需要出力的。

在盤地混戰時,他們採取的是一種叫作「風火輪」的被動陣式。這是大夥兒在實戰中慢慢領悟,調節而成的集體戰陣。



除了天佑以外,所有考生都必需祭出他們最強的劍氣,全力守在陣勢外圍,形成一道本命元氣防禦牆,專注防守異獸的攻擊。他們就是位於風火輪核心的那團火焰主體。

而天佑,則孤身挺劍在陣勢外圍,把衝在最前面的比比耶逐一吸收後,再扔進陣勢中央被同伴們輪流殺掉,以賺取撲克點數。

以陣勢形態來說,天佑同學就是在風火輪外不斷旋轉著的一把利刃,以順時針方式繞著陣勢外圍吸怪打怪,那麼守在外圍的夥伴們便可輪流得到休息。

而一旦有同伴已收集夠了五十二個撲克點,召喚出那五隻彎刀小丑後,那天佑同學就非要丟下外圍的戰線不可,跑去給對方護法了。

如果那個同伴本身就擁有通過「心的考驗」的足夠勇氣和冷靜,自己出手攻破五小丑的身體漏洞,那天佑便甚麼也不必做,只目送他們被傳送離開這盤地便可。

但很多時候,他們都被自身的恐懼感所支配,無法隨心所欲地進行反擊,那時天佑就必需要出手相助了。

但要幫助同伴拿取這最後五張小丑牌,是有點難度的。

因為這五個藍色小丑是同時發動攻擊的,但天佑卻只得一雙手一把劍。要是他選擇吸收其中一隻的能量,其餘四隻肯定不會乖乖站定等天佑吸,早已把那個考生給砍死了。



但要是由天佑下殺手呢?先殺掉四隻,再吸收餘下那一隻,讓那位同伴分開五次來收集小丑牌。但原來也是不行的。

天佑在陣勢形成初期也曾試過這方法,但最後卻發現,天佑只能夠吸收這些小丑的能量,卻不能殺掉。這是系統設定好的基本規則。

要是天佑朝別人的藍色小丑,使出足以殺死它們的攻擊,那該次攻擊就會被強制無效化,像打空氣般直接透過小丑身體,無法做成損害。

每個人最後的五個小丑點,其他人是無法搶去的。而五個藍色小丑也只會出現一次,不是他們死,就是你亡。當然,被逼重練的天佑是唯一的例外者。

那即是說,唯一可行的辦法是,天佑必需同時吸收五個藍色小丑的能量,把它們削弱得無可再弱,再由同伴把它們全數殺掉。

但天佑手裏就只有一把血草劍,如何同時刺進五隻怪獸的體內,並進行吸收呢?

原來還是有辦法的。



在五個藍色小丑舉起彎刀至最高點,即將砍下的一刻,五把彎刀的鋒刃會有極短瞬間是互相觸碰著的,是真正地連結成一個圓環,而非僅是氣勢上彷彿如此。

而如果天佑能夠把握著,恰巧在這五把彎刀結成圓環的瞬間,以血草劍刺進其中一隻體內的話,那全部五個小丑的能量就會透過彎刀的接觸點,而通通被扯進他的體內去了。

這是極講求準確度的高難度技術。只要在時間把握上差一點點,吸收能力並未能牽扯到全部五隻小丑的話,那這個同伴肯定是要被砍死的了。

因為不容許失誤,每次面對這處境時,天佑同學都緊張兮兮的,把意志力提升到極度集中的水平,所以至今仍能維持著100%成功率,並沒有同伴因為天佑同學的失誤而死傷過。

對於這個看似所有人都有所獲益的計劃,還是有人會大力反對。對了,那個人就是這次測試的考官:小丑卡卡。

在天佑和蔣小凡剛開始合作時,他就忍不住要插進來騷擾了。但只僅是表達不滿而已,並沒有做出甚麼實際的阻撓動作。

後來這個計劃漸漸擴大到盤地上餘下的所有考生時,卡卡的情緒也漸漸走向偏鋒。

「啊⋯⋯這兒也沒有!那邊也沒有!為甚麼?我最喜歡看到的戲碼在哪兒?那些人間渣滓都滾到哪兒去了?」



因為他最喜歡看到考生們被折磨的樣子。那些自相殘殺,人肉誘餌之類的事情,是很對他胃口的。

但天佑他們的方針,卻是要解放掉所有正在受折磨的考生。他們趕跑掉那些自私的搶怪者和施虐者,把受害的考生們聯合起來,幫助他們收集撲克點,重建他們的自信心。

天佑他們做著的所有行為,對卡卡這個變態來說,都是極之掃興的事情。但看著卡卡掃興的表情,天佑卻不知為何會覺得很快樂。

「啊⋯⋯簡直是人間地獄!在我管轄的範圍內,竟然滋生出如此龐大的真誠合作群體!快滾!別出現在我的面前!啊⋯⋯我全身都在發癢!好癢!友情這種東西,實在是太恐怖了!」

到了後來,尚未連繫上的考生只餘下很少時,天佑他們甚至乾脆跟在卡卡後面走。基本上任何卡卡會停留的地方,附近總有殘酷或折磨之類的事情發生。

每當卡卡辛苦地終於找到一處地方,有他感興趣的人性醜惡事情可以取樂時,天佑他們總會及時趕到,滅掉他的興頭,在他面前幹起連串他最受不了的「平等合作」,「建立友情」等事情。

若是撫心自問,天佑並非甚麼正義感超強,或超喜歡交朋結友的人士。他越來越熱衷於這個計劃,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也很想看到卡卡掃興和被折磨的表情。



「為何又見到你們這班嘔心的傢伙!離我遠一點!嗚⋯⋯我快要中毒了!嘔⋯⋯」

這世上最爽快的折磨,就是有能力去折磨那些最擅長折磨他人的傢伙。就像把行內第一名的殺手幹掉,就是所有殺手的最高榮耀一般。

啊⋯⋯難道天佑終於都墮入了變態的深淵,不能自拔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