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當中讓天佑最爽的點是,每當他把卡卡折磨到無法忍受,即將發飆要動手對付他們時,天佑便會拋出一句「好,那我放棄測試,不進帝京了。」

只要聽見天佑這麼說,無論卡卡當時是多麼的憤怒,都要硬逼自己吞了那口氣,任由他們繼續在盤地裏我行我素。

天佑心裏想道:「這小丑卡卡肯定是找了好多年都找不到接班人,去繼承他那「把腰肢連打三個死結」的所謂「絕技」吧⋯⋯這絕對是人之常情啊!這種伎倆,誰想要學啊?唉⋯⋯這年頭當小丑也挺艱難的呢。」

其實天佑在之前也使了詐。卡卡硬逼著天佑當他的徒弟,其實天佑從來沒有跟對方承諾過甚麼。卡卡只是求才若渴,才把天佑模稜兩可的話,當成是答應了。天佑就是把握著卡卡的這個弱點:卡卡渴望天佑能夠通過測試,更甚於天佑自己。

那只要天佑動輒以「放棄測試」來威脅卡卡,他自然不敢跟他賭氣,反過來說就是:卡卡已被天佑操縱在股掌之間了。



就這樣一邊以計謀拖延著卡卡,天佑他們一邊快速地把盤地上的考生給清掃一空。才幾個小時,他們邊打邊走,已成功讓一百多人通過了測試,餘下聚集起來的還有三百多人,已是盤地上剩下考生的絕大多數了。

團隊裏所有人都懷著共同的希望,就是要讓大夥兒都安然無羌地,通過這個殘酷無情的測試!

由三百多名考生集合起來,並共同創造出來的「風火輪陣勢」,就好比一個擁有三百倍戰鬥力的戰鬥單位。本來是各自處於挨打局面的同伴們,在同心協力之下,頓時變得所向披靡。

攻擊方面不用說,就是倚重著其他們考生們的防守,也能夠做到滴水不漏。

當大家終於憑自己的力量,擋住那些戰鬥力比自己強橫數倍的異獸時,心裏都感到非常鼓舞。苦撐了這麼久,現在終於熬出頭來了!幹嘛之前不早些想到這種合作方式呢?



這「三百倍」的乘數,還未把天佑同學的實力計算在內呢。

天佑作為風火輪陣勢唯一負責主攻的「刀刃」,主要的工作只是吸收對方的能量,增強自己的本命元氣,給同伴賺點數只是「順道」而已。

這種練功方式還真是輕鬆啊。

到了這個地步,天佑也不需要使出甚麼真功夫,即使長期站在戰鬥最前線,這些異獸對他而言也沒有甚麼威脅性。

而隨著天佑同學的本命元氣越來越強,血草劍的威力也成倍數地提升著,敵人就變得更加不值一提了。



到了後來,天佑還必需要儘量壓抑著本命元氣,才免得敵人一碰上他的劍,便像牛油碰到煎鍋般輕易化掉。真是辛苦啊⋯⋯

除了天佑自己之外,隨著戰鬥經驗的提升,陣勢中的夥伴們也漸漸變強起來。

而最令天佑驚喜的是,陣勢裏面漸漸出現了好幾名突然開竅,而進步神速的同伴。他們也有能力擔任「刀刃」的角色了。

在風火輪陣勢最強盛的時期,外緣共有四柄「刀刃」運作著。除了天佑同學之外,另外三人分別是汪小龍,汪小虎和釋黑龍。

只以劍氣而論,他們三人的實力,也差不多能媲美黎強他們在測試開始前的程度了。

由於戰鬥對天佑而言已變得太過輕鬆,風火輪陣勢的運轉也已經很穩定,讓全部考生集齊撲克點通過測試,看來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所以天佑和程度比較高的同伴們,尤其是其餘三柄刀刃,到後來都是邊聊天邊打怪的。當時的戰況就是有那麼輕鬆。

汪小龍和汪小虎原來是親生兄弟,而且還是雙生兒。同卵雙生的雙生兒由於腦部波長接近,故彼此或多或少存在著一種親密的心靈感應。而小龍和小虎之間,更擁有著比一般雙生兒要強十倍左右的感應,而且彼此存在著一種催化劑式的關係。簡單來說,只要小龍小虎兩兄弟走在一起,合作去做某件事情的話,他們便可發揮出1+1=5甚至6的超水平;但如果硬把他們分開的話,他們便連自身一半的能力都無法發揮出來。



這種共生關係適用於社會上的各種層面,包括學業,體育,美感,人際關係等等。當然精神力或異能潛質之類,也在此列。

由此可知,小龍小虎兩兄弟在只能夠單獨應付的《凡人道》和《上人道》測試,為甚麼會表現奇差了。

由於在前兩次測試打下的基礎太差,來到第三次測試時,他們兩人的進度已比其他考生落後太多,所以從開始時便已淪為被欺負的對象,實在沒有足夠的空間和時間,讓他們漸漸發揮出「兄弟同心」的催化效果。

拜天佑所賜,龍虎兄弟得以在風火輪陣勢裏慢慢累積戰鬥經驗。他們二人的潛力本來就極高,加上催化作用,令他們以可怕的極速成長起來。他們的本命元氣都已進入了「淬煉」的境界,二人的劍氣呈現一種足以刺痛眼睛的銀色,而且隱約有電光在劍刃外緣閃出。他們是先天的雷電屬性潛力者,對西方魔道的雷系魔法和鬥氣,特別容易上手。相反他們在機械科學方面的學習將會異常困難,因為過強的電壓,是精密機甲儀器或生體零件的剋星。

釋黑龍則是另一種情況。他在入學考試前剛巧弄傷了腿,這令他在以練跑為主的凡人道成績極差。雖然他在禁足的《上人道》上追回不少時間,但到了講求身體整體反應的第三測試,他的腿傷便大大限制了他的活躍。

但彼拉對釋黑龍的情況,則有另一種詮釋:這位考生的代理人實在太爛了。要是這位置是由彼拉擔當的話,這個釋黑龍又哪需要負傷考試?大堆補帖秘藥像可樂般灌進他體內,不要說斷腳可以治好,就是要把他催谷成三米高的巨人也不是難事。

彼拉這番言論,自然被釋黑龍的現任代理人所不齒。他們對於帝京官方規定的灰色地帶,有著完全是兩個極端的詮釋風格。這完全是民族差異性的問題。異界精靈的腦袋靈活陰險,是誰都知道的。而同樣地,作為「異界竹精」的代理人貴竹,則以正直守規的民族性格聞名異界。



在某程度上,「異界竹精」的性格還更接近於純粹血統的精靈族,他們把某些高貴的美德看得比一切更重要。對貴竹代理人來說,釋黑龍考生保持不作弊的正直情操,負傷應付考試,即使最終慘敗收場,在精神上他已是勝利者了。

不知道釋黑龍本人是否認同他代理人的這一套偉論,但顯然他很享受加入了風火輪團隊後的成長步伐。沒有人不喜歡變強的。

黑龍的劍氣呈非常罕見的闇系形態,劍身被一層極之輕薄的闇霧圍繞,似有還無,但死於他劍下的異獸,切口處皆可發現中毒腐敗的跡象。而且他的劍氣傾向細長,揮動時有若干彎曲軟擺的形態出現,似乎顯露出闇系職業的特性。

而除了各種先天或後天性的原因外,另一個大大影響了考生們表現的因素,則在於當下的自信心水平。

一個自信滿滿的人和一個自悲兮兮的人,在面臨生死關頭時,他們所發揮出的潛力,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如今,他們三人在團隊戰中重拾自信,甚至已漸漸能夠獨當一面,天佑也很為他們感到高興。

恐怕這三人通過了這次測試之後,是不會甘心就此退出入學考試的。不止他們,似乎團隊當中還有好幾十人有著同樣的看法。

另一方面,由於這個團隊是由一班落難者所組成,彼此有著同渡患難的共鳴感,所以即使只合作了很短的時間,團隊已營造出一種很強的凝聚力。



彼此建立起來的感情,已超越友情的層次,近乎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