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大家都尊稱天佑為大哥,團隊的行動和陣勢的變化等,都是聽從著天佑的指令而執行的。但天佑從開始便只把自己當成團隊中的一員。

能夠得到大家的尊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但在目前階段,天佑並沒有很強烈地想要廣收小弟的野心,他也不覺得自己已真正擁有了當「大哥」的能力。

以這個年紀的男生來說,是比較享受於成為一大班夥伴中的其中一份子。對於身為一個領袖的素質,似乎還有待磨練發掘出來。

輕鬆的戰鬥持續了一會兒後,天佑他們漸漸發現情況有異。

似乎在陣勢裏面,很久沒有同伴能召喚出五個藍色小丑了。小龍小虎和蔣小凡等幾人是為了協助團隊,而故意讓撲克點數停留在五十一點。但其他人呢?



「天佑哥,已依著你的指示做了團隊統計。」釋黑龍說,「夥伴中已有超過一百人收集了五十二個撲克點,但五個藍色小丑卻沒有被召喚出來。」

「為甚麼會這樣?是從何時開始出現的事?」

「大概是在兩、三個小時前吧。團隊人數從那時起便維持在二百六十人,沒有減少過。」

這終於解釋了幹嘛戰鬥會越來越輕鬆的現象,這並不是說個別異獸的戰鬥力,而是圍攻他們的異獸數目明顯下降了。原來是因為攻擊的目標減少了啊。

因為考生只要達到五十二點的話,就不會再受到強化比比耶的攻擊,進入了等待五隻藍色小丑的真空狀態。



「暫時不要理會。先讓所有同伴都存夠了撲克點再說!」天佑下令道。

再過一會,敵人變得越來越疏落,甚至連風火輪陣勢也不用維持下去,漸漸鬆散了下來。再來連自願留守的雙龍一虎,蔣小凡等人都夠點數了。當最後一隻強化比比耶被消滅之際,正是團隊裏最後一個同伴集全五十二個撲克點之時。這最後一個同伴,正是天佑本人。

但包括天佑自己,沒有人能夠召喚出五隻藍色小丑。

所有人部都站在空蕩蕩的盤地上,不知所措。

「一定是那個卡卡搞的鬼!」彼拉說,「五個藍色小丑是由他親自指令,才會被召喚出來的。他在故意為難我們!」



自從我們把考生們全集合起來,間接讓盤地上所有人性醜惡行為都絕跡了後,卡卡也就完全沉寂下來了。

天佑完全沒有擔心過找不到卡卡,他回頭望向盤地中央,那個飄浮在空中的巨大藍色光球。光球比天佑初次看見時,只餘下約三分之二的大小。但至少還有三十多米直徑。

卡卡就在光球下的那張大撲克牌上熟睡著。

接下來,就是要跟這個難以捉摸的瘋子談判嗎?

「你們全部留在這兒戒備,一有異動的話便發動風火輪戰陣,全力防守。我獨個兒去跟他談。」天佑說罷,便以最高速度奔跑過去,轉眼間就來到了卡卡面前。

自信有把柄在手,天佑是不怕卡卡的。

這小丑還裝模作樣地在熟睡著呢。像豬叫般打呼,卻不時把眼睛睜出一道裂縫,偷看天佑的反應,讓人看了就火大。天佑心裏想:到底他是真白痴還是假傻子啊?

「喂!別裝睡了啦!卡卡!」



「呵⋯⋯欠⋯⋯。啊,小子,早晨了。」

「別玩了!你到底在搞甚麼?我們都已經收集了五十二個撲克點,為甚麼還沒有召喚出五隻藍色小丑?」

「不行。因為你們全部都不合格。」他微笑著說。

「為甚麼?」

「因為你們違反了規定。我說過在盤地裏是禁止合作,禁止友情的。是你們硬要犯規,我也沒辦法,愛莫能助,嘻嘻嘻嘻⋯⋯」

「但這只是你自訂的規則!帝京官方可沒有這一條!」

「閉嘴!竟敢以這種口氣跟為師說話?」他突然暴怒起來,「我是這次測試的考官,我就是這個盤地的無上主宰!我說你們不合格,就是不合格!我就是不讓你們通過!」



「⋯⋯你這個混蛋!」

「哈哈哈哈⋯⋯小子!始終薑還是老的辣吧?還不輪到我折磨你們?怎樣啊?拿為師沒辦法吧?是不是覺得好煩惱,好無助啊?」

「唉⋯⋯但是,」天佑攤開了雙手,作無奈狀地說,「你不讓我合格的話,我不就進不了帝京,當不了你的徒弟了吧?」

卡卡的一臉狂笑,頓時凝固了起來。他滾動著眼珠,看看天佑,看看天空,再看天佑⋯⋯「啊!我忘了把這一點計算在內呢。」

天佑不禁掩面嘆息。跟這種白痴交涉還真是累人啊。

「很煩惱呢⋯⋯怎辦好呢?你們違反了規定,身為考官是絕對不能讓你們合格的。但是啊,我作為小子的師父,又一定要讓徒弟合格進入帝京的啊⋯⋯啊⋯⋯好煩惱。」說罷他突然躺了下來,閉上了眼睛,「算了,解決不了的事情,就讓它一直擱著好了。我先睡一覺啦。」

「喂!別睡啊!」天佑又叫喊又拉扯的,但卡卡仍是保持熟睡流口水的狀態。正愁不知怎算之際,天佑突然領悟:「這傢伙明顯是在作弄我。」

其實天佑早該知道,卡卡這麼故意留難,一定是想要跟他談條件。只是天佑不斷被他的惡搞行為和白痴說話擾亂了,一直無法確認他到底是個真白痴,還是在裝傻。



「我明白了。卡卡。提出條件來吧。」

對方馬上精神奕奕地彈了起來。「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徒弟,這麼快便摸對了我的胃口。⋯⋯也沒甚麼,剛才你們在盤地上搞那些甚麼友情合作,破壞了老子的好事,讓我感到很不爽。」

「所以⋯⋯你要我們向你道歉?」

「千萬不要!為師最討厭的就是真誠的道歉!所有人性的光明面,都是我卡卡的敵人!」他作嘔心狀地說,「我要跟你賭一局。」

「賭?」

卡卡此時的模樣,已完全沒有了那股神經質的傻氣,變成了個完全的陰險小人。他高舉食指,頭上那個巨大藍色光球頓時震盪扭曲起來,漸漸地,變成了一個小丑頭的外型。

「對,注碼就是你那三百個同伴。」他說,「要是你勝了的話,我讓你們全部無條件通過測試。」



「要是我輸了呢?」

「但若是你輸了的話,他們全部都要被凌遲處死。你知道甚麼是凌遲嗎?」

「應該⋯⋯不會是甚麼好東西。」

「所謂凌遲,就是把對方的肉一片一片地切下來,讓犯人享受著最大的痛苦而死去。終極的折磨。」卡卡興奮得流口水說,「要是以這種死法,被傳送回你們的世界,100%會以腦死亡收場,哈哈哈哈⋯⋯」

「要是⋯⋯我不接受你的賭注呢?」

「哈哈哈哈⋯⋯你很聰明。這是對你最有利的選擇。」他說,「不接受賭注嘛,那也可以。反正作為我選中的徒弟,你是一定能夠通過測試的。」

「那我的夥伴呢?」

卡卡沒有說話,只是沉醉於腦袋裏的變態想像裏,不住流著口水。不用說也知道,他打算怎麼對待他們了。

天佑所信賴的同伴們,現在頓時變成了他的牽絆。就在這時,天佑突然想通一切。

「啊!原來你⋯⋯」

「當然了。這是從一開始就為了引誘你上當而設定的計謀。」卡卡陰笑著說,「我也用了反激將法。我就是看中了你會跟我鬥氣這一點,才一直以反面刺激鼓勵你們建立團隊呢。現在你跟他們建立了兄弟情誼,是絕對不捨得放棄他們的了。現在你也有把柄握在我手裏啦!也輪到為師來折磨你了!」

「原來⋯⋯我跟他們組成團隊,也是在你計算內的事!」

「哈哈哈哈⋯⋯難道你以為論陰謀算計,為師會及不上你嗎?」他很滿意地點頭道,「不過以你的年紀,能夠跟為師鬥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了不起啦。果然有前途,哈哈哈哈⋯⋯」

「既然我沒有選擇,那就只能夠接受你的賭注。」天佑聳聳肩說,「快點開始吧,要怎麼賭?」

「很簡單,跟我的藍色小丑打一場。」

天佑聽後馬上鬆了一口氣,緊握拳頭祭出了血草劍。

「好,速戰速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