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吧!這一次的賭注,是我勝了!」天佑轉過頭來,打算讓卡卡看看他囂張的樣子。

但卡卡卻出乎意料地,也在猛跺著腳喊精彩!

「哇!太妙了!小子果然了不起!竟然把我的小丑頭困死在岩群裏了!報復吧!把這個大笨蛋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似乎只要有折磨場面可看,卡卡就心滿意足了。



接下來的事情非常簡單,把這個小丑頭的能量完全吸乾就可以了。天佑爬上小丑頭的頭頂,把血草劍狠刺下去,再把元氣珠給灌進去。

源源不絕的能量,像洪水般湧進天佑同學的體內。

啊⋯⋯真是豐富肥美的盛宴。相等於兩萬多隻藍色小丑的能量,被天佑同學據為己有了!

⋯⋯

卡卡果然遵守了承諾,讓風火輪團隊全部三百多人都通過了測試。這次共同進退的經驗,為天佑贏得了很多寶貴的友誼。



最令他難忘的是,在一切都完結之後,夥伴中有四、五人猶猶疑疑地走到他的面前,像是鼓起了大勇氣般,向天佑表白心裏積壓多時的話。

「天佑哥,來到這個地步,我們幾個也沒臉再瞞下去了。⋯⋯在測試開始前,你不是曾被大班考生們取笑過嗎?其實我們、我們也是其中一份子⋯⋯」

「嗯⋯⋯我也隱約有點印象。」

「甚麼?即使你記得我們的所作所為,但還是願意⋯⋯」

「算啦,過去了的事情不用再放心上了⋯⋯喂!別哭啦!這很難為情的!」



「天、天佑哥!以後我林天博這條命是你的了!」

「我也是!我願意為天佑哥做牛做馬!」

「天佑哥,請問⋯⋯你⋯⋯還是單身的嗎?」

「你想得美啊!竟敢妄想要當天佑哥的老婆啊?以你的樣貌身材,替天佑哥暖暖床還勉強可以。」

「你說甚麼?本大小姐有哪一個部份出不了大場面?你說?」

「那就拿出證據來吧!露本錢!露本錢!」

「脫衣服!脫衣服!」

「好啦好啦⋯⋯別再為難她啦。她也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大夥兒就這樣自然地玩成一團,結下了深刻的友誼,過去的積怨早就抹去了。



在夥伴當中,比較熟絡的,便是蔣小凡和二龍一虎等幾人。

跟他們互相擁抱慶祝完畢,再交換了聯絡方式之後,對友情有過敏反應的卡卡,已是吐滿了一地。

卡卡揚一揚手,天佑眼前白光一閃,再回復視力時,他已躺在最初的傳送艙裏。

「謝天謝地!總算平安回來了。」

天佑第一眼看見的,正是泰萊莎姨姨燦爛的笑容。把賴在他身上的光頭校長踢開之後,天佑同學便迎接了泰萊莎姨姨的擁抱(又害他差點窒息了)。

他們從衣櫃裏鑽了出來時,校長室裏早已一遍漆黑,新月皎潔的光芒透過窗戶灑落地上,這恬靜空靈的感覺,正好洗刷著過去一個星期以來的忙碌與混亂。

「天佑同學,你在看甚麼?」



「今天晚上的月光好美⋯⋯」他說,「還是我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現過它的美呢?」

「快點回家去吧,你明天早上還要上課呢!」

「去、去哪兒上課?」

「草根學園啊。」光頭校長道,「小子,醒醒吧!你已經回來了!」

「是、是啊。」

「才去了一個星期,對異界的冒險生活已經上癮了嗎?」他搖頭說,「不用心急,一個星期之後,你將要回去接受第二階段的入學考試呢。趁機會好好休息吧。」

在回家的路上,天佑不斷回想起過去一星期來的連串測試。想著想著,便不自覺地跑了起來⋯⋯

眼前的風景飛也似地閃到身後⋯⋯



「呵呵呵呵⋯⋯以這個奔跑的速度,上體育課和球隊例行練習時,我可有得囂張了!哈哈哈哈⋯⋯」

天佑不斷地加速著,一邊仰頭大笑,最終得意忘形地直撞在牆上,撞出一個人型的凹洞。

「囂張是可以,但走路還是要帶眼睛啊。」

⋯⋯

在回家路上,天佑同學不禁產生了一種類似老兵的感嘆。

「啊⋯⋯我到底已經離家多久了?」

帝京異能學園的入學考試,才在第一關《凡人道》,便已是兩天兩夜不眠不休的超長距離賽跑。接著在第二次測試《上人道》,也因為被逼重練而連續打了四十八小時的怪。要不是靠著那些功效神奇的補充劑吊命,天佑同學恐怕早就力竭而死了。



第三次測試是盤地混戰,雖然沒有時間限制,而天佑同學也一如前兩關般,被一股超倒楣力量糾纏著而被逼重練,只能夠以接近倒數第一名通過測試。

把這三次測試所花的時間加起來,五天肯定是少不了的。

⋯⋯

從異界回到現實之後,天佑同學腦袋裏最先想到的是:缺課了整整五天,該怎麼向校方交待呢?

出發當天正巧是星期六,五天過去的話,現在應該是下一個星期四或星期五晚上了。不過天佑倒是不太緊張。

因為令他缺課的始作俑者,就是他的老爸;而學校的校長,就是幫兇。

既然是奉校長和父母之命,那天佑同學當然不會反對,還在暗暗偷笑呢⋯⋯正巧這個星期有三科測驗,還有他最討厭的古文默書啊。

本來天佑同學還打算停玩《爆乳沙灘排隊》三天,全力溫習應付這個「死亡週」的。但現在所有測驗已成過去⋯⋯

「耶!可以不用溫習了!可以通宵打機了!貧乳水著蘿莉!爆乳水著御姊!我來了!」

他懷著無比輕鬆又興奮的心情,推開家裏的大門,赫然看到老媽一臉緊張地守在玄關,把天佑嚇了一跳。

幸好剛才那聲呼喊,是在開門前說的。小凌伯母應該只聽到最後面那三個字吧?

她看到天佑後,馬上撲過來緊緊地抱著他,哭成淚人。

「太好了!孩子平安回來了!」

她說這話的語氣,好像天佑是個打完仗回來的老士兵。雖然入學考試是很辛苦沒錯啦⋯⋯

「老媽,不用那麼誇張啦。」

「擔心死老媽了!」她說,「幹嘛這麼晚才回來啊?是不是出意外了?」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這入學考試需要連續考幾天的啦。」

「幾天?」

「在帝京那邊的世界,時間的流動是跟這邊有點不同的。」金慢慢地從客廳裏走出來,懶洋洋地解釋說,「這邊還是星期天晚上呢。」

「啊?現實世界才過了兩天一夜嗎?」

「你老爸跟我說,要是一切順利的話,最快在昨天晚上就可以回來了。」小凌說,「測試很困難嗎?」

「啊⋯⋯過了三關,但成績都是⋯⋯」天佑支支吾吾地說。

「差不多排在最後一名吧?」老爸直接問道。

他唯有滿臉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好!好!哈哈哈⋯⋯」

他竟然拍手叫好!這大叔的腦袋究竟在想甚麼的?

天佑正想要解釋,那並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實力,而是他神秘地被某種倒楣的力量纏身。但小凌再次緊緊抱著他,阻止他說話。

「成績之類完全不要緊,只要平安回來就好了。」她說。

「嗯⋯⋯只要熬過了最初的考驗,以後就會比較順利了。」他老爸意味深長地說,「孩子,別在意名次這種事情。沒意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