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慶祝天佑平安歸來,小凌特意做了他最喜歡吃的辣椒炒蟹。材料早就買齊全了,可見她還是對兒子很有信心的吧。

在餐桌上天佑同學都沒有提及入學試的事情。他的爸媽都沒打算要問。他們營造出一種氣氛,就是有關「異能」的事情,只能夠當成秘密地悄悄談論。

這傾向在伯母身上最為明顯。相比起作為始作俑者的老爸,天佑覺得他老媽是一個更為神秘的角色。

她好像對有關帝京入學試的事情有一定了解,卻又大部份時候都裝作甚麼都聽不懂。吃飯時都故意把話題圍繞到日常的瑣事中去。

「好吃嗎?天佑?」



「嗯。嗯。」

小凌伯母把一個美味的蟹鉗夾到天佑的碗裏,尤如包裹著糖衣的毒藥。「那便多吃點啊。補充好體力後便要溫習功課啦。」 

「甚、甚麼溫習?」

「你在兩天前不是向我們訴過苦嗎?明天開始連續三天有測驗,還有古文默書呢。老媽的記性可好得很啊。」她說,「這個星期六之前,不准再打電動了。待會把Y-BOX拿下來給老媽鎖上了。」

「不、不是吧?」



還是一貫老媽的本色啊⋯⋯

天佑還以為,經過剛才大發母愛了一頓,老媽在之前幾天便會對他寬容一點呢。怎知道還是一點點都沒有改變。

「啊⋯⋯穿著豹紋比基尼的古銅膚色少女!小褲褲後面有條貓尾巴的萌系小蘿莉!不要離我而去啊⋯⋯」

⋯⋯

古文,對天佑同學來說,是一種魔性的恐怖咒文。只要打開課本,視線對上不足一分鐘,就會產生效力超強的催眠效果。



可是,老媽剛剛已經下了一道昭令:要是天佑在這個星期裏,有任何一次考試或測驗不及格,那Y-BOX便要再被封印一個星期。

為了拯救二十二位爆乳水著美少女,天佑是絕對不可以睡著的!

「古文啊⋯⋯求求你快點鑽進我的腦袋裏去吧。」

但一如人類歷史上的無數事例般,祈求上蒼,是並不能夠讓人不勞而獲的,還是需要從頭一點一滴地累積努力啊。天佑艱苦奮鬥了二句鐘左右,文章才背進一半不到,而且還錯漏連連。

看了看鐘,已是快凌晨一點了。

他下樓到客廳去,打算拿個冰凍可樂痛飲一番,卻發現老爸在漆黑的客廳裏玩著他的Y-BOX,玩的還是他最愛的《爆乳沙灘排球》!

「噯,孩子。」他在激戰中還可以分心跟孩子打招呼啊。

「玩得不怎麼樣嘛。哎!這樣也打失了?」天佑說,「要不要我示範一次給你看看?」



「我不會上當的。」他說,「古文怎麼樣了?背完了嗎?」

「才背了一半⋯⋯唉,要是能有背古文專用的異能,你說有多好啊?」

天佑老爸突然暫停了遊戲。

他沉默地站起來,一直背向著天佑,氣氛有點怪異。突然,他轉過身來,便朝天佑拍來一掌!

由於客廳漆黑一片,天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老爸的手掌是被一層薄薄的本命元氣所覆蓋著的。

天佑同學在盤地測試裏已累積了近千次殺怪經驗,面對著突如奇來的攻擊,擋格迴避之類的反應,已成了本能。

他隨手從身旁的花瓶裏抽出了一枝菊花,灌氣成劍,出手硬擋著金的突襲!



客廳頓時紫光一閃。

兩股力量相撞之時,完全沒有聲音發出。但一股無形的空氣波動,以他們兩父子為中心急速擴散,竟讓客廳中所有玻璃物件,包括電視電燈窗戶之類,全部同時粉碎!

「哦?紫色劍氣?」金的雙眼閃滿了神采。

天佑的菊花劍竟黏在金的手掌上,無法抽離!剛才對碰的時候,感覺已像是擊中一牆厚厚綿花似的,完全探不到底蘊。

一絲似有若無的氣息,從他老爸掌中傳來,沿著劍鑽進天佑體內,似乎在檢測著他的實力。

「呵⋯⋯已經領悟了元氣吸收的技術了嗎?很好很好,以後練功就方便了。嗯,到目前為止本命元氣的蒐集量還可以吧。」探著探著,他也漸漸露出驚訝的表情,「但你本命元氣中的藍色成份是甚麼回事?你吸收了誰的本命元氣?這感覺⋯⋯」

「嗯?老爸你當年通過第三次測試時,沒見過那個浮在空中的大光球嗎?」

「由於考試內容每年都不同,考官人選也不一樣,所以我也不曉得今年的詳情。」



於是天佑便告訴他,有關第三次測試的事情。

「啊⋯⋯居然是那個卡卡當考官啊,帝京官方的思想,似乎開放了很多呢。」他說,「難怪這藍色的本命元氣成份,我總覺得有一絲⋯⋯變態的詭異。而且還佔著你本命紫府中的主要組成部份,恐怕會漸漸影響到你的以後的人格發展吧。」

想到將會漸漸變成那個卡卡的人格,天佑同學頓時冷汗直流。

「但你幹嘛會吸收了卡卡的本命元氣?」他說,「難道說⋯⋯你打敗了那個傢伙?」

「不,只是打敗了那個巨大藍小丑頭。」天佑形容了一下那個恐怖怪物的樣子,以及他們戰鬥的經過。

「呵⋯⋯這很明顯,是那傢伙故意把元氣送給你的嘛。」

「為甚麼?」



「他不是想要收你為徒弟嗎?你現在領了他這麼大的情,想要拒絕也不行啦。」

天佑重重鎚打著自己的掌心。

到了現在,他才終於拆解了卡卡最後的一層反算計。原來這一切都是他為了培植接班人,而老早就設計好了的步驟?

「啊⋯⋯我始終擺脫不了那個變態的魔掌嗎?」

「你應該覺得慶幸。」金認真地說,「小丑卡卡有個外號,叫「奈河重煉」,是帝京非正規軍團的主要戰力之一,是個真正的強者。」

重煉?天佑記得光頭校長曾經說過,他老爸也是個了不起的「重煉」啊。但重煉到底是甚麼?除了大概是個厲害角色外,天佑對此實在是一無所知。

「誰是真正的強者啊?老公?」

天佑轉過頭來,看到一片漆黑的樓梯前,站著一個黑影。黑影的兩眼閃著血色的黯茫,充滿了殺意。

「小、小凌!」

「老公、天佑,你們給我解釋一下,幹嘛客廳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逃!逃哇!天佑!」

「老媽饒命!」

接下來的兩、三秒鐘,天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他只知道金扯著他的手臂,在漆黑中閃了兩次,他們便來到了天佑的房間裏。

「老公!你給我滾出來!」小凌伯母仍在客廳裏發火,樓下傳來無數東西亂砸的聲音。

「天佑,你老爸我今天劫數難逃,待會是非要下去自首不可啦。」金凝重地說,「但在為父壯烈犧牲之前,還有話要向你交待。」

「是!老爸!我會替你風光大葬的!」

「不是指這個啦。」他突然認真起來,「你剛才不是說:要是有能夠背古文的異能就好了?」

「我是有這麼說過。」

「剛才我測試了一下你的能力,我發現嘛⋯⋯其實古文默書早就難不到你了,幹嘛你竟然還沒有發現呢?」

「⋯⋯我聽不懂?」

「回想一下最初的時候。你在異能世界,最先學會的是甚麼?」

突然傳來了兩記輕輕敲門聲。

「老公,你是在孩子的房間裏嗎?」小凌伯母溫柔地問道。兩父子聽著,頓時渾身充滿涼意。

「好了,我要去自首啦。」

「慢著,老爸。」天佑說,「我還有一個問題。」

「你問吧。」

「小丑卡卡⋯⋯比老爸還要強嗎?」

老爸定睛地看著天佑,然後,輕輕地牽起嘴角,似笑非笑。

「在你老爸眼中,地上最強的人,就在這房間的門外。」金用顫抖的手打開了房門,迎接他的是小凌那多年不變的美麗笑臉。

令人毛骨悚然的美麗!

關上了門後,便馬上傳來老爸求饒的慘叫,以及各種狠揍之類的雜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