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回歸了寧靜,而古文默書還是需要面對。天佑唯有認命地坐在書桌前,不斷思考著老爸的話:「我在異能世界,最先學會的是甚麼?」

天佑記得,從傳送艙踏進異界時,他是連一步路也走不了的,雙腿被一種叫「精神力場」的東西,牢牢黏在地上。

代理人彼拉(也就是光頭校長的真正身份)教他,要運用精神力,集中著「想要前往目的地」的意志,方可在異界行走。

至於行走的速度,則視乎個人的意志有多集中,精神力有多強而定。自從在上人道學懂了凝氣之後,天佑知道這「精神力」即是指本命元氣。

想到這裏,天佑好像有點兒明白老爸的意思了。



他坐直了身子,直盯著古文課文的第一個字(那是個「岳」字),集中全部精神想著:「我要把這篇古文一字不漏地記進腦子裏。」

由於這跟跑步完全不同,所以最初的練習是完全不得要領。但由於累積了近一個星期的經驗,對於「集中精神」這個行為,天佑同學已經練得不能再純熟了。

兩、三分鐘後,他的視線漸漸往下移,自動地順著文章掃了下去⋯⋯令人聯想到像是割草機之類的機械性行為。

才不到十分鐘,天佑的視線已停留在文章的最後一個字。整個文章像是變成了一幅清晰的照片般,深深印在腦子裏。

天佑隨即關上了課本,試著把文章默寫出來。完全不用停頓地寫了二十分鐘,寫得手也酸軟了,終於把文章背默出來了。



完美無瑕!

在房間裏興奮地跳舞了一分鐘之後,天佑便漸漸感到腦袋有點麻木,精神萎靡,眼皮沉重⋯⋯等等。

「好累!」

這種疲倦,主要是在那集中精神背書的十分鐘裏產生的。

雖然這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天佑在過去一星期裏已是不眠不休地維持著的,但畢竟背古文跟跑步或打怪不同,需要重新習慣,加上沒有補充劑回復體力,所以覺得疲倦也是正常的。



但這個程度的消耗,以天佑現時的水平而言,只要睡個好覺便能恢復了。

終於,在天佑同學的高中生涯裏,首次在古文默書的前一個晚上,可以心安理得地睡個夠。他甚至還很期待明天的來臨呢。

⋯⋯

在帝京學園入學考試裏,經歷了近乎折磨的巨大運動量,以及生死一線的激烈戰鬥後,天佑身上的衣服早已又髒又破,都差點兒衣不敝體了。

從傳送艙出來之後,泰萊莎姨姨便馬上安排他沖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再換上她為他預備的便服,才讓他回到現實世界去。

再喝掉最後一瓶中位循環補充劑後,天佑同學便幾乎完全回復出發前的狀態了。

當然,從字面上來說,「完全回復出發前的狀態」是不可能的事。

但身為男生,是很少注意自己的身體變化,至少對鏡自我欣賞並不是天佑的日常習慣,所以很容易便忽略過去。



再加上泰萊莎姨姨給天佑穿的衣服,都是比較寬身的類型,所以連他本人也察覺不出異樣吧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佑睡眼矇矓地換上校服時,才發現自己的雙腿,竟然塞不進長褲裏。

又不是新買的長褲,不可能洗過後會縮小的啊。 

由於當時還未睡醒,天佑也只是一個勁兒地拉扯著褲子,直至「啪裂」一聲,褲子的縫線爆開,兩邊各張開一道五、六寸長的口子。

「⋯⋯慢著!似乎不是褲子縮小了,而是⋯⋯」

天佑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全身鏡子。

鏡裏面的他,穿著一件緊繃繃的校服襯衫,下半身只穿內褲露出兩條光腿,異常粗壯發達,肌肉紋理分明,就像是田徑選手般健美,充滿了力量!



「這⋯⋯真是我的腿嗎?」

天佑頓時覺悟:這就是他在《凡人道》苦跑四十八小時的成果啊。

他馬上脫去全身衣服,仔細檢查一下目前的身體。除了雙腿像是脫胎換骨外,在第二、第三測試裏不斷揮劍殺怪後,他的肩膀明顯長出了兩塊厚實的肌肉。

除此之外,其他部位的變化並不算明顯。而腹肌和後背等更是維持原樣。所以穿上校服之後,除了前胸和肩膀稍為緊繃之外,整體看來還是一樣的瘦削。

由於替換的褲子同樣不合穿,天佑唯有找老媽求助。小凌也只好應急地把褲子儘量改寬,讓他把雙腿塞進去之後,再多縫幾針保險,便催促他上課去了。

對此天佑也沒辦法,便唯有下課後去買褲子吧。反正服裝店也不可能那麼早便開門營業。

「啊⋯⋯久違了的校園啊。」

雖然才在異界待了五天,但由於印象太過深刻,經歷太過特殊,天佑同學回到現實世界的校園裏,感覺就像久別歸來般,甚至還有點懷念的感覺。



但其他同學當然沒有同感。對他們來說,只是隔了一個週末沒有見面而已。

在教室門外的走廊裏,某人從後狠狠地拍了天佑同學的肩膊一記。

「怎麼啦,天佑。連續熬夜了多少天啦?」

天佑知道,這個人一定是他的老友林聰明,因為他每天都這樣跟他打招呼的。

「啊!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林聰明竟然連天佑的樣子也沒看清,便向他道歉,然後轉身離去。

「喂!你今天沒有戴眼鏡嗎?」天佑馬上轉過身來,讓林聰明看清楚他的臉。

「咦?」林聰明看著自己的手,再看看天佑的臉,「真是怪事,我覺得今天的天佑變陌生了。」



「不是吧?讓我看看?」另一位老友烏歸榮突然從旁鑽出,打量著天佑的臉說:「咦?怎麼沒有黑眼圈的?難道你這個週末沒有玩遊戲?」

天佑看著他們兩人深深的眼袋,不禁嘆氣解釋道:「唉⋯⋯被老媽封印了Y-BOX,這個星期都沒得玩啦。」

「唉,真不幸。還打算告訴你那個貓裝少女的攻略法呢。」

「告訴我!我要抄起來星期六玩!」

「先別說這個!」林聰明說,「烏龜,你真的沒覺得天佑變了嗎?」

「有甚麼變化?林笨瓜,還不是那個好色小子。」

「你試試拍他的肩膊看看?」

烏龜榮拍了拍天佑的肩膊。「咦?好厲害的肌肉!天佑!你竟然真的聽從了教練的指示,為了提升搶籃板球的能力,而刻苦鍛鍊過嗎?」

「⋯⋯這種肌肉,有可能在兩天內練成嗎?」

「人家肯定是每天都躲起來秘密苦練,練了好幾個月了!男子漢用功,哪會讓其他人知道的啊?」

「不可能的!我每天都拍他的肩膊打招呼。他那兒有幾兩肉我怎麼會⋯⋯」

「行啦行啦,羨慕人家的話,也躲起來秘密苦練就好了?」

「你還好意思笑我?」笨瓜隨即拍了拍烏龜榮的凸肚子,他也毫不在意地笑了起來。

他們三人都是班裏籃球隊的成員:一個瘦子(天佑),一個矮子,和一頭肥豬。再加上各式古怪隊友,只要看到他們一字排開時的模樣,恐怕沒有人會對這樣一隊球隊抱有期望。

就在三人繼續聊天打屁時,走廊上突然出現了如下場景。

在走廊一端,有一班男生正拿著粉刷和掃帚在玩擊球遊戲;而另一端,則有個捧著好一大盆鮮花的女生,正朝著天佑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男生那邊突然傳來慘叫一聲,拿掃帚擊球的傢伙揮了個空,粉刷穿過走廊,直朝著女生飛去。女孩呆呆地盯著那個粉刷,連吃驚的反應都做不出來。

眼看悲劇快要發生,天佑毫不猶豫地閃身到女生面前,正想伸手摘下其中一枝花!但這個女生竟然愛惜這花更甚於生命,扭過身來喊道:「不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