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火石之間,天佑也顧不得那麼多,唯有扯下她一條長髮的髮絲,凝氣成呈紫色的青絲劍,猛然踏前一步,要把這迎面而來的物體一分為二。

「天佑同學!」天佑身後傳來一聲巨吼!

突然手腕一痛,天佑似乎被甚麼打到了,青絲劍脫手後隨即失去力量,而天佑本人⋯⋯則被粉刷正面砸中顏面。

他朝後撲倒在那位被保護的女生身上,把她嚇得「哇」地一聲尖叫起來!那盆鮮花被天佑一撞之下,脫離了女孩的懷抱,正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軌跡。

天佑馬上沉膝,然後使勁一躍,伸盡了雙手,像抓籃板球似的緊緊抓著花盆,給抱了下來。兩腿穩穩著地,姿勢完美無瑕。



這電光火石的反應,賺得全場的掌聲喝采。

「吁⋯⋯接得好!」

「籃板球野獸!天佑好棒!」

「英雄救美呢⋯⋯少耍帥了!在球場上怎麼不露這一手來啊?」

「說不定這是三班的策略呢,在關鍵比賽前都保留著實力嘛。」



「這位學妹,你沒事嗎?」天佑關心地問道。

「少在裝學長了!你才高一哪!誰是你學妹?」站在旁邊看戲的烏歸榮揶揄道,頓時走廊上的所有男生都笑了起來。

不過這不是一種取笑,天佑本人倒是覺得這樣受人注目很是快意。但是在同樣情況下,女生都會覺得很不自在的。

擁有優良工蜂血統的天佑,憑本能體察到女孩的心情,便馬上改口道:「呃,不好意思。同、同學,你沒事嗎?」

因為這位女生的氣質,實在太過弱質纖纖,感覺完全像一個需要哥哥保護的小妹妹,所以天佑才反射性地喊了她一聲「學妹」吧。



女生臉紅耳熱地低下頭來,讓抱著的那盆鮮花遮掩著大半邊的臉。

「我、我沒事。剛才真謝謝你⋯⋯啊!」

這「啊!」的一聲,是因為她看到天佑的臉上,突然流出兩行鼻血。因為剛才他可是結結實實地被粉刷砸中鼻子啊。

「不要動!我幫你擦吧。」

她緊張地想要拿出手巾,但無奈她又必需雙手抱著盆子,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緊,待你把花盆放好再擦好了。」

「但是⋯⋯你的鼻血⋯⋯」

「沒關係的,我跟著你走好了。花盆要不要我替你拿?」



「不、不用。」

於是,今天草根學園出現了一個離奇淒美的畫面:一位捧著一盆鮮花的纖弱女生,後面跟著一個不住流著鼻血的男子,兩人從三樓走廊巡遊到五樓的園藝社部室。

他們經過之地,遺下了一條用鮮血點成的路⋯⋯

途中還是有同班的女生們關心天佑的傷勢,叫他捏鼻子又抬起頭來先做些急救,但都被天佑同學一一拒絕。

「不好意思。我已經應承了這位學妹,這次我流的鼻血,是一定要由她負責擦的。」每次天佑同學這麼對其他女同學解釋時,走在他前面的「學妹」都會很害羞地低下頭來。

天佑喜歡看她的這個表情。即使被人罵作白癡,也覺得值得。

不過,剛才天佑還想要以髮絲作劍,砍掉這迎面飛來的粉刷的,可是卻神秘地被人阻撓了⋯⋯



到底那個人是誰呢?

「噯,天佑同學,想起我了嗎?」身後突然出現一把聲音。此時剛巧學妹走進了部室,天佑還在門外。

光頭校長突然閃身出現,擋住了天佑同學的去路,並啪地關上了部室的門。

「剛才很威風是吧?跟我到校長室裏來。」說罷便耍帥似地轉身先行了,連看也沒看天佑一眼。這校長邊走著還邊把手中的半截粉筆,不住拋到空中又接回來。

天佑看了一下剛才被打到的手腕,上面果然遺下粉筆的痕跡!

這個校長的實力到底是⋯⋯

校長把辦公室的門關上了後,還保持著一臉認真的表情說:

「昨天晚上我也忙著回家慰妻,沒有跟你講清楚最重要的規定:異能者世界的第一條規則,也是最基本,最重要,最嚴格,最最最甚麼的規則,就是:嚴禁向一般人展示異能。」



「這我也曾聽老爸說過啦。」天佑說,「⋯⋯剛才那是反射動作。在盤地測試時經過千錘百鍊後,現在只要面對危險,就會自動生出反應啦。」

「我知道身懷異能是很爽,也不是禁止你使用啦。但是務必不要露出馬腳,找些掩護物,儘量壓抑能力,別超越凡人極限太多,因為這樣會嚴重干擾世界平衡,後果不堪設想啊。」

「⋯⋯我儘量試試吧。」

「別隨便答句話來敷衍我!要確確實實地執行這條制約!唉,我還是不放心,把手伸出來吧!」

天佑伸出左手來。校長在他的尾指,纏上了一條小繩子。

「這是制約之繩。要是你做出擦邊的違規行為,這繩子會提醒你的。」他說,「聽清楚,要是你忽略警告,而讓繩子斷掉的話,你就會成為被清除的對象。」

「被、被清除?」



「你知道嗎?就你們這些半桶水的考生,或剛考進帝京的異能菜鳥,是最容易行差踏錯的。」他說,「你們心志不夠堅定,容易被心魔誘惑控制。我在這些年裏,已親眼看見過無數天才橫溢的年青人,因為按捺不住炫耀的心,而最終被官方清除掉。」

「啊!要是你剛才沒有阻止我的話⋯⋯」

「對,要是你剛才真的出手,那你肯定已被認定為清除的對象。」

「難怪在現實世界,幾乎沒有所謂異能者存在吧。」

「正是這樣。可以這麼說,異能是現實世界的作弊工具。既然是作弊,那當然不可以露出馬腳,知道嗎?」他說,「好了,正經事情交待完了。讓校長好好看看你吧。嗯,經過一個星期的鍛鍊,天佑同學的腳力和肩力都進步不少呢?」

天佑這時才發現,剛才把花瓶抓下來的動作,把非常緊窄的褲子再度撐破了。健美的筋肉型大腿暴露了出來。

「現在的你,即使完全不用異能,在學校裏也能出盡風頭了!」彼拉說,「全靠你喝了那三瓶超循環補充劑呢!你知道那藥是多麼珍貴啊?給你看看調合成份好不好?」

天佑接過校長遞過來的一張紙,裏面正是超循環補充劑的配方。千年人蔘,萬年靈芝,龍涎香精,天使之羽⋯⋯天使之羽?

材料名單越往後面看便越離奇。甚麼火之鳥的腳甲啊,喜瑪拉亞雪猿的心臟啊,太陽黑子物質等等⋯⋯天佑心想,這是開玩笑的吧?但校長顯然完全沒有這個意思。

「知道厲害了吧?這是連一般異能者都搞不到手的好東西啊。每喝一滴,都有洗筋易髓,改造體質,清除毒素,修補基因,滋養靈魂的奇效。人家連拿出來嗅嗅都捨不得的超級補品,來到你手上倒是像灌養樂多那般痛飲掉,再加上不眠不休地苦練,當然會有這個效果了。」

「原來那個試前測試的第一名,所給的獎品是那麼豐富的啊?」

「當然,因為在入學試拿取第一名的考生,將來有可能會成為帝京新一代的掌舵人。」他說,「為了培育王者,校方是絕對不會吝嗇的。」

聽過校長一席話之後,天佑對自己的身體變化,終於有了一種真實的感覺。這並不是不勞而獲憑空變出來的肌肉,而是他透過在異界連續苦練了超過一百小時後,以汗水和血水賺回來的。

過去一個星期的測試,並不是白費氣力也不是自討苦吃,因為他所付出過的每一分勞力,現在都已反映在身體之上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充實了。對天佑來說,這是一種從未感受過的,男子氣的快意。

他甚至有點明白那些網遊練功狂的心情了。只要比任何人更努力地練功,練出來的人物等級傲視同儕,這種滿足感會驅使他們更努力的練下去⋯⋯高手和一般玩家的差距,就是從這一點開始漸漸拉出來的。

想要成為高手,脫離芸芸眾生的宿命,最重要是踏出努力的第一步。

天佑同學現在,算是踏出了第一步嗎?

離開了校長室後,天佑發現剛才捧著花盆的女生,原來一直在門外等著他。這時候,他終於有空閒可以好好地打量這個女孩。

清湯掛面的柔軟長髮,精緻小巧的五官,白裏透紅的臉頰⋯⋯

身材算是纖細的類型,肩膀很脆弱的樣子,站著的時候雙腳總是很端莊地靠攏著,是教養的表現。

才對視了一眼,她就害羞地低下頭來了。「您、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