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以為老師看不出來嗎?好好好,就看你最後能夠交出甚麼來。」他朗聲說道,「各位同學,提醒大家一下,這次默書的評分跟以往一樣,一個錯字扣五分,標點寫錯同樣扣五分,八十分以下的放學留校再默一次,五十分以下的放學後先罰抄十次再重默,錯字超過二十個,即是零分的,則要罰抄五十次,抄到學校關門都抄不完的話,就在明天早上八時前放在我的桌面上!」

班裏頓時一片哀號。

「天佑,你有種!竟敢惹古文殺人魔生氣?」鄰座的烏龜榮對天佑悄聲說,「怎麼樣?還撐得住吧?要不要去保健室?」

「我沒事啊。」

「剛才殺人魔在敲你的頭顱,但你硬要跟他鬥氣裝睡覺,他便瘋了似的猛砸,我們都以為你死定了呢!」



「啊⋯⋯這麼說來,頭皮好像有點麻麻的。不過不痛。」

「我說過天佑變得陌生了,沒說錯了吧?」坐在另一邊的林笨瓜,不可思議地看著天佑說。

天佑發現班裏有幾位同學都在悄悄地看他,露出擔憂或同情的表情,恐怕剛才古文殺人魔砸頭顱真的砸得很兇吧。

天佑看了一下回到教師桌前的趙老師,他面容扭曲,死抓著自己的右手,很想要跺腳但又怕被同學們發現⋯⋯

天佑突然想起來,當趙老師敲他頭顱的時候,他在夢裏不是剛巧把本命元氣都集中在天靈蓋嗎?這難道是湊巧?還是一種近乎本能的防禦機制呢?



「肅靜!!」古文殺人魔看到天佑還在跟烏龜和笨瓜聊天,火得狠狠朝教師桌上一拍,用的是剛才敲天佑頭顱那隻手,痛得他慘叫連連,看得同學們暗暗叫爽。

「最後五分鐘!」

「抗議!老師!我的手錶倒數計時,明明還有八分鐘多一點。」某同學舉手道。

「我說五分鐘就是五分鐘!」他說,「半篇文章也默不出來的同學,一律留堂罰抄一百次!」

天佑同學心想:這明顯是在針對著我吧?



他看著桌上的白紙,心裏無比熱烈地渴望著:我就要在五分鐘內默完給你看!

被天佑握在手上的筆,頓時祭出了一道近半尺長的紫色「筆氣」!

幸好一般同學們,是看不見本命元氣的流動。所以天佑同學才能夠放膽一搏。

在天佑的腦袋裏面,昨晚背的那篇古文,像幅照片般清晰仔細。他的手以非人類的高速狂飆,像是個複印機似地,把文章從尾到頭地默寫出來!甚至連筆劃順序都是倒轉來的!

「時間夠了。停筆!再寫的話便當作交白卷!天佑!你還寫?」

全身大汗淋漓的天佑半躺在椅子上,喘著粗氣。他把筆扔在桌面上,只見那枝原子筆的筆杆,已被他握出了四個指印來!

「天佑,你的頭在冒煙⋯⋯」林笨瓜看著他的頭頂,再一次地驚訝得連嘴巴都合不上來。

「好、好熱⋯⋯」



古文殺人魔拿起天佑默寫的文章,看著看著,滿臉不屑的表情,漸漸變成像是心臟病發般⋯⋯

「天佑同學,你⋯⋯」

能夠看到這個表情,天佑同學認為再累也是值得的啊。

「沒甚麼啦,這種程度的古文,給我五分鐘就夠搞定了。」雖然近乎虛脫,難得有此良機,天佑同學是絕對不會忘記囂張一番的。

⋯⋯

本來還打算放學後,便狠狠地練習一番,以預備下星期的班際籃球比賽。但天佑同學的隊友們,全部無法躲過留堂罰抄的宿命,就是最用功的林聰明,這次也只拿到七十五分。

在古文殺人魔手上,想要達到完美是不可能的。



就是天佑那篇完美無瑕的默書,也硬要被他扣了五分。「這這這⋯⋯這「,」寫得像「、」一樣,扣五分!」

「那麼,親愛的老師,我拿到九十五分,即是說今天不用罰抄,也不用重默了嗎?」

「⋯⋯」

應該要有人把當時趙老師的樣子拍下來,放到網絡上廣泛流傳。

在五分鐘內默寫出一篇千字文,雖說是用上了異能,但代價就是擠乾了體力和精神力,天佑同學累得幾乎連路都走不了。

而且握筆的手因勞累過度,抽筋嚴重,痛得不行。

天佑一直沒有故意存起在測試時掙回來的補充劑,他所有的存貨早就在盤地測試時都分給同伴們使用了。早知道應該剩下一些,以備不時之需啊。

天佑心裏想,或許可以找老爸幫忙吧,畢竟他曾經是帝京異能學園的傳奇人物,似乎很強的樣子,幾瓶補充劑應該不難弄到吧。



但當天佑回到家裏時,他才發現老爸又再出差去了。

其實他本來就極少在家,最近一個星期因為要幫兒子辦理准考證等手續,才罕有地在家裏逗留了幾天。

天佑唯有放著傷勢不管。

兩天過去,但恢復速度卻非常緩慢,甚至連筆都仍然握不了。

但幸好天佑剛領悟了利用異能記憶功課的伎倆。他發現那是一種類似於複印機的能力,完全是自動進行的,非常方便。

只需要付出大量的精神力,把測驗內容完全記憶下來的話,在正式測驗時看到了題目,腦袋便像在翻書本似的翻到答案那一頁,然後手就會自動把答案寫出來。

由於手傷的關係,唯有用左手握筆,字是寫得難看了一點。



雖然這種能力近乎於作弊,但天佑卻完全不作如是想。因為他是需要付出勞力的。雖然短短十分鐘就可以牢記著測驗的所有內容,但事後卻比以正常方法唸書三小時還要來得累呢。

再說溫習的本來目的,就是要把書本的內容記進腦子裏嘛。天佑現在只是借用了某種有用的技巧,讓記憶力比常人更清晰而已。

雖然測驗還可以勉強應付,但籃球卻是不能夠只用單手打的。天佑的手掌並不算大,投籃尚且可以,但傳球或搶籃板球之類,是一定要兩手並用的。

那天佑就只好聽老媽的忠告,去看跌打醫生了。

結果,天佑同學被醫師阿伯訓了一頓,說他不愛惜自己身體。他硬是認為這手是因為長時間打Y-Box而導致的筋骨勞損。

天佑解釋說,這是背默古文寫出來的傷患,醫師寧死也不信。

「我敢肯定是電動打太多!口是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以你這個德行,橫看豎看,也不像是個會用功讀書的好學生吧!」

「這個嘛⋯⋯」這種事情也可以看樣子的啊?

「讓我看看你的校徽?⋯⋯草根學園?哈哈!你還有甚麼話說?」

「⋯⋯」天佑是真的無話可說了。

「老實點向醫師承認吧!你應該最少三天三夜沒有放下過操縱器了,否則不會抽筋到這個地步。」他還指著天佑的鼻子說,「我敢跟你打賭,要是你這手真是抄古文抄出來的傷,我便親你的屁股!」

「那算是懲罰你還是懲罰我啊?我才不要!」

「那那那⋯⋯我去親小黃的屁股!」

小黃是那位跌打醫師所養的狗。伏在二人腳下的牠,聽到醫師那震撼的宣言後,便馬上「汪汪」地回應著,顯得很雀躍的樣子。

那當然了,事後牠可以在其他狗面前說:「昨天我主人親我的屁股喲!」這可是無上風光的爽事!

可惜天佑拿不出物證來,讓醫師無法不承認他說的是實話。否則的話⋯⋯

這醫師不單把天佑的右手包扎到鳳梨那麼大,把他送出去時還不斷在他耳邊碎碎唸,甚麼做人要有節制啊否則會精盡人亡之類的。

「老伯,我現在是來治抽筋的,不是來求你給我壯陽啊。」天佑在心裏埋怨道,但為了儘快離開這個煩人的傢伙,他決定不把心裏的話說出口。

恰巧這時,銘兒和大姊頭正在醫館的玻璃門外走過。發現了天佑同學後,大姊頭馬上拉著銘兒衝進來,對他興奮地說:「天佑!我們聽說了!剛才你為了氣死那個古文殺人魔,竟然在五分鐘內把整篇千字文給背默了出來!還拿到了九十五分,只寫錯了一個標點符號!真爽啊!不愧是個打籃球的男兒,意志力強的驚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