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運動健將的大姊頭,很乾脆地把天佑的「壯舉」,理解為類似運動員超越自我的潛能爆發。

「學長⋯⋯你的手⋯⋯」銘兒看到天佑的右手後,顯得非常擔心。

「肯定是嚴重抽筋了啦!五分鐘寫一千字耶!身體強度趕不上意志力的後果啊。」大姊頭對醫師說,「醫師,他沒有大礙吧?要好好替他治啊,他還要參加班際籃球比賽呢。」

「咳嗯⋯⋯」天佑手掩著嘴巴,忍笑忍得快要瘋了。

這突然殺進來的兩個證人,把事實當面說出來後,心知理虧的醫師滿面蒼白地看看天佑,又瞧瞧小黃的屁股⋯⋯



天佑在心裏衡量著,他跟這個醫生也無仇無怨,罵他也是出於一片好心,何必硬要他在女孩子面前丟臉呢?

天佑於是滿含同情地對醫師說:「好吧,醫師,我就承認這手是打Y-Box打到抽筋的吧。」

醫師頓時鬆了口氣,他的眼角都閃出淚光了。

天佑不禁嘆了口氣,心想成年人就是這樣,在這種情況下總是很難拉得下面子來,非要靠旁人給他們找下台階不可。

不讓滿臉疑惑的大姊頭和銘兒發問,天佑就拉著她們離開了。直至遠離跌打診所,他才把剛才醫師硬要跟他打賭的事,告訴她們。



「真可惜!」大姊頭鎚打著手掌說,「不應該放過他啊!竟敢小看我們草根學園⋯⋯」

看到天佑和銘兒都在黯然,大姊頭也嘆氣說,「雖、雖然我們草根學園的確不怎麼樣,但那醫師誣蔑他人,還信口開河,也是應該得到教訓的!應該讓他親那隻狗兒的屁股!」

「我覺得天佑哥這次處理得很好。」銘兒滿臉通紅地說,「學、學長是個思想成熟的人,不會為了意氣之爭而讓人難堪的。」

「嘻嘻⋯⋯銘兒太過獎了。」

「⋯⋯我承認他在EQ方面是比較高,」大姊頭說,「天佑,你是三班籃球隊的隊長吧?按你的性格和心理素質,應該很適合當領導者啊。」



天佑鼓起勇氣地解釋道:「我只是替補大前鋒,隊長是林聰明啦。」

「不・是・吧?你只是替補球員?」大姊頭反射性地盯著天佑的大腿看。「三班的傢伙們有那麼強嗎?」

「⋯⋯其實是我的球技太差啦。」

「真的?」大姊頭仍滿臉狐疑。

「⋯⋯我相信學長很快就會當上先發球員的。」銘兒盯著天佑的眼睛,堅定有力地說道:「學長一定要加油。」

「是!」

「唉!你又令到這個男人熱血沸騰了⋯⋯」大姊頭說。

天佑同學很後悔拖至星期三才看醫生,嚴重勞損了的手在敷了藥後,還要至少包扎三天。依然痛得連拳頭都握不了。



那即是說,他這個星期也不可能下場打籃球了。

這對天佑同學來說,就好比晴天霹靂。因為星期五放學後有隊內對抗賽,教練(即是班導師)原則上是以那比賽的表現,來選拔下星期班際籃球比賽的先發球員。

由於球隊本身已組成了超過半年,大家對彼此有多少斤兩也是很熟悉的,加上隊內願意認真練習的傢伙不多,所以先發陣容從來就變動不大。

但本來是近似例行公事的先發球員選拔,這次對天佑來說卻是無比重要。

因為他要當先發球員,他要下場打球!

只要每次回想起銘兒對他的期望,以及大姊頭對他的懷疑時,天佑同學心裏就無比渴望著,要向她們證明自己的能力。

「陳教練!請不要取消明天的隊內對抗賽!」



「但我們沒有足夠的選手啊。」陳教練說,「我們隊裏總共就只有十個人,本來剛好分成兩隊的,但現在缺你一個,根本比不成。」

「我可以下場的!請你給我下場的機會!」

「⋯⋯只是例行練習罷了,幹嘛那麼堅持?莫非你⋯⋯」

「是!我想要爭取當先發球員!」天佑說,「我保證到了星期五,我的右手就會恢復到100%!」

「但是⋯⋯先發大前鋒一直是由陸家榮當的,他是我們班裏唯一的校內代表隊成員啊。」教練問道,「你有信心可以搶去他的位置?」

為了說服教練,天佑同學早已有所準備。他招手請經理人過來,讓他把今天的體能練習成績紀錄表,遞給陳教練看。

「⋯⋯!怎麼短跑衝刺的時間縮短了那麼多?還有原地跳躍的成績是不是寫錯了?三米多?都可以灌籃了吧?」

陳教練質疑地盯著經理人看。她連忙說道:「這些數據都是真實的!這是我親眼看著天佑做出來的成績!」



天佑同學在帝京入學考試裏,所經受的是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的磨練,再加上灌下了無數有洗筋易髓奇效的補藥,所以回來後的他,基本體力有了相當的提升,腳力和肩力尤其增強得厲害。

剛才做體能測試時,其實天佑同學已沒有使盡全力,怕成績出來太過誇張會被懷疑。所以他都是看著陸家榮的成績來做的。

例如陸家榮衝刺的成績是二十二秒,天佑就跑出二十一秒八,如此類推。家榮的體能在隊內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

「天佑同學,難道你一直以來都是在⋯⋯隱藏實力?」

「是。我等這一天來臨已經很久了。」天佑稍為抽高籃球短褲的褲管,露出了發達的大腿肌肉。長在身上的肌肉是不可能作弊的。

「天啊!我這個教練是怎麼當的?竟然沒發現有隊員在偷偷鍛練?」陳教練心裏雀躍不已,彷彿在天佑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他拍著天佑的肩膊說,「好!太好了!啊!你也沒有忽略肩膊的鍛鍊!你把我幾個月前私下給你的建議都聽進去了!好男兒!教練也被你的毅力感染了!真希望快點到明天啊⋯⋯」

「哎呀!」某處傳來了某人摔倒的聲音。天佑轉頭看去,發現正在附近練習運球的家榮,竟然自己帶球絆倒了,隊友都在取笑他突然失了魂。



他那驚訝無比的眼神,盯著天佑同學的腿看⋯⋯

「他就是我眼前的對手。」天佑心裏確認著。雖然跟家榮在班裏的交情也不錯,但為了前進,是必需要掃除所有的阻礙,所以也只好抱歉了。

「家榮!我要搶去你的先發席位!」

跟打球時的性格判若兩人,有「籃板終結者」外號的陸家榮同學,私底下卻是同學們眼中的好好先生。

幾乎沒有人看見過他發脾氣,面對任何事情都露出一臉從容的微笑。所以即使長相普通,也還是能夠得到若干女孩子的青睞。

他可是草根學園一年三班籃球隊的台柱呢。就是有他的存在,在觀眾席上為球隊打氣的支持者當中,才會出現「女同學」這種生物。

或許陸家榮的魅力,正在於他踏進籃球場後的表現吧。

除了出色的搶籃板球能力之外,家榮最大的長處是防守上的責任感,面對任何對手都毫不畏懼地跟對方正面碰撞。當他堅守著籃下時,就有著那種「一夫當關」的氣魄,給予隊友強大的安全感。

雖然是隊中負責防守任務的大前鋒,卻擁有不俗的射術,往往在被人忽視的情況下連連進球,分擔了隊友們的進攻壓力。

他是隊中最讓人產生可靠感的一員,地位僅次於作為球隊大腦的林聰明。

要打敗這個人,對天佑來說,基本上是個不可能的任務。要是他從來沒有參與過帝京學園入學試的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