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培養競爭的心情,從第二天早上在課室碰面時開始,天佑同學就不斷向家榮投以敵視的目光。因為對方為人實在是太過和藹可親了,要是懷著友誼甚至稍微尊敬的心跟他同場較量,單憑球技的差距決勝負,恐怕天佑是完全沒有勝算的。

天佑決定要徹底地憎恨這個人。至少在踏進球場的四十分鐘內要這樣想。把他當成是個大反派,人渣,魔王之類,那天佑才能夠毫不留情地跟他拼命。

因為籃球比賽除了比拼射術之外,體力對抗也是重要一環,尤其是天佑和家榮所打的大前鋒位置。就是櫻木花道打的那個位置啦!即使不太懂得打籃球,也該知道誰是櫻木了吧?

大前鋒之間的比拼,簡單來說就是比體力,比霸氣。所以籃球門外漢櫻木花道也能夠在高校聯賽大放異彩,因為他本來就是個霸王,是頭野獸。

這正是天佑同學今天的目標,他要成就第二次的櫻木傳奇!



⋯⋯

因為右手的傷勢關係,天佑同學在過去幾天以來,都只能待在場邊練習,連球也沒有投過一次。所以基本上連他自己也無法知曉,這雙苦練過的肩膊和大腿,會對他的上場表現有何影響。

為了爭取時間康復,天佑待到開賽前的熱身時間,才拆掉紗布。但一看,便心知不妙!手掌上的幾塊紫青還沒有消退,而只要企圖握拳,劇痛便幾乎麻痺了他的整個手掌。

陳教練知道天佑是帶傷上陣,想要先檢查他的傷勢,以判斷他今天能否上場打球。但天佑卻假裝聽不到教練的話,馬上衝到場上接球熱身。他清脆地接過隊友傳給他的球,跳起至難以想像的高點,然後把球投出⋯⋯

在這兩、三秒的過程裏,所有人都被天佑的投球動作嚇呆了!



從接球,至曲膝凝聚爆發力,到起跳的整個過程,是多麼的爽快和流暢,幾乎沒有一絲停頓或凝滯!而一記這麼倉促缺乏準備動作的起跳,竟然能夠到達這樣的高度,場內所有旁觀者均不禁心想,除了在Y-Box裏的NBA球員之外,可曾見過誰可以做出如此驚人的動作呢?

簡直就像是背後長了翅膀似的輕盈!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正目睹著一個天才的誕生時,他們的注意力同時被天佑同學所投出的球所吸引著了。

他們看著球一直飛、一直飛⋯⋯一直飛到跨過了籃板,遠遠地掉到場外去了。

這、這到底是甚麼投球啊?



投出了一記大暴投之後,天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搔著後腦袋解釋說:「唉⋯⋯一個星期沒有練球,就退步成這樣子呢⋯⋯」

頓時全場所有人皆舉腳投降!他們對天佑所懷抱著的期望,頓時從天上回到了現實。畢竟沒有人可以把全部才能均盡攬身上,就是O’Neill也有罰球這個死穴啊。

現在這位天佑同學,雖然秘密練成的驚人彈跳力終於在今天曝光,但原本已是不佳的射術,竟退步至比門外漢更不濟的程度。

擁有一個這樣的選手,對球隊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這正是球隊教練需要煩惱的事。

分隊練習比賽,正式開始。

依照陳教練的計劃,這次是由陸家榮在內五名先發球員組成的紅隊,對著由五名替補球員組成的藍隊。

其實這場比賽的主要目的,是想要增強五名先發球員的默契,因為班際比賽已逼近眉睫。除非在替補球員中有人表現異常出色,否則的話,陳教練也不打算變更目前的先發陣容。

雖然說可能性並不高,但對天佑來說,也總算未至於絕望。



由於天佑早已對陳教練表明,他爭取先發上陣的決心,再加上熱身時作出的那一記姿勢絕妙,但準繩度奇差的跳投,這讓陳教練對他充滿了好奇,期望在這場本來只屬於例行公事的練習比賽,會出現某些令人驚喜的轉折!

要判斷一個籃球選手的水平,可以依著兩個標準去衡量:基本技術的熟練度,例如是射球練習時的命中率,控球的流暢性和速度等,以例行練習的成績便可知曉一位選手的技術水平。

另一個標準,就是看正式比賽時所得的統計數字,比如說平均得分,籃板球數字之類。

基本技術最純熟的選手,卻不等於是比賽場上的最佳球員,因為賽場表現還包括了爭勝心,勇氣或經驗等等的心理因素。

有時候有些球員在練習時百發百中,但在比賽的壓力下卻會常常大失水準,反之亦然,有些球員總是要在勝負尤關的壓力下,才會有所表現。

再者,籃球比賽畢竟不是個人對決,而是一種團體的競技。即使擁有了基本技術最好的球員,或把五名統計數字最漂亮的選手集合起來,也未必能夠組成最強的球隊。人與人之間的合作,有所謂的「化學作用」存在,只要隊友之間能夠互補長短,那即使每位成員的個人技術只是普通,組合起來的球隊,卻可能會連戰連勝。

足以主宰球賽勝負的因素實在太多了,至於如何統合權衡這些因素,選擇最能夠產生化學作用的五名先發球員,組成最強的球隊,這就是教練的工作範圍了。



要是論基本技術,已有多年打球經驗的陸家榮,自然比才打了一年球的天佑要優勝得多。就是看他們帶球,傳球及射球的姿態,已有著明顯的區別,即使是門外漢也看得出來,陸家榮擁有比天佑更出色的籃球技術。

而要比較過往比賽的統計數字嘛,作為球隊籃板王和第二得分王的陸家榮,跟只是萬年替補球員的天佑,更是完全沒有比較的餘地。

雖然似乎是一面倒的比較,但陳教練仍然企圖以最客觀的眼光,藉著這場練習比賽的表現,從這兩人當中選擇最適合的人選,擔任球員的先發大前鋒。雖然在其餘所有人眼中,家榮似乎是這個位置的必然人選。

從目前場上的表現看來,似乎二人的對決是一面倒的。上半場結束,紅隊以二十八比八大比數領先,當中家榮共得了八分,並拿下了七個籃板球,是紅隊中得分和籃板球最多的選手。

至於全由替補球員組成的藍組,則從開始便只有挨打的餘地。天佑投球五次全部落空,至今未能得分,而籃板球也只錄得一次,對大前鋒來說是不能接受的極低數字。

因為搶奪籃板球就是大前鋒的主要工作,把對手投不中的球搶回來,傳交給隊友組織進攻,把對方的攻勢轉向成己方的,籃板球就是當中的關鍵。有一句經典的格言如是說:在比賽場上,誰能夠奪得籃板球的優勢,那一方就是勝利者。

陳教練查看半場統計數字時,也為天佑同學只拿到一個籃板球而感到驚訝。這小子雖然技術不佳,但在上半場的表現卻十分拼命,對每一個球都不惜氣力地捨身搶奪,這是作為大前鋒應該擁有的打球風格,但結果他在籃板球數字上,卻明顯輸給了家榮。難道他們二人的技術差距真有這麼大嗎?

但相比起投籃,籃板球算是較少講求技術的,更多是跳躍力和體力的對抗,基本上只要誰肩膊夠壯,大腿爆發力夠強,誰就能最先把掉落的球給搶到手。



陳教練回想起上半場時,家榮和天佑二人爭搶籃板球時的表現。當然,在判斷球會從哪個方向掉下來,或搶球前的預備動作之類,絕對是家榮佔優,但天佑的身體對抗能力和跳躍力,可是一點兒也不輸給對方的,雖然姿勢並不漂亮,近乎是外行人般的亂跳,但每每卻能令籃下亂成一團,不會讓紅組如探囊取物般輕易獨佔籃板球的。

想到這裏,陳教練似乎領悟了甚麼。他更仔細地查看數據,發現了一處出現異常的地方。雖然上半場的得分是紅組以大比數的二十八比八領先,但籃板球方面卻是替補的藍組以二十比十二領先。只是藍組無法把搶來的球轉化成得分,射球命中率奇低,才會被紅組拋離了二十分。

除了天佑同學之外,藍組其餘四位選手,平均也拿到了四至五個籃板球,反觀紅組除了家榮之外,其他隊員幾乎沒有搶到籃板!

為甚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