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組成員的平均身高,要比藍組高出十五公分,在體能和技術方面,也比藍組有明顯優勢,為甚麼這優勢只能夠反映在得分方面領先,在搶球方面反而被比下去?

教練不禁把無限好奇的目光,看著在半場休息時,也在爭取時間練習的天佑同學。

他不單投射準繩度奇差,而且連直線傳球給隊友都做不到,而隊友傳給他的球,他也多半接不住。教練看著天佑那雙肌肉出奇地發達的大腿,心想這傢伙難道是相撲部或美式足球部的成員嗎?怎麼在參加了半年的球隊練習之後,體能突飛猛進,但基本技術方面卻退步得那麼要緊?

其實此時的天佑是有苦自己知。手掌傷患未完全康復的他,每次觸球時都痛得要命,但為了不讓教練知道他負傷上陣,他是狠狠地咬著牙關忍著痛的。

而因為這傷勢的困擾,令他根本無法正常地投球和傳球,籃板球也完全抓不牢。但以他現時的跳躍力和爆發力,基本上每次搶球時他都是最快觸碰到皮球的,但因為抓不下來的關係,他只好在空中儘量把球拍向隊友所在的方向,結果做成了天佑的隊友們每人都拿到理想的籃板球數字,但他自己卻一無所獲。



在場上和天佑並肩作戰的隊友們,最先察覺出天佑的無名貢獻,所以他們也沒有抱怨他的投射或傳球差勁,最多是在進攻時完全忽略他,讓他專注著在籃下搶籃板球好了。

雖然陳教練並非校內籃球部的專職教練,只是個兼任三班籃球隊指導的班導師,但以他多年執教經驗,多多少少也看得出來,藍組在籃板球數字上的優勢,是靠著天佑同學的拼命所賺回來的。

天佑正是藍組裏的無名英雄,默默為球隊付出貢獻的類型,也正是他們一年三班籃球隊裏所缺少的類型!

這一隊的射手不缺,就是打法太溫文了一點,而且欠缺拼搏精神。即使是陸家榮也是一樣,一般的批評都說他打球雖然拼命而盡責,卻欠缺了一種像野獸般的激情。而這卻是激烈的競技運動中,常常會足以扭轉成敗的特殊因素。

但要是讓天佑同學成為先發球員的話,球隊整體的籃板數字肯定會上升,這樣會大大增加己隊的取分機會,但因此就要放棄陸家榮了。家榮成熟而全面的技術,以及他為隊友帶來的信賴感,也是現時隊內不可或缺的元素。



可是,除了拼命的搶球風格之外,天佑同學本身可說是完全缺乏進攻和防守能力的(甚至連球都抓不牢),單憑其彈跳力和籃下抗爭能力,真值得把陸家榮的位置讓給他嗎?

正當陳教練仍在思考著這個取捨問題時,一位稀客突然在體育館出現。光頭校長靜悄悄地拍了拍教練的肩膊,示意他不要作聲,然後在他耳邊輕聲地指令道:「把那個叫天佑的同學給我帶過來,我在門外等著。」

正巧距離下半場開賽尚有幾分鐘,陳教練於是對天佑同學耍了個眼色,把他帶出體育館門外,然後便親自把守著大門。

校長把天佑帶到距離陳教練數十米距離外,隨即便脫下了平時的一副冷漠嚴肅模樣,變成了個市儈商人般笑著,對天佑搓著手。

而天佑同學,竟然若無其事地摸著校長的光頭當作打招呼。



把這一切看在眼裏的陳教練,嚇了一大跳!他們到底是甚麼關係啊?

接下來,他看到校長把幾瓶小小的飲料,陳列在天佑面前讓他選擇。天佑選定了最右邊的那瓶,正想要喝下去時,校長又阻止了他,並做了個以姆指搓著食指和中指的手勢。天佑被校長的話嚇了一跳,幾經考慮後才無奈地點頭,表示願意付錢之後,校長才爽快地把那瓶飲料遞給天佑。

由於距離較遠,再加上二人的態度跟平常簡直有天淵之別,所以陳教練只把剛剛看到的一幕當成是眼花。

以他的常識,根本無法想像天佑喝下去的那瓶飲料是甚麼,再說他被二人不比尋常的關係震驚,根本無暇顧及其他方面的思考。

雖然在目睹過上半場天佑那不要命地搶球的表現後,連陳教練都已忘了天佑的手曾經受傷的事,或他已假設天佑早已完全康復了。

但當教練看見天佑喝完那瓶神秘飲料後,狠狠擊拍著自己雙手,表現得異常興奮的樣子!

待天佑飛奔回體育館去之後,陳教練叫住了正要離去的校長,詢問那瓶飲料的來歷。校長很爽快地回答道:「呵⋯⋯只是一瓶循環補充劑而已。中位的便宜貨。」

「那、那到底是⋯⋯」



「難道你認為這是禁藥嗎?在這種完全無關痛癢的閉門練習賽裏,有使用違禁藥物的價值嗎?再說在這種水平的高中生球賽,難道吃個藥就會讓人表現得脫胎換骨?我可沒聽說過有這種神藥啊⋯⋯陳教練,你有聽說過嗎?」

「沒、沒有。」

「對吧?那只是普通的運動飲料而已。」

「那、那校長先生剛才把天佑同學叫了出去⋯⋯是為了⋯⋯?」

「陳教練,校長辦理他的日常事務,似乎不在你職權的管轄範圍裏吧?」

「對不起!我太多管閒事了!」

雖然被校長的威嚴壓得連話都不敢多說,但陳教練細想之下也覺得有道理。



所謂的運動違禁藥物,是供世上最頂尖的運動員,為了挑戰紀錄而勉強催谷體能極限之用,對普通打打籃球當作消耗精力的高中生來說,實在無甚用武之地。

再說,要是世上存在哪種可以讓普通人成為運動健將的藥物,那在根本無需藥檢的高中籃球界,豈不早就秩序大亂了嗎?

當然,在現實世界中不可能存在的藥物,不代表在「別的」世界便不存在。不過,這不是陳教練想像得到的事情了。

在心裏排除了禁藥的可能性後,陳教練回到體育館去繼續觀戰。

此時,下半場已開賽了兩分鐘。

由於三班籃球隊剛好只有十個人,全都在場比賽中,場邊就只餘下在做比賽統計的經理人。經理人看到教練回來,幾乎流露出感激的眼神。他把統計數據遞給教練看,想要馬上向甚麼人分享他的驚訝。

藍組天佑選手,在下半場開賽僅兩分鐘,便已搶得七個籃板球。

一年三班的班際籃球代表隊先發選拔,下半場開賽兩分鐘。此時紅組的陸家榮正投出一球,本應是一個絕佳的射球空檔,卻被像野獸般撲來封截的天佑僅僅以手指尖擦到了球,改變了球的軌跡。不進。球擊中籃圈後彈高又再落下。球在非常高的位置,就被天佑完全地抓了下來。不單止跳至最高點的時間比任何人都快,而且跳得比任何人都要高。



最重要的是,他能夠把球牢牢地抓在手裏,跟上半場時只能勉強把皮球拍向同伴,這可是個不得了的進步!

對了!一定是天佑同學手傷剛癒,還沒有掌握好球感,所以上半場才會表現失準。在熱身過後,抓牢籃球這項基本中的基本技術要求,他還是終於表現出來了。

這是陳教練以至其他所有球員對天佑的想法。

而僅僅是這一點轉變,已足以對選手本身,以至整隊球隊甚至比賽的勝負,產生了關鍵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