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天佑來說,帶傷上陣和完全健康地比賽,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覺!

在上半場時,他的雙手痛得根本不能接觸硬物,又何況是高速飛來的球呢?所以雖然很想要拼命,但每當看到球朝著自己飛來時,卻又顧忌會弄痛手掌的患處而露出馬腳,所以天佑那苦練回來的運動能力,在上半場並沒能夠完全表現出來。

但喝下了校長以天價賣給他的循環補充劑後,雙手完全回復健康的天佑,已經毫無顧忌了。漂亮地搶下了幾個籃板球之後,自信心增強不少,追球和搶球都更拼命了。他只是在防守時把手再伸長一點點,轉身的反應再加快一點點而已,但效果已是完全不同。

純以戰術來說,藍隊於下半場的防守策略,已倒退到近似小學生程度的「猴子搶球」遊戲。四名隊員以區域聯防陣式穩守籃下,僅由像野獸般的天佑同學追著對方帶球的球員來跑,無論紅組如何快速地互相傳球,憑著天佑那驚人的運動能力,總是可以及時趕到帶球者的身前,或至少對對方作出一定程度的干擾。

其實面對天佑同學那種單純蠻搶式的防守,只要保持冷靜,做些簡單的假動作,要騙過並擺脫他也不算困難。但當他們看到天佑從不斷滿場奔走中所迸發出來的氣勢,以及他幾乎在每一次的搶籃板球時,都把己隊的主將陸家榮給完全壓制著,紅隊的氣勢和自信便大打折扣,進攻戰術也隨即失去了靈活性,令負責搶球的天佑更容易捕捉到球的去向,做出成功的干擾。



紅隊的投射命中率大幅下降,但籃板球又全部落入藍隊的天佑手中,如此紅隊的氣勢便更形低下,形成了惡性循環⋯⋯

比賽終於結束。最後的比分是三十八比二十。雖然最終仍是紅組勝出,但誰都看得出來,自下半場開始,紅隊根本無法突破藍隊的防守,僅憑險險避過天佑干擾的幾記遠投得分。要不是藍隊射術差勁的話,比賽早就出現勝負逆轉了。

⋯⋯

這次練習比賽,無助於先發球員們加強默契之餘,還徹底地打擊了他們的自信心,這是陳教練完全沒有料想到的。

針對著紅隊在下半場大失水準的表現,陳教練把每位先發球員都罵了一遍,罵著罵著便把矛頭指向全體隊員,並訓示他們在接下來班際比賽前的最後一星期,把練習量增加一倍,並會就每人練習時的表現,重新評估他們上場比賽的機會。



丟下大堆重話之後,陳教練便拂袖而去,重重地關上了體育館的大門,讓所有人留下來反省。其實他並沒有像表面般生氣,因為藉著這次機會,能夠逼迫這班懶散的少爺兵們好好練習,這對球隊是絕對有好處的。

再說他之所以突然離去,是難掩興奮的心情,只是這心情並不能夠在此刻暴露出來。陳教練剛才拿著比賽的統計數字,逐一挑剔每位選手們的不足,但唯獨卻沒有提及當中最異樣的數字。

天佑同學的籃板球數目:三十二個。

以全球最高水平的NBA球員論,最出色的籃板球員平均每場比賽搶得約十二個籃板球,偶爾會因為狀態大勇而超越二十大關,但單場超過三十個可是絕無僅有。但當然,在防守鬆懈和投射命中率較低的高中生比賽,有關NBA的統計數字只能作為參考。

雖然天佑同學在比賽的表現是有目共睹,在搶籃板球的表現是完全勝過了陸家榮,但要是讓隊員們知道了這個實際數字的話,肯定會被強烈震撼的。



但問題是,陳教練並不認為,能夠在練習比賽搶得三十多個籃板球的球員,便必然可以成為球隊的先發選手。

因為之前已經說過:能夠影響籃球比賽勝負的因素,實在是太多了。

雖然憑天佑同學的表現,已證明了他是一個很好的「進攻破壞者」,即是說他很擅於干擾並瓦解對方的攻擊,減低敵隊的得分能力,這是作為大前鋒的一項非常重要的才能。這項才能在練習賽中表現得淋漓盡致,讓紅隊在下半場幾乎無法得分,陣腳大亂。

但在即將舉行的班際籃球賽裏,他們所面對的對手,卻肯定要比現在的紅隊更強。老實說一年三班的籃球隊,幾乎是全校裏面最弱的。天佑那種死纏爛打的防守,對著更出色的球隊和球員時,能否發揮出同樣的破壞力,這可是未知之數。

再說,天佑雖然長於破壞,但同時他對己方的進攻,除了進攻籃板球外幾乎全無建設性。在剛才的練習比賽裏,天佑全場七次投射皆失,只得零分。在藍隊進攻時,天佑等同一個隱形人,完全沒有參與進戰術之中,只是全心等待著隊友投不中時掉落的籃板球。雖然籃板球大多都是由天佑搶得,但無法變成得分也是個大麻煩。藍隊因為缺少了天佑的參與,在進攻時往往變成只有四人跟對方的五個人周旋,根本難以突破對方的防守。

想到這裏,陳教練卻對天佑同學的進攻能力,抱著一絲希望。雖然在比賽開始前投了一記大暴投,而且在比賽中的七次投射,也距離目標甚遠。他不認為可以在一星期內把天佑訓練成為神射手,但對於一場籃球比賽來說,不一定要懂得投籃才可以得分啊。

只要是對籃球稍有認識的人,聽到了陳教練這個偉論,都會反射性地反駁道:甚麼?不投籃也能得分?這大叔是不是瘋了啊?

這是因為陳教練從天佑剛才的某一次投籃裏,看到了天佑作為一件另類進攻武器的希望。嚴格來說,天佑在比賽中只有六次投籃,餘下那次,是灌籃(Dunk)。只要有足夠彈跳力的話,即使從未作過投籃練習的門外漢,也能把球直接扣進籃圈裏得分,是完全無關於射球準繩度的取分技術。



但是,灌籃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到的。籃圈離地高達三米多,對選手的彈跳力和爆發力的要求很高。在高中籃球的水平,灌籃是非常罕見的。

⋯⋯

讓我們把時間稍為回溯。

話說在下半場中段,藍組後衛徐小洪作出三分投射,不中,那時候早就佔著籃下有利位置,正高度投入比賽氣氛中的天佑,看到球正彈到自己頭頂附近,便運用其壯實得可怕的雙腿作出起跳,先於陸家榮把球抓到手中。由於球的位置非常接近籃圈,天佑便自然而順勢地,企圖把在空中抓到的球直接灌進去!(即術語中的「空中接力」Alley Hoop)。

在這極短的一瞬間,天佑已經成為了場上最耀眼也是唯一的注目點。天佑當時跳躍的高度和強度,都超出了高中生應有的水平,所有在場比賽的球員,包括在場邊觀戰的經理人和教練,心裏都產生了一種平民式的景仰。

而就在天佑即將完成灌藍的一瞬,體育館外卻突然傳來一記猛烈的雷鳴,從窗戶還閃進了刺眼的銀白色電光。

而就在雷鳴發生的一瞬,天佑同時在空中凝止不動,接下來便像失去了動力般垂直掉落地面,背部狠狠著地,讓空曠的體育館產生出極大的迴響。



這記灌籃,最終竟然戲劇性地失敗了。

比賽暫時中止,所有選手都圍著倒在地上的天佑。他們看到天佑緊握著右手,好像很痛的樣子。

「天佑同學,你沒事吧?」

「我沒有眼花吧?我剛才好像看見天佑被雷劈中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