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們猜不到,第一個認同天佑的人,竟然就是當事人家榮。他的分析是對的,我們球隊需要像天佑那種充滿激情的防守球員,我們都知道,但由家榮親口說出來,這讓我們能夠冷靜下來,真正為球隊著想,而非感情用事地支持交情較好的隊友⋯⋯所以⋯⋯」

「天佑同學,讓我們在最後的一個星期裏,好好建立默契吧!」

「太好了!天佑!」林聰明和烏歸榮率先跑過來撲倒了天佑,接下來所有人都湧過來,把天佑高高拋起,歡迎這位憑默默努力取得極大成果的同伴。

「用不著把我捧得那麼高啦!教練還未正式公布名單呢!」天佑不好意思地說。

「這麼明顯的事實,還用等教練公佈嗎?」



「對啊!連小孩子也看得出來,天佑肯定會成為先發球員!」

「要是天佑沒被選上的話,教練肯定是腦殘了!」

「咳嗯,」場邊傳來一聲潛藏著憤怒的咳嗽,「你們說誰肯定腦殘啦?」

「哇!教練回來了!」球員們馬上肅靜立正,這恐怕是一年三班籃球隊成立以來最具有紀律性的表現。

「我剛才離開時,示意你們要好好反省。但才過了五分鐘,你們就開起派對來了?有甚麼開心事啊?林聰明你說,你們幹嗎要把天佑拋起來啊?他把你們五個先發球員打得落花流水,你們有被虐待狂傾向,所以覺得很爽嗎?」



「教練,我們⋯⋯」

「行了行了,你們不用說了。」陳教練嚴肅地說,「剛才我走得太急了,忘了向你們公佈下星期班際比賽的先發球員名單。其實我在比賽剛完結時,就作好決定了。不過以大家的聰明才智,相信不用我這個腦殘教練公佈,你們也猜得到的吧?」

場上一片靜默。突然某人從後推了林聰明一記,讓他從人群中給推了出來。現場氣氛直指他就是罵教練腦殘的人。他滿臉通紅地轉過身來想找出幕後黑手,但所有球員都在看天望地裝作不知情。他想要擠回人群中去,但人肉長城卻擠得密不透風,硬把林笨瓜擋在外面,讓他面對著站著看戲的陳教練。

「別再耍猴戲了!現在公佈先發名單!」

所有球員停止玩耍,靜聽結果公布。



「先發後衛:林聰明,王楠。前鋒:林福水。⋯⋯福水你最近又胖了吧?警告你要減肥!近日我有個想法,以後我會把你和烏歸榮作比較觀察,誰體重較輕,我就派誰打先發!」

「⋯⋯是,教練。」

林福水雖然身形有漸漸發胖的趨勢,但恐怕跟烏歸榮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啊。陳教練似乎是在故意拖時間,好吊著大家的胃口。教練接著又趁機指點一下福水剛才比賽時的幾次失誤,老是不公佈先發大前鋒的位置,把呆站著等待的球員們都急死了。

「好了好了⋯⋯我現在說了,先發大前鋒:天佑。」

全體球員都看著天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正當他們又想要把天佑拋起來的時候,教練放盡嗓子喊道:「先聽我說完!最後一個先發位置:中鋒,陸家榮!」

此時,全體育館都被歡呼的叫喊所淹沒!

最興奮的,竟然是被家榮取代了中鋒位置的莫大毛,他一手一個地摟著了天佑和家榮的脖子,向他們恭喜道:「天佑!家榮!要好好幹!替咱們一年三班拿下班際冠軍!」

「先聽我說完再慶祝好不好!」教練說,「家榮,你繼續擔任隊長,保持著你守著籃底一夫當關的可靠性,並且多參與球隊進攻,籃板球方面就放心交給天佑吧!」



「是!」天佑和家榮同時應道。

「莫大毛!你以後是天佑和家榮兩人的首席替補,你要有心理準備,雖然不再是先發,但出場時間應該不會大幅減少!繼續努力練習,知道嗎?」

「知道!」

「好,你們可以好好慶祝了。我要回辦公室去安排新陣容的戰術,以及為大家安排最後一週的特訓內容。今天解散吧!」

「耶!」

⋯⋯

拖著既興奮又疲憊的身體回家,天佑躺在軟綿綿沙發上,終於鬆了一口氣。一個星期就這樣過去了。本來是沒有甚麼特別的,又一個平凡的上課週,但卻因為天佑本身的轉變,而變得比以往更加精彩。



雖然在異界跑步殺怪了一整個星期,但現實世界只是經過了一個週末而已。才休息一個晚上,天佑又要在這邊正常上課,還很不幸地要面對古文默書和三次測驗。

但幸好在《凡人道》和《上人道》作精神鍛鍊的成果,讓他領悟了一種近乎用腦袋拍照般的強力記憶術。在進行測驗時,天佑心裏就好像拿著課本邊翻著查找答案般,既爽快又不會感到壓力,但代價是必需要在之前做好準備,把課本內容像拍照般記憶進腦子裏。雖然每記憶一篇文章只花五至十分鐘,而且過後絕對不會遺忘,但這短短幾分鐘裏所消耗的精力,其實跟正常地坐在書桌前唸三個小時書差不多,但效果當然是前者比較好了。

而除了記憶技能之外,天佑從帝京入學試中的最大獲益,就是他那經歷過非人苦練後,變得異常發達的大腿和肩膊了。

比以前厲害數倍的彈跳力和身體反應,做就了天佑同學一次英雄救美的機會,亦因此而結識了銘兒(以及那個常常充當電燈泡的大姊頭)。在這位溫柔的園藝社社長的鼓勵之下,天佑拼命向教練和隊友們展示脫胎換骨後的自己,最後終於憑練習比賽的表現,成功擠身三班籃球隊的先發球員。

根據天佑向銘兒作出的約定,他將會在下星期的班際比賽中大顯身手,帶領自己班的球隊過關斬將。

在年青男子的心目中,女生可是個非常重要的努力誘因。

不過,在班際籃球比賽開始之前,天佑將先要渡過另一個非常精彩,也非常漫長的週末⋯⋯祈禱他會平安歸來吧。

明天是星期六,天佑就要出發前往異界,繼續下半階段的帝京入學考試了。以他在古文默書和籃球比賽時所嘗到的甜頭,天佑現時已非常明白,帝京對他的好處。只是體驗了入學考試的一半而已,天佑的體能和精神已得到脫胎換骨的改造!



要是他真的能夠成功考進帝京,肯定會有更多更厲害的修煉方式,和各種在現實世界匪夷所思的神奇技能,任由他去挑選去學習。當他變成一個越來越強的異能者時,現實世界定會有更多精彩和滿足的事情在等待著他。

某程度上,天佑的想法是正確的。在不久的將來,天佑確實會不斷地體驗各種精彩刺激的事情。要注意「體驗」是一個中性的字眼。就是被痛苦地折磨,其實也算是一種「精彩刺激的體驗」。在生死邊緣拼命掙扎,也是一種體驗的方式,而且也相當精彩刺激。

正如本故事開篇所述,天佑並非普通的高中生,他擁有作為頂尖異能者的最了不起的潛能。命運是不會讓這種天才悠閒渡日的。作為一位註定要在歷史上留名的人物,其畢生所獲得的尊重,所贏取的成就,都是要付出相應代價的。

不過在現階段,我們暫且不要洩露太多天機。我們先把注意力放在當下。

或者,我們先把注意力回到女生們身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