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認,直到目前為止,天佑所碰見過每一位跟帝京有關的女性,都不可例外地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在《凡人道》起點為她登記的安娜,是個非常體貼的女生,天佑還清楚記得她為他抹去汗水時,從手帕傳來的陣陣幽香,當然還有她那柔軟的吻,以及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她為天佑留下的眼淚。她總共為天佑哭過兩次呢。

在《上人道》碰上的蕾安,雖然沒有甚麼心靈上的交往,但她那種外表倔強但內心脆弱的性格,卻深得天佑的好感。他還記得握著她冷冰冰的手時的觸感,真是惹人憐愛啊。

至於接下來遇上的薇拉,則是一隻性感火辣的小野貓,其引人入勝的外在美,已足以讓人忘掉她的性格如何。她是屬於一種只供觀賞的美女類型,當真正跟她相處的時候,卻未必同樣是一種幸福的體驗。

端莊的姐姐型美女詠琪,則滿足了天佑對於制服女郎的視覺需求。再說她盯著他時那種欣賞和期待的目光,對男性的自尊心也是種很大的滿足。雖然一身順直整潔的制服很好看,但也有點期待她衣衫不整,頭髮散亂的狂野一面。不知道將來有沒有這個機會呢?

以男人來說,才十六歲的天佑,還只是在情竇初開的階段,女性經驗是幻想多於實際的。但他畢竟擁有「帝京首席工蜂」的優良血統,在帝京入學考試的短短一個星期裏,在他血統內擅於跟女性糾纏不清的遺傳因子,已漸漸從沉睡中清醒過來。觀乎天佑過去的表現,似乎他是那種本能地懂得討女性歡心的類型。



才剛剛開始領會跟女性相處之道的天佑,也很期待在接下來的入學試裏,「某方面」的精彩冒險。

種種誘因,萬分吸引。是以天佑同學回到家裏飽餐一頓後,便急不及待地上床睡覺,希望明天快點到來。

此時的天佑,已完全忘記了上半階段的入學試時所受過的艱苦:一整個星期不眠不休地趕路,既要應付巨型幻獸的襲擊,又要提防變態考官的算計⋯⋯

善忘是一件好事。就讓天佑放心地睡一覺吧。之後恐怕他會有頗長一段時間,也難以安枕的了。

和平寧靜的一個晚上,很快過去了。



貴為草根學園的校長,真實身份為帝京選秀代理人的異界精靈彼拉,內裏卻有著類似於帝國時期深宮宦官的典型性格:據說被去勢的宦官們,大都把他們原本對美女的追求,全都轉移到追求金錢上去了。

為了好好地照顧他一手提拔的天佑同學,彼拉幾乎把一整個星期的休整時間,都用來充實它那個神奇大背包的內容。只要想到把背包裏面各種以超高價搞來的物品,趁著天佑危急或有極度需要時,以成本價百倍千倍地賣給他,從中所賺得的利潤,他就興奮得三天三夜睡不著覺。

自從二十年前的金之後,他就沒有遇上過像天佑那般完美的搖錢樹了。

在彼拉代理人眼中,這只是一種抽取代理人佣金的方式,所以他是完全不會受到良心責備的。再說天佑老爸當年還欠他一筆大錢沒還,現在不乘機向他兒子討回來,又更待何時呢?

「嗯⋯⋯還可以再多塞一點,就把老子珍藏的充氣御姊娃娃都帶去吧。說不定天佑會喜好此道呢⋯⋯呵⋯⋯」



總算把背包塞滿得不能再塞,彼拉正用盡吃奶力地把它背起來時,天佑便已像個炮彈般從校長室的窗戶飛進來了。

「噯!天佑同學。」校長邊揮手撥開天佑揚起的沙塵說,「還未到預定時間呢,也不用那麼急忙地趕過來吧。」

「嘻嘻,剛巧老爸在家,我要他把我扔過來的。」天佑說,「老實說,我有點被扔上癮了。」

「呵⋯⋯上癮嗎?」彼拉頓時兩眼放光,「歡迎光臨包羅萬有的彼拉小店!我誠意向天佑同學推介這個「手提人肉炮彈彈道系統」!只要擁有一個,便可隨時享受像炮彈般被發射出去的快感。優惠期內只售三十八萬⋯⋯」

「⋯⋯我剛才說上癮是開玩笑的啦。是我老爸急性子,怕我又只顧著打遊戲而不去考試,便有理沒理地把我扔過來了。」

「喔⋯⋯那麼,要不要我彼拉向你介紹這個「衛星定位老爸殲滅儀」?還附有最新的抵擋天劫系統,殺了老爸也不怕被雷劈喔。」

「⋯⋯你這樣也配當校長嗎?」

「呵⋯⋯口味太重了接受不了嗎?那試試這個「看透萌系衣服眼鏡」,保證只會對萌系服飾有透視功能,絕不會讓客人看到不想看的東西。這寶物完全免費,就是收看時才會徵收五千塊錢一個小時。」



「⋯⋯」

彼拉足足強逼推銷了半個小時,天佑勉力防守,總算力保不失,一塊錢都沒有花過!見報到時間已經到了,彼拉才滿面掃興地帶天佑起程去了。

從那秘密衣櫃裏鑽出來,看了到正在等待著的泰萊莎姨姨時,天佑才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回顧一遍在帝京所認識的美女時,還算漏了這個最會誘惑男人,最吊人胃口的超級大美女呢。

這次泰萊莎沒有穿著行政套裝,改而穿上一襲勁爆的紅色皮套裝,上衣只別上肚臍附近的一顆鈕扣,胸前敞開成一個大大的V字,多達三份之二的胸部高聳而出。下裳是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鮮紅皮短裙,配上同色的高跟鞋,以及黑色魚網紋絲襪,熱辣香豔,目不暇給。

「泰萊莎姨、不,泰萊莎⋯⋯你今天⋯⋯」

「哦,我今天下午開始年休,待會會和摩托車會的朋友們去飆車。」她說,「這件衣服你覺得怎麼樣?跟我合襯嗎?」

「嗯,你穿得很好看。⋯⋯很有一種⋯⋯震撼的力度。」努力地裝著正人君子的天佑說道。



「本來我不是很喜歡的,總覺得太暴露了,但車會方面的人說這是官方制服,一定要穿著出席活動,所以⋯⋯我想先聽聽天佑同學的意見,要是你也覺得不好的話,我就乾脆把衣服換下來算了。」

「嗯⋯⋯這個嘛⋯⋯」

「我穿成這樣子出去⋯⋯你會有一點點吃醋嗎?嗯?」

天佑看著泰萊莎姨姨的表情,她輕輕地皺著眉,似乎心事重重的樣子。他突然靈犀一閃,似乎已曉得了這個女人的心思。

他這麼說道:「性感就是泰萊莎的形象,所以我認為這個程度沒甚麼,這衣服正好能突出你身材的優點。可是喔⋯⋯只要是關心泰萊莎的男人,都不會喜歡看到她在其他人面前走光的樣子,這是絕對不容許的!要是老爸看到那些男人色迷迷地盯著你時,相信他一定會大發雷霆的!我保證!」

泰萊莎聽見後,立時鬆了一口氣,接下來便報以燦爛而感激的一笑。她似乎很在意天佑這番評語。「我明白了。謝謝你,天佑。」

「不用客氣。我這一番可是真心話噢。」

「我知道,嘻嘻。那麼,我可以請你替我挑選合適的衣服嗎?」還未來得及反應,天佑已被泰萊莎的指尖勾著下巴,給帶著走了。「到我的房間裏來。」



天佑同學是沒法抗拒這個邀請的。

泰萊莎突然記起甚麼,又轉過頭來說道:「啊⋯⋯這不是草根學園的校長,天佑同學的代理人彼拉嗎?對不起剛剛一直忽略了你的存在呢。」

「不、不要緊,能夠得到帝京學園研究部首席⋯⋯」

「別說客套話了,你呢?你覺得我這身服飾怎麼樣?」

「我!我沒有偷看!我甚麼都沒有看到!在我心中,泰萊莎研究員永遠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天佑眼裏看來,披拉好像很害怕泰萊莎似的。而泰萊莎在彼拉面前,也好像特別高傲的樣子。還是她對任何男人都如此驕傲,唯獨對他便⋯⋯

泰萊莎姨姨無意跟披拉寒暄下去,轉身勾引著天佑走了,「把你的天佑同學借給我一會兒喔!我要給他一次難忘的H體驗。」

「是,是的。我會耐心等待的!⋯⋯甚麼?」彼拉嚇得叫了出來,「H體驗?甚麼H體驗!為甚麼要給天佑!泰萊莎!!」



在彼拉痛苦的慘叫聲中,泰萊莎把天佑帶到她私人的休息室,關上了門。房內變得一片寂靜。

「HHHHH⋯⋯H體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