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被泰萊莎帶到一張躺椅前面,讓他非常舒服地躺了下來,並為他按摩著肩膀和手臂,確保他完全放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他又怎麼可能放鬆呢?

泰萊莎在天佑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把身體緊密地貼著他的臂胳。陣陣幽香傳進天佑的鼻子裏,再加上那讓人麻癢發熱的柔軟感,天佑的鼻腔頓時覺得好熱,熱得連血管都快要爆掉了。

「我的天佑啊,」泰萊莎在他耳邊呵著氣說,「待會你的身體可能會有點怪怪的,但不要害怕喔,乖乖躺著就好了,知道嗎?」

「知、知道了。」天佑吞了吞口水,閉上了眼睛。



然後,泰萊莎姨姨誘惑地伸出了她的吞頭,仔細地輕輕舔著天佑的耳朵周圍。把耳朵舔得既濕濕的又紅通通的之後,那舌頭便索性伸了進去⋯⋯

從未試過被女人如此挑逗玩弄過耳朵的天佑,其心跳聲強烈到在密閉的房間中發出迴聲,全身酥軟麻癢,還禁不住扭動起身體來。在泰萊莎的舌頭伸進耳朵的瞬間,天佑全身感到觸電一般,神經的訊息傳遞太強烈了,就像有條頑皮的小蛇順著全身經絡在輕輕噬咬,那略帶刺痛的麻痺感,真讓他說不出來是美妙還是痛苦,就像置身於天堂和地獄的交會地帶般。

要是天佑當時正張開眼睛的話,或許會被自己的身體反應嚇了一跳。在泰萊莎的挑逗之下,天佑的耳朵正不斷流出某種銀色的奇怪液體!

「那個該死的校長,竟然使用了五級的黑暗化學藥劑「希斯之淚」,還真是下了血本啊。」要從人體內將特定某種化合物給清除出來,而且絕不容許任何殘餘物,這即使對高段位異能者來說,也是一項非常困難的任務。但「希斯之淚」本身並沒有解藥,所以「萃取」是唯一的方法,解除毒物加諸在天佑身上的影響。

雖然彼拉私下使用的「希斯之淚」,讓如今為他擦屁股的泰萊莎叫苦不已,但為了大局著想,她也只好默默地幹了這件麻煩事。因為屬於五級暗黑化學藥品的「希斯之淚」,正好屬於帝京入學試下半部份的禁藥檢測範圍,要是被官方查出來的話,要解釋幹嘛一個准考生體內會有即使在異界也異常罕見的奇毒,將會是非常麻煩的。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天佑的父親,在帝京曾經叱吒風雲的「金」。他的計劃是,儘量增加天佑通過測試的難度,好讓兒子以比同輩更快的速度成長。

他拜託泰萊莎竄改了考生資料庫的檔案,隱瞞了天佑作為「零偏差值潛力者」的身份,把他偽裝成一個才能中上的普通考生,以免讓他太早受人注目。

金的另一個安排,則是代理人彼拉的「沿途照顧」。他那有「彼拉雜貨店」稱譽的超巨型背包,內藏無數難以想像的奇效藥品和道具,不論合法還是違規,只要能賣出好價錢的,他都會賣。他理解了金的委託之後,便出動了他的鎮店之寶「希斯之淚」讓天佑喝下,讓他在測試限時裏盡可能地重練。只要練習量比其他人多,自然便進步得比任何人都快,這是彼拉的想法。

當然,這是金、泰萊莎和彼拉三人秘密進行的勾當,受益(害?)人天佑是毫不知情的。

「呼⋯⋯總算完成了。」



把天佑體內的「希斯之淚」全部吸出之後,泰萊莎低下頭來,把毒藥吐在一個特製的瓶子裏,然後藏了起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從認真嚴肅的樣子,換成欲求不滿的表情,在天佑臉上輕輕吻了一記,示意服務已經結束了。

一直被蒙在股裏的天佑,還以為這是泰萊莎姨姨為了鼓勵他而提供的特別服務呢。他依依不捨地睜開了眼睛,無盡回味地嘆了一口氣:「呼⋯⋯真是有夠H的呢。」

「你是說剛才那個嗎?嘻嘻⋯⋯那還只是小小的熱身而已。」

「熱、熱身?」天佑吞了吞口水,滿臉通紅地問:「還、還有嗎?」

「當然了。你等一下啊。」泰萊莎坐起身來,慢慢地走到餐桌前,拿起了開瓶器,打開了一枝早預備好在那兒的一瓶葡萄酒。

她斟滿了一個高腳的玻璃杯,在杯緣吻上了一個唇印,然後遞給了天佑。

「泰萊莎,你⋯⋯不喝嗎?」

她咬著嘴唇,慢慢地搖了搖頭。「這是專門為天佑而準備的。」



天佑喝了小小的一口,一股暖流隨即落到他的腹部,叫他感到十分舒服。他還是高中生,平時喝酒的機會不多,他看到杯中還有很多,也有點擔心自己能否喝完了。

「怎麼啦?小男生。你不喝了嗎?」泰萊莎輕搔著天佑的耳背說,「這是專為男子漢而設的飲料喔。」

「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酒精催情?」天佑鼓起勇氣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嘻嘻嘻嘻⋯⋯天佑好棒哦。」

喝完之後,天佑放下了杯子,靜待了一會兒後,覺得身體的反應有點奇怪。除了腹部暖暖的之外,連一點頭暈或臉紅的感覺都沒有。

「難道我的酒量有那麼好嗎?」

「嘻嘻⋯⋯我可沒有說過這是酒哦。」



「那⋯⋯你給我喝了甚麼?」

「我不是說過了嗎?「H體驗」嘛。」她讓天佑看看瓶子上的標籤,確實印著一個大大的H字樣,旁邊還有個字型略小的U字。「因為知道天佑喜歡重口味的,所以特意為你開了一瓶UH。」

「這、這⋯⋯難道泰萊莎你⋯⋯特意請我到你的房間裏來,就為了請我喝一杯葡萄汁?」

「當然不是。」泰萊莎嬌嗔道,「人家剛才不是已經給了你一些特別服務了嗎?」

「呃⋯⋯」想起剛才耳朵被挑逗的體驗,天佑頓時臉紅了。

「那是獎勵你上星期所作出的努力。」她說,「要是你能夠成功考進帝京的話,人家便會⋯⋯人家便會給你更多的服務啦。」

「原來這葡萄汁,是泰萊莎用來吊我胃口的策略啦。」天佑明白了之後,便點頭對泰萊莎道:「我會努力的。」

「嗯,我很期待。」她說,「時候也不早了,我也該換衣服啦⋯⋯你想要留在這裏看嗎?」



「對、對不起!我馬上迴避!」

「你們也是時候去報到了吧?拜託你去通知彼拉代理人,叫他過來這邊好嗎?」說吧泰萊莎便旁若無人地解開短裙的鈕扣,嚇得天佑趕快迴避。

彼拉看到天佑回來之後,便馬上追問泰萊莎所說的「H體驗」,到底是甚麼回事。天佑看到他那麼著急的樣子,故意很逗地回應道:「就是把某個既柔軟又濕暖的器官,放進某個既柔軟又濕暖的洞穴裏啊。」

某程度上,天佑說的是實情。

「你!你這混蛋小子!竟然放進了泰萊莎那神聖不可侵犯的⋯⋯」

「不是這樣。是泰萊莎把她的器官放進了我的洞穴裏啊。」

「???」



「還是不要再解釋下去了,我們要去報到啦。」

「喂!你別跑!先給我說清楚!」

泰萊莎已經換好衣服了。還是那套鮮紅色的勁爆皮衣短裙,但短裙裏卻多穿了一條黑色的安全褲。始終騎摩托車還是穿褲子比較方便。

「天佑同學,彼拉代理人,我們要出發了。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傳送艙。」泰萊莎轉過頭來說,「嗯?彼拉代理人,你有甚麼想問嗎?」

「呃、呃⋯⋯那個⋯⋯」在面對泰萊莎的時候,彼拉的氣焰萎縮得如此之快,嚇了天佑一跳。

「沒有甚麼問題了吧?那我們出發了。時候不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