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把天佑和彼拉兩個大男人,都塞進了傳送艙裏。設定了傳送目標後,泰萊莎隔著玻璃罩,對天佑解說著剛才那個「H體驗」的真正秘密。

「天佑准考生,剛才哄你喝下去的,可是你老爸動用了他的影響力,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帝京學園黑暗化學系秘密研發的七級秘藥「重口味H體驗飲料」!這可是比甚麼「希斯之淚」更加變態無情的東西,目前仍屬帝京官方的高度機密,天佑同學有機會率先嘗試,真是幸運啊。」她說,「你不定不會想到,「H體驗」的H,原來是指「難易度:Hard」。喝下了飲料之後,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裏,天佑同學所遇上的每一次考驗,都會比其他人遇到的困難十倍。因為他喝下的是重口味的「Ultra Hard」啊。真希望這番話可以給你聽見,讓你可以有點心理準備,可惜這玻璃罩是完全密封的,而且你老爸也交待說要對你保守秘密。所以⋯⋯對不起啦。」

泰萊莎看著仍然一無所知的天佑,心生憐愛地哄上前來,在玻璃罩上印上了一個吻。「作為金的兒子,必需要經歷比其他人更嚴格的鍛鍊,天佑同學還真是辛苦啊。」

白光閃爍。天佑同學已透過「物質分解再重組裝置」,給傳送到異界去了。

⋯⋯



到達異世界後,天佑從傳送器中醒來,看到的仍是那片無邊無際的純白色地平面。

他的「腕錶」已接收到指示:「請各位符合資格的考生,到第三測試的草原盤地集合。交通工具已經預備好,將會把各位送往第四次測試的場所。時限為一小時。」

天佑有點不耐煩地伸了伸懶腰,站起身來慢慢地拉筋做熱身運動。

「真麻煩啊⋯⋯幹嘛不把我們直接送到場地?又要再測試一遍嗎?」

「天佑同學,你就當作把上星期學到的東西,再重溫一遍吧。」彼拉安慰他說。



「好吧好吧。」天佑於是閉上眼睛,集中心念,很快就感應到目的地的方向。他於是便輕鬆地緩跑起來。

說是輕鬆,其實他的速度,甚至已超越地球上大部份的交通工具,因為在這片純白色的平地,是用內心的意念來驅動身體行動的。經歷過上星期的嚴格訓練,天佑對於運用意志力的方法已十分純熟,成了習慣和本能,所以只要稍為集中心念,便能讓自己疾步如飛,但在自己眼裏看來,這個程度頂多算是緩跑。

身子還未跑暖,天佑已經進入了「凡人道」。一路上彼拉硬是要向他推銷各種古怪的產品,天佑經不起彼拉的廝磨,終於首肯以記帳的方式買了幾件,自己拿到手上都不知是甚麼,又是怎麼用的東西。

「嘻嘻嘻⋯⋯天佑同學果然對我的新貨品「萌系透視眼鏡」感興趣,昨天狠下心來向魔界小販高價入貨,果然是對的。」

「⋯⋯」天佑滿臉通紅,但沒有回嘴。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這是男人之間的秘密吧。我彼拉是不會告訴別人的,嘻嘻⋯⋯」

天佑第n次心裏納悶,這個人竟然是一介校長啊。

也沒甚麼注意,他已經通過了一個星期前讓他吃盡了苦頭的超長距離跑步。

在「上人道」的起點前,他隨手拿了一把配給的破劍,試著揮了幾揮,感覺也還不錯,至少比他之前要拿草當劍,待遇要好多了。

他稍為把本命元氣催動到破劍,劍尖頓時便祭出了近半丈的紫色劍氣,似乎又比上一次被老爸試探時要進步了一點。

他馬上踏進了「上人道」。

雖然雙腿被系統強制定在地上,但天佑絲毫不覺得窒礙。那些不要命地衝過來的低級比比耶,在他看來速度實在太慢了。他隨意揮動破劍,憑牽動的氣旋便把脆弱的比比耶劈個粉碎。才不到三分鐘,「上人道」就過關了。

天佑到達的時候,草原盤地上還只有他一個人在。他看看腕錶,還不到十五分鐘。甚至連帝京官方的工作人員也還未到場點名⋯⋯



「那⋯⋯現在怎辦好?」

「不如先睡一覺吧,呵欠⋯⋯」

於是天佑和彼拉躲在上次黎強他們秘密修煉的巨石陣中,睡起覺來了(還只是早上啊⋯⋯)。

⋯⋯

也不知睡了多久,天佑突然被一記強大的地面震蕩驚醒。他馬上拿起武器,全力祭出劍氣,衝出巨石陣時,才發現草原盤地上已擠滿了參加考試的考生。

巧合地,當時注小龍等天佑的夥伴們,正待在巨石陣外聊天打發時間,他們看到天佑哥殺氣騰騰地突然衝出,都被嚇了一大跳。

「哇哇哇⋯⋯天佑哥饒命!我是小龍啊!」



「咦?是你們啊?」

「天佑哥終於都出現了!我們都在想,怎麼大家都到齊了,天佑哥還沒有來,是不是出了意外呢?原來是躲在一旁嚇我們啊?」

「你少胡說!天佑哥怎會如此胡鬧?定是把握機會悄悄觀察主要的勁敵吧!」

天佑也沒在意他們的閒聊。他檢視了一遍兄弟們,發現幾乎一個也沒有減少。團隊主力份子汪小龍,汪小虎,釋黑龍也在。即是說,他們千辛萬苦通過了第三次測試之後,自信心因此增強,再沒打算退卻了。

「咦?小凡也還在啊?」

「就是啊。」小凡的引路者,異界烏龜耶梅說道,「明知道以自己的能力,繼續測試就等於繼續受折磨,但他硬是不聽,有甚麼辦法?」

「我、我只是聽從天佑哥所說的話:「決不甘心當別人的小弟」,要是不想當小弟下去的話,就只有繼續接受測試,變得更強!天佑哥我說得對嗎?」

「對啊!再說小凡在第三測試中,實力的確是有進步了。」天佑說,「不過切記要量力而為,知道嗎?」



「知道!」

「天佑同學,終於找到你了!」

天上突然嬝嬝飄落一個婀娜苗條的身影,穿著一身漆黑帥氣的制服,來者正是詠琪。

「詠琪姊你好。大家不要像看見蜜糖般哄上來!會嚇怕人家的!」

「嘻嘻,不要緊。被你的兄弟們包圍著,其他人看不到我,也算是給了我一點空間了。」詠琪說,「第二輪測試快要開始了,緊張嗎?」

「緊張也不會啦。」他說,「不過有點好奇,可以透露一下測試的內容嗎?」

「不好意思,這是高度機密。」她抱歉地說,「不要花時間猜測了,多想無益,還是調整好心理,好預備隨時面對挑戰吧。」



詠琪說著,以纖纖玉指指向盤地東邊,那裏不知何時已停泊著一個巨大的機械物體,「母船在十分鐘後便會發出登船指示,想要佔個好位置的話,便要先走一步了。不然艙門前很快就會大排長龍的。」

「謝謝你,詠琪姊。」

「真是的,我甚麼時候當了你的姊姊啦,天佑考生?」詠琪沒好氣地說道,「算了吧。嗯⋯⋯我也要去出席測試前的監察會議了。希望在測試之後,可以再見到你們啦。」

「嗯,一定會的。」天佑說,而在他身後的眾多弟兄們,也自信地和應著。

看到這班天真的考生們,對自己的前途如此樂觀,詠琪心裏一陣不忍。

「天佑⋯⋯還有大家,這是我最後的忠告,不要把測試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千萬別意氣用事,別太看重成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