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在境界中的各處,大約十名跟刑天和天佑同樣程度的存在,幾乎同時燃起自己的本命小宇宙。這十個高手在草原盤地裏各自隱藏著實力,如今在精神境界上全部互相知悉了對方的存在!

高手之間,互相打了個招呼。

其中有五人馬上收歛起元氣,消聲匿跡,彷彿裝作從來沒有燃燒過一般。

雖然策略上保持低調沒有錯,但在這高手見面的時刻依然如此,就有點失了禮貌,似乎在心態上仍是小輩,沒有身為強者的意識。除了非常陰險,城府極深之人是例外的。

在漆黑境界中,有一位考生的本命元氣似乎與別不同,呈冰冷的湛藍之色,極其高傲,但卻隱隱飄來一種似有若無的淡淡香氣,清新脫俗,不食人間煙火⋯⋯



這該是一個極之漂亮的女生。

在精神境界中,女生沒有露臉。她只淡淡地報上了一句:「一劍堂的藍雪琪」,便出塵而去,離開了孤高境界。

餘下幾人都對藍雪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剩下來的人中,除了引發這高手集合場面的刑天和天佑之外,最大方地表現自己身份和實力的,就算是那個已為大家熟悉的黎強了。他身上仍然穿著金色戰衣,可見在草原測試中,他依然是第一名通過的考生。

黎強一直緊盯著天佑,似乎對他非常重視,甚至連一眼也沒看過旁邊的刑天。刑天這個血氣方剛的傻瓜當然非常不爽,想要指著黎強臭罵卻又發現很難把髒話換轉成精神境界的共通語言,於是就只能夠鬱悶在心裏。



黎強跟天佑的視線對上良久,最後黎強終於轉過頭來,把注意力對上了仍然逗留在境界中的最後一個人。

那個人身材高佻,兩眼讓鷹般銳利而閃亮。樣貌非常不起眼,存在感極弱,但被他盯上時,卻會在心裏不由自主地生出性命受威脅的危險感。因為這個人似乎並沒有特別在意黎強,他只把森冷的目光把三人逐一看了個遍,讓他們都感受到他眼神的銳利。

「這傢伙是一個狙擊手。」刑天,天佑和黎強,三人幾乎同時在心裏想到,在精神境界中突然這三人有了一絲共鳴,似乎已隱然形成三人共同提防此狙擊者之勢。

「追。」只說了這麼一個字,那人就離開了境界。

⋯⋯



從境界中回來之後,刑天和天佑早就忘了兩人正在較勁。顯然他們都對剛才那個狙擊手感到非常不爽。

「追?那傢伙想要追誰啊?」刑天不滿地說,「憑他那個德行也想要追女孩子?藍雪琪女神哪會喜歡這種陰沉的傢伙?」

「我認為他是在報上名字吧?叫「追」嗎⋯⋯很奇怪的名字。」天佑道。

「耍甚麼帥啊這個傢伙!下次給我再看見他,我要追著他來打!追到他褲子都掉下來為止!」

「哈哈哈⋯⋯也把我的份也打了吧!」

「咦?天佑同學你也覺得那傢伙很討厭吧?」

「當然了!」

男人的想法都是一樣啊。這兩個腦筋比較簡單的傢伙,最終以令人莫名其妙的方式,化敵為友了。



「嘟!」這時,集合訊息响起。

幾千名考生陸續地進入了母船。

船體比想像中要寬大得多,單單是用作集會的宴會廳,就足夠容納所有考生有餘。

畢竟是首次進入感覺有點官方式的地方,不少考生都顯得有些拘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樣子。

天佑他們也只是乖乖地站在原地等待,四周人頭湧湧的,都是些陌生的樣子,也沒有看到黎強等幾人在附近。

「他們會不會也躲在一旁暗中練功呢?」自從跟他們在精神境界對碰過之後,有了競爭意識的天佑也積極起來了,不再像剛才集合時那般跑了去睡閒覺。

他於是暗暗運轉起本命元氣,頓時他身周煥發出一種積極開朗的氛圍,潛力較高的小龍黑龍等人被天佑感染,也就同樣地暗暗運起功來。



只是硬要黏著天佑他們一夥的刑天,倒是一點拘束的感覺都沒有,即使宴會廳裏其實甚麼都沒有,也要對著牆壁東摸摸西摸摸的。

「嘿,這母船到底是甚麼材料做的啊?敲起來不像是普通的玻璃纖維,難道是異界特有的超堅硬物質嗎?要不要偷點回去用來鍊製本大爺將來的武器呢?哎,真被我拆下來了,母船不會就此穿了個洞吧?喔,裏面的機器構造很特殊喔,這是甚麼增幅器?要不要偷一個回去研究一下⋯⋯」

天佑等人均無言,心想這位刑天大哥的好奇心,會不會太強了一點啊?而且你在大庭廣眾當個大鄉里還好,不要明偷暗搶人家母船的材料好不好?還要不要臉啦?大家都裝作不認識這個傢伙,心裏希望快點有工作人員出面阻止,免得他再搞下去,船都飛不起來了。

等了好一會,似乎所有考生都已進入了宴會廳後,大門慢慢被關上了。頓時宴會廳中變得完全肅靜。

這時候,宴會廳的司儀台上,出現了一位穿著華麗洋服的中年人。

「各位好,我是這艘母船的船長。歡迎各位考生光臨本艦,由於官方還需要進行一些確認程序,請大家在這裏稍待一下,如有招持不周請見諒。」他彬彬有禮地道,「各位都是年輕人不用客氣,站得累的話便請隨便在坐下吧,待會母船起動的時候或許會有點晃動,大家務必要小心點不要受傷。」

「嘖,就是晃一點而已有甚麼好怕的。」刑天似乎對這警告有點不屑,「我們可都是連過了三關的天才考生,難道坐飛機時還會暈機嘔吐不成?」

他轉過頭來一看,天佑等人卻已全部坐在地上。



「喂,你們這些軟腳蝦!不會真的害怕自己會站不穩吧?」

「你不覺得有點可疑嗎?」天佑說,「這種看起來像未來太空船似的東西,起航時還會晃動啊?」

彼拉懶懶地說道,「這艘母船可是最新研發的型號,不要說晃動,就是到目的地了你也可能完全感覺不到啦。再說我在異界那麼久,就沒聽說過現在還有這種科技低劣的母船存在。帝京怎可能會用這些老古董?這裏可是異能世界,不要將現實世界的常識帶進來吧。」

「那⋯⋯既然說理論上這母船是不會晃動的,但那個司儀還是那麼警告了,那即是⋯⋯」刑天好像想到有點昏倒的樣子。

「而且天佑哥還發現到,那些工作人員雖然看起來還是從容地站著的,但其實他們各自都悄悄地把手收到背後,抓著欄杆扶手之類的東西呢。」釋黑龍道。

「那就是說⋯⋯」刑天依然莫名奇妙。

「那就是說,這艘船很有可能會晃動得非常厲害,而且是故意的。」天佑結論道。



「為甚麼要這樣?」刑天仍在追問,此時所有考生的腕表都響起了訊號。

系統訊息:第四次測試即將開始。

測試內容:安全抵達第五測試之試場。

「天佑哥果然猜對了。」大夥兒均對天佑的預測正確佩服不已。眾人均馬上盤膝而坐,運轉起本命元氣,全神貫注地戒備著。

「到底你猜對了甚麼啊?告訴我吧!」刑天仍然毫無危機意識地站著。

天佑和彼拉相視而笑,然後天佑做出高深莫測的表情對刑天道:「你只要跟著我們好好坐著,全力運轉本命元氣,那第四次測試就會安全過關了。」

「你不要故弄玄虛好不好?」刑天四顧張望了一下,宴會廳吵吵鬧鬧的一片,大家都在熱烈討論著到底第四次測試的內容是甚麼,似乎都是心情興奮佔主導。甚至有考生據稱已掌握了秘密情報,指第四次測試的內容十分簡單,就是要大家在這宴會廳中互相廝殺,以存活者或殺敗最多考生者勝。

但即使如此,除了少部份緊張兮兮的考生,已悄悄倚在牆邊戒備,甚至手裏已拿著從「上人道」得到的破劍外,基本上大夥兒仍沒有任何「測試會突然開始」的危機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