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測試的成績登錄,已差不多完成。

小龍,小虎,黑龍等的排名都比想像中要好,連蔣小凡的名次也排在一千名以內,這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因為在盤地測試裏,他們明顯是最後合格的考生嘛。

但如果以測試時所斬的幻獸數量,以及整體對同伴的貢獻而言,這排名倒是合情合理。

在這數萬呎高空的強風和劇震環境下,黑龍等人要平穩地行走在這平台之上也沒甚麼難度,實力較次的小凡像烏龜般爬著,也能夠勉強爬得過去。

只是有好幾位實力再差一些的夥伴,便無法在三分鐘內穿過人群來到櫃檯前登錄,被逼放棄了測試資格。他們將會被送到別的休息室去安排返航,總算比直接從數萬呎高空掉落要好得多。



第四測試內容雖然簡單,但卻是很有效地過濾了實力不夠,而又僥倖通過了第三測試的弱者。

最終仍有繼續測試資格的,還有二千多人。

「謝謝大家願意耐心等待,第三測試的登錄程序已全部完成。大家應該已習慣了第四測試的環境了吧?」艦長欣慰地看了看大家,然後微笑道,「那麼,第四測試要真正地開始了。」

眾人又是一陣訝異!他們還以為第四測試已經完結了呢,怎麼才開始啊?

「大家不用緊張,其實說是測試,也只不過是校方想借這次機會,安排了一次輕鬆的派對,以慰勞各位考生付出的努力,想讓大家在第五測試前,休整一下而已。」



休整?這算是休整?眾人內心強烈吐糟!

經過近二十分鐘暴露在高空之上,場地已漸漸冰冷得結了一層冰,眾人的頭髮和眉毛上已沾上了雪花,只是憑著強烈地運轉著本命小宇宙,讓身體保持溫暖。但要在零下二十幾度攝氏的低溫下,讓身體保持正常溫度,所消耗的意志和體力,均是正常的數倍。

有好些本命元氣薄弱些的考生們已被寒氣入侵,嘴唇紫黑,耳殼結冰,而且鼻孔耳膜等都已被凍裂而流出血水⋯⋯

「天氣確實是有點冷,所以我們為大家預備了豐盛的美食大會,讓大家可以隨心意去吃喜歡的食物。」艦長向大家鞠了個躬,然後拍了拍手掌。

舞台下面剛才用作登錄成績的櫃檯,全部向下縮進了地面,取而代之的是一扇扇類似升降機的門。



閘門打開之後,大量工作人員推著放滿了熱騰騰的食物車,帶著接待式的微笑向大家打著招呼,然後分散在平台各處。

除了食物車外,也有工作人員在場地裏架起了臨時的食物攤子,開始烤肉燒餅,還在起勁地叫嚷,招呼大家來吃,感覺就好像是學園祭時的那種氣氛。

其實這個場面,在考生們看來是十分詭異的。要知道他們身處的是毫無遮掩,暴露在強風和嚴寒中的母船平台,而那些工作人員們,竟然還能從容地推著食物車叫賣,還在撥著手搖扇烤肉,而那些食物竟也還能保持熱騰騰,香味甚至能逆風飄到所有考生的鼻子裏⋯⋯

這一切都不是尋常事物也,這根本是屬於異能者的超常理美食嘉年華。

在這時候,眾人的腕表同時出現系統訊息。

系統訊息:測試時限,六小時。

最低熱量攝取單位:3000。

「甚麼嘛,第四測試竟然是要我們鬥吃得多嗎?」天佑好像有點不可置信,他看看身旁的夥伴們,全部表情都既無奈,又覺得有點搞笑。



這測試倒是甚得刑天的歡心,他摸摸肚子說:「太好了,剛才做了劇烈運動,肚子現在空空的,也正好大吃一頓取暖也。」

說罷他就興高采烈地跑到場中搶吃了。

此時,場上的考生們也紛紛開始行動,因為他們的精神力和體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也是時候吃點食物補充。要是再不進食的話,恐怕不能再捱上多久,畢竟全力運轉著本命元氣,而且還要讓元氣流轉全身讓身體補暖,是很消耗能量的一件事。

「好了好了,大家分散行動吧。」天佑拍拍掌道。畢竟他也看出來大家也肚餓了,小凡等較弱的同伴甚至已出現嘴唇發紫的徵狀,不能再等下去了。

待大家都散去後,天佑也和彼拉去逛逛那些美食攤位。

「不要少看這次測試,過程肯定不會那麼簡單的。」彼拉衷告道,天佑點了點頭。

嗅到了烤雞的香味,天佑便馬上走過去。他怎麼看到地上都是凍壞了的烤雞串,而攤檔本身卻無人問津呢?



「過來看過來吃噢,又香又辣的烤雞串,在寒冷的天氣下吃最好喔,這可是有三百單位熱量的好東西喔。」

「你好,請給我六串。要多少錢?」

「只剩下最後一串,不好意思,」面貌俊美的年輕男店員道,「這是不用錢的,這位同學,不過你有美食紀錄卡嗎?」

「哎,我還沒有。」

「那不要緊,我發一張給你吧。」他從櫃檯下拿起一張長長的類似衛生紙似的東西,「接好了。」

說罷他一揮手腕把那紙張朝天佑飛去,嚇了一跳的他連忙運用腿力矮身閃過,並在紙張飛到面前時用兩隻手指拈著。

那紙張卻一觸即碎。

「很好的反應。」店員朝他鞠躬說,「不好意思,剛才忘了向你說明,這張紀錄卡只有尾巴那個位置能夠抓著,那是指紋感應,會將卡上紀錄的成績傳送到你的腕錶上。」



「先別聽他說話,把本命元氣集中於雙眼和右手!」彼拉悄聲對天佑說。說時遲那時快,那店員又擲出另一張紀錄卡。

在高度集中的異能視力下,那以高速飛來的紀錄卡看去就像極緩慢地飄著的巨大葉片,他巧妙地從旁躲過,然後輕輕的以指尖拈著那似乎是以複雜電路軟板構成的尾巴。

他一碰到感應器,紙張就軟垂在他的手中。他看到紀錄卡上已顯示了他的名字,腕錶也傳來訊息。

已攝取能量單位:0。

「請注意,你在這次測試中所攝取的能量單位,將以這紀錄卡上的蓋印為准,要是紀錄卡毀掉或丟失,那就要從頭來過了,知道嗎?」

「啊⋯⋯原來測試的難度就在這兒。」天佑終於明白過來了。

「這位同學,這是你要的烤雞串。」那店員拿起手上的烤雞,那串燒上竟然祭起了金黃色的「氣」!



這傢伙正在把烤雞當劍使!原理就像天佑在第三測試時以草為劍一般。

這是達到第三覺悟「淬煉」程度的氣,也難怪很多考生都接不住而讓烤雞掉到地上。畢竟能量單位達到300點的食物不是容易吃得到的,不然的話只吃個十串不就通過測試了?

似乎飛射暗器是這位店員的強項,他把烤雞串朝天佑使勁揮去,一道金黃色的殺氣,劃破了勁風,直指天佑的咽喉!

「很強!」

面對這種程度的「飛雞」,天佑要像剛才那樣把它凌空取下是很難的!天佑唯有取出上人道拿到的破劍,也祭出劍氣擋架。

「碰」的一聲,那金黃色的氣被天佑擊散,天佑也被逼退了一步。眼看著竹簽寸斷,熱騰騰的烤雞震到半空四散旋轉。

「不要浪費!」彼拉喊道。天佑馬上張開嘴巴跑來跑去,接著從高而落並被強勁氣流吹得老遠的雞塊。他的速度如此迅速,大腿爆發力之強,令那店員不禁刮目相看。

「嗯,美食會才開始了十五分鐘,已有考生能接著我的烤雞串!今屆的實力,似乎不錯!用這種方法來破我的氣也很有創意,我挺喜歡他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