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串烤雞共有五塊,天佑很敏捷地用嘴巴接著了四塊,剩下最後的一塊,眼看著正要跌落天佑口中時,他的頭卻是被一隻巨掌撥開!那雞塊最終落到那出手之人的嘴裏。

「嗯,烤雞好吃。」

「刑天!你竟然偷吃了我的烤雞!」看到這個麻煩人物,天佑馬上又頭痛起來。

「幹嘛說偷的那麼難聽?這可是測試容許的。你可以問問那個店員。」

「沒錯。」那店員說,「只要吃下了食物,再以紀錄卡認證,便可作為實績紀錄下來。」



「這樣也行啊?」天佑正自無奈,卻看到刑天已盤膝於地上運轉著他的本命紫府。

天佑也開始發現,在嘴裏正在嚼著的烤雞,好像在迅速膨脹似的感覺,而吞到胃裏的幾口,更是像火燒般發燙!

「這不是普通食物,似乎「煉化」也是測試過程之一。」彼拉分析道。

天佑於是便席地而坐,開始運轉起他的本命小宇宙,拼命地嘴嚼和消化那串烤雞。

似乎那烤雞只是樣子和味道相像,實際上卻是些類似「超循環補充劑」之類,用來改善體質和治療傷患的好東西。但比起入口即溶不需煉化的補充劑,這些食物卻需要進食者拼命用自體的元氣煉化融入,不然就會燒傷嘴巴甚至脹破肚子。



天佑發現這烤雞塊還不是容易煉化之物,即使胃裏火燒的感覺沒了,但仍是覺得異常脹痛,必需一次又一次的反覆凝煉和吸收其中飽含的元氣,體積才會漸漸縮小。

「原來這次測驗,也是在考驗考生體內的煉化能力和吸收能力。」天佑心裏想到,「要是不把食物完全煉化,那就不可能再有胃口吃下別的食物。原來所謂的「能量攝取單位」還不是指食物的營養啊⋯⋯」

好不容易,天佑把肚子裏的烤雞煉化得幾乎一點不剩,現在他胃袋裏的情況,就像吃下一串普通的烤雞差不多,肚餓的感覺又回來了。

而煉化了三塊烤雞後,天佑感到全身暖乎乎的,本命紫府的元氣量又增加了一點點,稍為補充了測試開始以來為了抗寒和保持平衡而消耗了的能量。

天佑收功之後,他發現刑天早就在舔著嘴巴了。「你消化的速度還可以,快及得上我一半了。來吧,快點紀錄好了,我們再去找別的美食!」



「你為甚麼要纏著我!」

「哦,你不覺得有夥伴的話,食物會更好吃嗎?」他說,「再說我對你很有好感,而且也只有你,可以比得上我的消化速度了。」

「不要對我有好感!我沒有那種嗜好。」

無奈之下,天佑被刑天搭著肩膊地來到烤雞攤檔前紀錄。

「請把本命元氣灌注到紀錄卡上,增強它的強度,不然的話蓋印時會弄碎紙張的。」他拿起蓋章在天佑和刑天的紀錄卡上蓋了個印,「行了。」

「咦?怎麼我只有2.4個能量單位?刑天呢?」

「喔,我有60個。」他懶懶地說,「一串烤雞300個單位嘛,不就等於一塊60個。咦?你怎麼拿得這麼少?」

「奇怪了⋯⋯天佑同學應該是分到了240個單位才對。」店員也莫名奇妙,「你的吸收能力還真是低啊。」



店員主張天佑直接向測試的主持人查詢一下,但卻被彼拉阻止了。他還以為這是「希斯之淚」所產生的後果呢。

「我們就不要花時間追究了啦,天佑同學,與其追究系統的問題,不如多吃些食物補回點數好了。」

「可是⋯⋯」

「彼拉就說得對了!身為男子漢,怎可以斤斤計較?就是老天要針對你,那又如何?即使天佑同學要吃一千串烤雞才抵得上其他人吃十串,那又如何?你可是我畢生的勁敵!你的目標又怎可放在區區的3000單位!按我估算,你要是想要戰勝我而拿到黃色戰衣的話,最少要吃下800000單位吧?」

說了這麼狂妄的話,就連刑天自己都臉紅起來。800000單位可是等於幾千串烤雞!

「嘻嘻⋯⋯八十萬個單位又似乎多了點,我的意思是,即使是計算系統出了問題,天佑同學要合格也不是問題啦。你看看我?」

刑天向天佑展示著他的紀錄卡,卡上蓋滿了各式各樣的印章,中西各式美食均有,才驚覺他果然是考生中有數的超級高手。



「刑天,你⋯⋯已經吃了這麼多啦?」

「哼哼哼,是你的手腳太慢了。」刑天摸著在叫餓的肚子道,「我在美食會開始了五分鐘,就吃夠了3000單位啦。現在我正在向黃色戰衣挑戰。」

「這傢伙似乎並不是傻瓜。」彼拉在天佑耳邊評價道,「這些食物雖然難於煉化,但對身體的助益恐怕比直接灌超循環補充劑還要高,他在把握時間修煉呢。」

「而且喔,這些工作人員煮得很慢,就像我手上的咖哩飯,每小時才推出二十盤,還要每人每次只准拿一盤哪。」刑天搭著天佑的肩膊道,「別磨蹭啦,咱哥們倆結伙搶吃去吧!」

天佑跟著刑天來到了最熱鬧的場地中央,此時便可以看到考生們的眾生相。

其實這是一個頗為殘忍的測試,雖然場上食物單位不少,各色美食賣相吸引,售賣員又都露出和諧親切的表情,但其實在場中,已出現了不少撐不下去的考生。

有部份考生就連最基本的「淬煉」也未能掌握得好,就連接下那張像衛生紙般軟軟又易碎的紀錄卡都做不到。

有些食物攤位的工作人員已算是親切了,沒有像烤雞攤檔那邊般把紀錄卡當暗器般飛給考生,只是平放在櫃檯前讓你拿,甚至還出口教你怎麼把本命元氣灌注進紙片中的方法,但有些考生就是做不到。



而就算總算過了「淬煉」這一關,在攝氏零下的嚴寒天氣加上強風的擾亂下,能保持著那張薄薄的紀錄卡不被吹碎,就已是一項極難的任務。

第四測試對考生們設下了嚴酷的底線:未能通過第二覺悟「淬煉」的考生,再也不能憑僥倖向前一步了。

未能紀錄成績的考生就是註定會不合格,但這還不是最慘的,因為他們還是可以憑進食這些超能食物而補充自己的本命元氣,溫暖自己的身體。

畢竟在那個高度是人類無法生存的,就是異能者也必需要透過不斷補充能量才能活下去。

最要命的,就是那些無法把食物煉化為本命元氣的考生們。

這些看似美味可口的食物,碰到嘴巴都會燒傷,落到胃裏會像火燒般而且會脹破胃袋,因為其元氣含量太豐富了,這本來就是給帝京正規軍進食的戰時物資,不是給常人吃的東西。

所以在這表面上看似輕鬆愉快的美食會場內,已近乎元氣耗盡,全身凍僵而捲縮在地上的考生比比皆是。當天佑他們走過時,有些絕望的考生甚至還哀求兩人把他們扔出平台,寧願跌死算了。



這對天佑來說實在是很掙扎的。他很想要幫助這些考生們,但又不知道可以怎麼幫,總不能自己咬碎了食物消化好後再吐出來給他們吃吧?手頭上又只剩下一瓶補充劑,可以給誰呢?再說即使喝了也多半撐不下剩餘的五個小時。

「他們的下場,應該會比那些掉下去的考生好吧,」彼拉解釋道,「因為他們在精神上所受的打擊比較輕微,回到現實世界應該不會出現甚麼副作用。反而經過這次肌寒交逼的折磨,他們出局後回到現實世界,可能會變成刻苦耐勞和發奮向上的人,最多只是自私和冷漠一點。」

「是嗎?只要不會變腦死亡之類我就放心了。」

天佑和刑天開始在場地上「掃蕩」食物。

對兩名超級天才來說,這整個過程很快就變得熟練了,由於這測試裏的「胃口」某程度上是跟考生「煉化外來能量」的能力有關,所以兩人的飯量,以現實世界的標準來看,根本是妖孽!

而且個人的煉化能力,還會隨著不斷練習而提升,天佑和刑天兩人不管吃下多少,總是稍為打坐幾分鐘後,便又餓了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