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佑和刑天兩人全力開動的情況下,場內食物中的三、四成,都是被這兩個傢伙搶佔的!有好幾個食物能量單位較高的攤子,甚至被他們苛索至供不應求,例如那個「全體大乳豬」的攤子每小時只能燒好六隻豬,他們總是輪流監察著出爐的時間,剛推出就攬下了四隻,其中他們各自吃一隻,餘下兩隻都由小龍小虎等拿回去給同伴們均分。

雖然這些乳豬每隻等於二千個能量單位,每次出爐時考生間互相爭奪的情況卻不嚴重。因為能夠接過廚子把乳豬像飛彈般投過來的考生,其實並不是太多。

「喝,看我的紅燒乳豬魔球!」那渾身肌肉比刑天還要厲害的廚子,竟把乳豬當成是棒球般單手甩過來。

那乳豬包裹著火焰似的本命元氣,明擺著就是模彷某動漫的火焰魔球。這烤豬飛彈可不是烤雞串那個水平的,就是以刑天和天佑的實力,也要兩人聯手,接住之後還要飛退個十多二十步,才能截停下來。畢竟只要吃掉這個乳豬,就夠得上三分之二的所需能量單位了。

再說接得下是一個問題,吃不吃得掉又是另一個問題。要是個人修為不足,恐怕一口咬在乳豬上,就整個人被燒成渣都不剩了。



所以大部份考生都不會選擇這種能量單位太高的食物,而寧願去挑戰那自己有能力接得下的。會去接乳豬的都是一些像天佑那般的大團隊,但其實也沒有像「乳豬迷」刑天那麼熱衷,因為畢竟場上還有其他選擇。

天佑和刑天幫忙把兩隻乳豬斬成小塊,讓小龍他們拿給同伴們分吃。

同伴們在這第四測試的際遇差異甚大。天佑發現女生們的成績似乎突飛猛進,尤其當她們找到了供應甜點蛋糕的攤子後,便幾乎被她們壟斷了所有的供應。

或許是天性的影響,她們對於煉化這些特殊糕餅甜點之類,似乎是得心應手,甚至連刑天也自嘆不如。

「人家說女人有第二個胃,是專門負責裝載甜點,可真是沒錯!」天佑看著她們瘋狂搶吃的樣子,也不禁咋舌。



其實這些女伙伴們的潛力並不比男生低,只是第一階段測試的性質有點不適合女生,尤其上人道測試時面對那些看似可愛的比比耶幻獸,大都捨不得出手對付,以至很容易被牠們偷襲成功。而且第三測試也同樣牽涉打鬥,不是太多女生喜歡混戰場面,以至很多女考生未能釋放出她們應有的潛力。

至於在第四測試可不同了。測試的設定,根本是容許她們無限量地吃喜歡的東西,而且吃進肚子裏的營養,還可以煉化成本命元氣⋯⋯那就是說不會發胖!

如此難得的機會,她們又怎麼會錯過?

而且女生們一般來說,都沒甚麼競爭意識,她們的合群方式跟男生有點不同。天佑發現在第四測試場地裏,漸漸形成了所有女生共同因食物聯繫起來的大群體,小團體們壟斷了某攤檔的食物後,便跟其他團體進行交換,以讓彼此能夠嘗到更多種類的美食。

當然這只是限於潛力高的女生而言。那些無法適應環境,無法淬煉紀錄卡或無法煉化食物的,也是要受到被淘汰的命運,不過整體而言,她們的被淘汰率要比男生低,而且成長的速度也比男生要快。



反而男生們,就只是為了達標而進食而已。畢竟進食不比一般的修煉,對吃的慾望不高的人,也很難逼迫他們化修煉的慾望為食慾,所以他們的進境不算高,只是專注地煉化天佑和刑天帶來的乳豬等食物,就夠他們忙的了。

「做大哥還真是夠忙的啊。掂記著照顧小弟,連自己的事情都沒時間處理。」刑天道,「像我這樣孑然一身有多好?喜歡吃多少就吃多少,喜歡搶誰就搶誰的,也不用顧慮甚麼小弟的事⋯⋯」

「沒辦法。既然被他們尊稱了一聲「大哥」,總不能置他們不顧吧?」天佑聳聳肩。

「刑天,其實你很羨慕天佑吧?」彼拉道。

「我哪有?我只是替他覺得辛苦而已!」

「刑天,你可以考慮加入我們啊!以你的個性和實力,很快就會得到大家的認同,也會喊你作大哥的。」天佑邊嚼著口中的豬腿道。

「那你呢?我和你之間誰做誰的小弟?」

「你怎麼這麼想?一個團體裏就不能夠有很多大哥嗎?這不過是一個尊敬的稱號而己,大哥又不是獨裁者。」天佑道,「要是團隊當中,最弱的夥伴提出的意見是最好的,我這個大哥也會依著他的意見去決定事情啊。」



「⋯⋯讓我考慮一下。」刑天道,「天佑,看你越吃越起勁的,胃口似乎差點追上我了,果然有長進啊。拿到多少能量單位了?」

「1137。」天佑嘆氣道。

「1137?才1137點?」刑天不可思議地喊道,「不可能!這幾個鐘頭裏你吃了多少我還不清楚?就是你吃的速度只及我的八成,也差不多有四萬個能量單位了吧?怎麼才1137?」

「我也覺得很無奈。」他說,「而且我發現自己的得點比例越來越少,以剛才那個咖哩飯為例,吃第一個時還拿到20點的(正常是200),但剛剛吃完第十個,才增加了2點。」

「還越吃得點越少啊?你的消化系統還真的有點問題耶。」刑天沒頭沒腦地道。

「甚至那個乳豬,就是吃下一整隻,也只是增加30點左右。」天佑道,「呼⋯⋯這次似乎是真的碰上難關了。」

「⋯⋯奇怪,希斯之淚的力量應該不是這樣才對啊,不是只要在距離成功只差一線時才會發生效力嗎?怎麼會這樣⋯⋯」



「彼拉,你在自言自語甚麼?」

「沒有!沒有!」

彼拉還未知道泰萊莎暗地裏搞的鬼呢。

「怎麼辦?還剩下一個小時⋯⋯」刑天道,「沒辦法,就讓我來助天佑一臂之力吧!」

「嗯?你要怎麼幫我呢?」

「天佑同學,你從現在開始,就只要乖乖張開嘴巴吃,和全力煉化肚子裏的食物就好了。我會跟你的夥伴聯合起來,叫他們把所有能夠拿到的食物,都塞進你的嘴巴裏去的!」

其實這個時候,天佑的團隊裏,已有超過一半的人數達標,刑天便將天佑的情況向大家解釋,動員有餘裕的人幫忙向天佑供應食物。

「天佑哥到現在還沒有達標?這怎麼可能!我親眼看著他獨自吃掉了最少兩隻「烤乳豬全體」啊!」



「人家天佑哥的想法你怎麼會懂?」小龍敲了敲小凡的頭顱,「或許這是他老人家新發明的鍛鍊方法呢,你沒看到天佑哥剛才那招奇蹟滑翔嗎?」

「可是看天佑煩惱的樣子,我不覺得他是刻意讓自己陷入危機。」沒甚麼腦袋的刑天分析道,「或許是他的消化能力出現了問題,又或是消化能力太變態了,以至能量單位都存不下來⋯⋯」

「或許這次天佑哥是練功練到走火入魔了。」小虎道,「總之天佑哥現在需要我們幫忙,我們還需要猜三想四的嗎?出盡全力就是了!」

於是大夥兒便開始出動,收集大量食物回來,堆到天佑的面前。他們跟已混熟了的攤檔店員講解了天佑的情況後,都很好奇地想要一窺這個「吃來吃去都不吸收」的奇人。

他們看到天佑那種近乎是把食物直接倒進喉嚨裏的吃法,都咄咄稱奇,這已超越了像刑天那種超級大胃王的程度,簡直是無底黑洞了!

其實第四測試到目前為止,並未出現考生之間的競爭氣氛,因為並不存在所謂的合格名額,只要攝取到足夠的熱量就能過關,壟斷食物這種事情也沒有發生,因為這是損人不利己的事,你抱著大堆食物也沒用,你也要能煉化才行啊。

女生們那些行為也不叫壟斷,最多算是貪吃,而且女生圈子之間也有著頻繁的食物交換行為,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因吃而產生出的姊妹情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