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嗯,各位考生辛苦了。」她向眾人露了溫柔的微笑道,「由於艦長有點不適,故由我溫蒂副艦長負責以後的事情。」

「負責人終於出現了。哇!怎麼變成了美女!」

「她的上衣太小了吧,有一半的鈕扣都扣不上去⋯⋯不過這才像個考官的樣子,真不愧是帝京⋯⋯」

考生們對這位新任的負責人,反應也不俗。

「其實我們已經知道,有部份考生對第三測試的名次問題抱有疑問,我們已汲取了意見,第四次測試計算排名的方式非常簡單,就以各位腕錶上紀錄的熱量單位來作名次順序。」



這頓時得到了不少考生的好感。尤其是自認為第三次測試時成績被低估了的考生。

「好了,現在請已達標的考生守秩序地從左邊的艙門離開,外面就是第五次測試的場地了。」她說,「沒有達標的考生請留在宴會廳,我們將會馬上把大家送回集合地點,然後傳送回現實世界的。」

溫蒂的指令簡單直接,大家都樂於聽命。

眾人離開了宴會廳之時,腕錶就傳送來系統訊息告知剛才第四測試的排名。

刑天步出宴會廳時,金色戰衣就閃現在他的身上。



「耶!我早就說過這個回合肯定能拿到金色戰衣!」熟悉刑天的伙伴們,對此都沒有異議,畢竟他在測試時確實顯示出恐怖的食量,他對狂吞猛吃的熱情,是很少有人比得上的。

「嘖,這有甚麼好稀罕的,穿上了金色戰衣後馬上便變成眾矢之的,一點好處都沒有。」彼拉道。

「太讓人羨慕了⋯⋯」天佑盯著刑天身上的衣服,雙眼都在放光。

「天佑!你轉性了嗎?我們不是講好了要執行「扮豬吃老虎」的策略嗎?」

「我才不幹!這一次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好好的展現一下實力!」天佑抗議道,「之前的幾次測試,我都是處於被壓抑的狀態,實在是太過鬱悶了!我要在第五次測試好好的發洩一下!」



天佑和彼拉開始吵起嘴來。

以天佑團隊來說,女生們的成績這次可謂突飛猛進,至於男生的成績只算是中規中矩而已。而實力讓人擔心的蔣小凡,這次也能勉強合格。

夥伴當中,有十幾人最終未能達標,佔團隊中的四份之一左右。這合格率在整體考生來說,算是中等水平。

放眼所有考生來說,這一次測試的名次順序可謂來了一次大執位。黎強,藍雪琪等人名次都排得很後,畢竟他們的個性不適合這種風格的測試,反而讓性格近似刑天的考生們佔到了大便宜,他們在經歷過第四測試後,實力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天佑的名次,是共836名合格者中的第836位,即是敬陪末席。

「哼,要不是天佑哥故意把自己置身於險境,為了做地獄式的鍛鍊的話,他最後怎麼只會得到這個名次?」伙伴們包括刑天,都絕不敢小看天佑的實力。

但其他人即使見識過他在第四次測試時狂吞猛嚥的樣子,也並不會因此斷定天佑是個實力很強的考生。畢竟並沒有太多人親眼見過天佑戰鬥時的樣子。

始終第四測試的方式比較另類,對考生而言很難把「吃得多」和「實力強」扯上關係,他們是傾向相信天佑體內可能有作為異能者的致命缺撼,或是煉化特殊食物的方式出了問題,才需要變成剛才那個樣子。



當然沒有人知道,天佑是因為被人下了藥,才會在第四測試弄到如此狼狽。但卻因為這樣,他在第四測試時所煉化的本命元氣量,比測試首名的刑天還要多達百倍。

而天佑最大的得著,還不是本命元氣的增量,而是那效率奇高質量極純的「煉化」能力。

考生們沿著下降台離開了母船。

母船著落之處,是一片荒蕪的原野。距離不遠處,座落著一個像是室內體育館似的建築物,模樣也是很陳舊了。

迎接著大家的,是一名身高超過兩米,身型比刑天還要壯碩兩倍左右的漢子。金色的平頭裝,黑背心佩搭迷彩褲和長靴,是很典型的軍人打扮。

他跟每一個到步的考生都行了標準不過的軍禮,還親切地拍拍他們的肩膀或背脊,對著女生則跟她們輕輕地握了握手,一點架子都沒有,似乎很親切的樣子。

「真奇怪的扮相,帝京正規軍可是從來不穿迷彩服的啊⋯⋯」彼拉質疑地道。



「或許這只是他的興趣吧。」天佑聳聳肩。

由於男子的背心上,還是有著帝京學園的標誌,彼拉也就沒再懷疑下去。

待所有合格的考生都離開母船後,溫蒂也跟著下了船。

這時候,艦長終於現身了,他就在母船的駕駛艙內,透過玻璃窗看著大家。

由於距離太遠,加上也沒有疑點,大家都沒留意那艦長的眼神呆滯,而且嘴角流著口水,明顯是被人做了意識操控。

溫蒂向著艦長敬了個軍禮,艦長在機械式的回應後,便離開了窗邊。母船的引擎再次點燃,很快就再次飛離了地面,在遠空中消失成一點。

在溫蒂的計算裏,這母船在三個小時後,就會墬落在某山谷之內,機上所有人均無一生還。

⋯⋯



「我奉了帝京官方的命令,在接下來的測試中,將會擔任隨行監察官,直至測試全部結束為止。要是有任何需要或有任何疑問的話,儘管跟我商量就好了。」

說罷,溫蒂向大家敬了軍禮,卻又俏皮地對大家拋了個媚眼。大家都對這位監察官甚有好感,就是有部份女考生對她有點妒意。

溫蒂走到肌肉男子的身旁,跟大家介紹道:「各位,這是第五次測試的考官,有「肉盾」之稱的艾拉上校。」

她拍了拍艾拉那厚實得可怕的胸肌。

「待會測試的時候,大家便會明白這個「肉盾」外號的由來。」

「哈哈哈⋯⋯這其實只是夥伴們取笑我的稱號啦。」艾拉笑著說,「這是因為我戰鬥技巧差勁,老是被人打得還不了手啦。」

當然,從他外放的強大的氣息看來,大家都知道這是謙虛之詞。



「好了!請大家進入考場之內休息。我們將會給大家派發補給品,讓大家清洗掉第四測試的傷患和疲倦。」他說。

大夥兒進入了室內體育館。這空間原來內有乾坤,裏面比從外面看來要寬闊許多,而且裝潢華麗舒適,就像那些大型連鎖健身俱樂部似的。

單是在進入訓練場地前的接待大廳,已設置了足夠讓全部考生舒適地坐下的高級沙發椅。

「各位同學,請利用這次機會好好休整,我從溫蒂那兒已聽說過,你們在那母船上所受過的苦啦。」

艾拉這話深得眾人的同感。本來大家還帶著觀光的心態進入母船的,怎知道原來這搭船的過程,已是一次殘酷又磨人的測試?

「在各位右手邊的走廊盡頭,設有冷熱淋浴設施,也有替換的衣服提供,要是想穿回自己的衣服,也可以使用我們的自助式快速洗衣服務。」艾拉熱情地招呼道,「洗好澡之後,要是各位有這個需要,我們會有專業的師傅為大家提供按摩服務。當然要是大家還吃得下的話,我們也提供簡便的餐點,上位循環補充劑也是無限供應的。」

在之前的測試裏受盡折磨的眾人,聽到艾拉所說的話,都幾乎不敢相信。

「簡直是苦盡甘來!之前受了那麼多苦,總算是值得了!」

「不要開心得太早。」有些考生簡直被測試當局折磨怕了,「不、不會又是測試吧?」

畢竟剛才第四測試開始前,那主持人不是說「這只是第五測試前的休整」嗎?結果那個設在數萬呎高空的特殊美食大會,差不多要了他們的命!

要是第五次測試正是在大家洗淋浴或被按摩時開始,真不知道帝京官方想要怎麼「測試」他們!

一時之間,也還沒有考生夠膽接受艾拉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