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啦?你們只有三小時休整而已!怎麼不好好把握機會?」艾啦搔著腦袋,一時間也搞不清楚這班考生的想法。

但畢竟洗熱水澡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尤其是第四測試讓考生們在那種極難平衡身體的狀況下大量進食,使大家身上都沾上了不少食物的油份和醬汁,骯髒得都不好意思坐在人家的沙發上了。

有些女孩子已耐不住骯髒,便決定幾個人結著伴,戰戰兢兢地走進了艾拉指示的淋浴室所在。

她們進去不久後,裏面隨即傳來陣陣尖叫。

「哇!好舒服!終於可以把頭髮好好洗一洗了!」



「呼⋯⋯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第四測試的寒風都讓我的皮膚變乾了⋯⋯」

「這香皂真的很香!小琪我來替你擦⋯⋯」

「不要!很癢啦!嘻嘻嘻⋯⋯」

氣氛頓時變得活色生香起來。

大家再等了一會兒,發現淋浴室內似乎沒有發生突如其來的「驚喜」,便都喝采著衝往各取所需!洗澡的洗澡,吃飯的吃飯(還真的有不少人吃得下),灌補品的灌補品,按摩的按摩⋯⋯



「總算有考官把我們當人看了!謝謝你艾拉上校!」艾拉頓時成了眾人感激的對象。

「艾、艾拉上校,你實在是太可愛了!」洗過澡後香噴噴的女生們,都跑過來親艾拉的臉。

艾拉總是謙虛而親切地回應著大家的讚美,讓大家頓時覺得:這才是老師該有的樣子啊。

天佑團隊們當然不會放棄難得的休整機會。女生們不用說,男生們也都第一時間衝進了淋浴室。

難得有輕鬆的時刻,大家馬上回復了年輕人的玩心。他們一夥人佔了一個大淋浴室,脫光衣服沖著熱水澡,浴室內喧嘩聲震天的吵,香皂毛巾到處亂飛,大家都儘情地抒解第四次測試時累積的壓力。



「嘿!天佑!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刑天用力地拍了拍天佑的肩膀道,「嗯,肩膀和大腿都鍛鍊得很不錯。」

「對啊!天佑哥果然厲害!那雙腿實在太讓人羨慕了!」

其實刑天的身體也是很壯碩的,而且相比起天佑,他把全身肌肉都練得均稱結實,是兼備了美感和力量的精密調節,看著都會讓人心生羨慕。

至於天佑那種不均勻的局部性壯碩,雖然美感稍不及刑天,但這明顯是為了功能性而刻苦練出來的結晶,會讓旁人明顯感受到練者的毅力,從而打從心裏生出了尊敬之意。

「天佑哥是怎麼練的?可不可以也教教我們?」

「沒甚麼啦,這只是在第一階段測試的成果而已。」天佑聳聳肩,「只是不斷地重練啦。」

「重練?哇,不愧是天佑哥,魄力果然驚人。」

「咦?你沒有聽說過天佑哥的測試歷程嗎?這可是充滿傳奇性,峰迴路轉的啦。」小虎又再向夥伴們講起天佑在凡人道和上人道時的重練經歷,這都不知道是他第幾次向別人提起了。



「嘿,天佑,你這個當老大的,看起來卻沒想像中的「偉大」啊。」刑天邪惡地盯著天佑的下半身。

「不是啊,天佑哥那個算是中上吧。」

「嗯嗯,而且模樣看起來像爸爸,真的很不錯。」

「拜託,你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個地方好不好?」天佑實在感到有點無奈。

「哼哼,要是比那個的話,我這個大哥應該當之無愧了吧?」刑天總是不放過炫耀的機會,不斷搖擺著自己的那個,讓人側目。

「我可不認同。這種事情可是人不可貌相的。」小虎說。

「嗯嗯,那個是應該以」「戰鬥」時的狀態作為基準才是。」小龍附和道。



「哦?那就是說,天佑處在「戰鬥」狀態時會比我更強大了哦?」刑天挑釁地道,「那我可真是要見識一下了。」

「夠了夠了!一堆大男人肉體橫陳地互相比那個,還要比甚麼「戰鬥」狀態?我可沒有那種嗜好啦!」天佑抗議道。

其實他對於跟同伴們一起洗澡這回事,還感到有點不自在,不過他也承認這是朋友間增進友誼和親密感的好方法。畢竟大家共患難就試過了,但到現在還是第一次彼此共享輕鬆的時光。

「那也對,我們總不可能看著男生的裸體就「戰鬥」起來,」刑天賤賤地道,「那,我們要不要參觀一下隔壁的女子浴室?」

「參觀呢,是指大模大樣地打開門走進去看的行為,」天佑揶揄他道,「你想要幹的是偷窺吧?」

「千萬不要用「偷窺」這麼污穢的字眼!我這是為了我們團隊中的姊妹們著想,是在捍衛男女平等啦。」刑天道,「只有我們男生有機會跟天佑哥如此近距離的聯絡感情,那麼女生們不就是被歧視了,沒有得到跟男生同樣的機會了嗎?照道理應該男女共浴,肉皂相見,這樣才能增進彼此的了解,讓以後的合作更加如魚得水⋯⋯」

「你瞎扯!偷窺怎麼能夠聯絡感情?」

「怎麼不能夠?我們好好看一看女生的話,不就對她們增進了了解嗎?要是她們也跟我們一樣「參觀」我們洗澡,那不就增加了對我們的了解了?當然她們要不要這麼做是她們的自由,但我們做為男生的,怎麼也要踏出主動的第一步才是!」



眾人對此子的無恥不禁咋舌,竟然為自己的邪念構思了如此冠冕堂皇的藉口啊。不過也沒有人表示不滿,因為畢竟這在某程度上說中了大家不敢承認的心事。

「難道你們不想看一下那個高傲的藍雪琪,脫掉了那身旗袍後會是甚麼樣子?」

「呵呵,原來刑天大哥喜歡冷傲型的女生!」

「我對藍雪琪這種類型的沒興趣啦,我是在投你們天佑哥所好而已,對嗎?天佑?」刑天說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天佑身上。

「我沒有對藍雪琪懷著這種好奇心。」天佑否認道。

「哼哼,至於我的口味嘛,當然是那位惹火誘人的溫蒂副艦長了。聽說她也進了去洗澡啊⋯⋯大家難道不想要見識一下嗎?」

提起了溫蒂,倒是讓大家有點心動。畢竟這位姐姐型女子的性感身材,早已在大家心裏留下了極之深刻的印象。



「你們不要忘記,隔壁正在洗澡的女生,都是通過了四次測試的天才考生,而且溫蒂小姐更是帝京派來的隨行監察官⋯⋯你們想要被痛打一頓,然後再被取消測試資格嗎?」

「放心吧,我仔細看過幾遍測試守則了,倒是沒有說過看到考官的裸體就會被取消資格,反而還鼓勵考生們勇於向考官展示自己的實力呢。」

天佑差點昏倒。人家是叫你展現身為異能者的實力,不是你兩腿間的那個東東啦。

「天佑,你不是害怕那個藍雪琪了吧?這是身為大哥應有的表現嗎?」

「⋯⋯我有需要以偷窺來表現自己的膽量嗎?」天佑道,再說身為大哥還要帶頭讓小弟們一起去偷窺?這種大哥也太⋯⋯

刑天拍了拍牆壁道:「你們看?在這道薄薄的牆壁後面,就是大家的夢想了!你們聽聽看喔,還隱隱聽到從對面傳來女生們嬉戲的聲音呢!說不定她們也像我們般在比拼身材,還互相撫摸啦!難道你們不想要知道真相嗎?」

到底何時女子浴室內的風光成了大家的夢想啦?大家不是想要成功考進帝京嗎?再說人家幹嘛在洗澡時還要互相撫摸,你刑天的個人幻想會不會重口味了一點?

「哼哼哼,只要把本命元氣灌注在這根牙刷上,然後朝著這牆壁輕輕一刺,通往桃花園的小洞口就呈現眼前咯!」刑天執起天佑的手,把牙刷塞給他,「來!天佑!有點大哥的模樣兒,為大家謀一下福利!」

「為甚麼要由我來幹?你那麼想看你自己幹好了!」

「犯罪的事只讓我來做,你們則在後面坐享其成?怎麼行?好吧好吧,我和天佑一起幹,讓咱倆給兄弟們做個好榜樣好了?」

「我才不要!你發情了是你的事,不要把我拖下水!」

天佑和刑天兩人爭持不下,開始比起臂力來。刑天那傢伙倒是玩得有點忘我,比著比著竟然用上了真功夫,逼得天佑連忙運轉起本命小宇宙抗衡⋯⋯

兩道強大的力量相碰之下,再加上刑天碰巧踩著一塊肥皂,向前一滑,兩人竟同時撞上了那堵薄薄的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