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不要連累到兄弟姊妹們就好了。」天佑擔憂地看著滿懷敵意的藍雪琪團隊。

「天佑的擔心是對的,似乎我們算是把一劍堂得罪個透徹了。」彼拉道。

「一劍堂?那是甚麼?」大家都非常好奇。

天佑對這個名字已不陌生。剛才在第四測試開始前,他已聽說過藍雪琪自報是一劍堂的人。

「竟然連一劍堂都不知道啊?那也難怪,你們都是沒有社團保送的下位考生。」彼拉解釋道,「一劍堂是帝京的社團組織,是校園內的一大勢力啊,他們還延伸到現實世界去挑選潛力者,以確保生力軍的補充。所以她們都沒有隨身代理人,因為只要經過組織的基本訓練後,就已經足夠應付入學考試了。她們的合格率可是高得嚇人哪!」



「啊,所以她們都穿著同樣的旗袍,好像從測試開始前就已認識的那般。」天佑說。

「所以說,得罪了藍雪琪,就等於得罪了整個一劍堂,尤其看藍雪琪的實力,她很有可能是被捧成掌上明珠般的未來堂主熱門人選,」彼拉說,「以這個組織向來在帝京的強勢,她們很有可能在第五測試期間,對我們進行全面封殺。」

刑天聽著彼拉的話時,不住微微點頭,似乎他對有關一劍堂之事,早已有一定了解。

「似乎有點玩得太過火了⋯⋯」他搔著後腦袋道。

其實他也不是全心想要搞甚麼帶頭偷窺的,只是跟天佑玩著玩著,忘形起來用了真功夫,至於失足弄破了牆壁還真是意外,而讓天佑觸怒了藍雪琪以至整個一劍堂,他可是萬萬料想不到的。



天佑倒是沒有埋怨過刑天,他不是那種凡事要追究責任,斤斤計較的人,他比較在意如何解決問題,以及如何令夥伴們受的影響減至最低。

一劍堂毫不收歛的無差別仇視,夥伴們早已覺得受到了冒犯。他們倒是被這種仇視氣氛,激起了熱血。

「又不是故意要推倒她的,幹嘛看我們好像在看殺父仇人似的?天佑哥已經向她道歉了啦,還想要他怎樣?她不會想要天佑哥娶了她當老婆吧?」

「她倒想得美!總之看就已經看過,推又已經推倒過了,可以怎麼辦?她不接受道歉的話,我們便接受她們的挑戰好了。」

「對!一劍堂有甚麼了不起?我說天佑哥和刑天哥很快就會在帝京建立起校內的第一幫派,到時候看她們還敢不敢囂張下去!」



看到夥伴們一點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天佑也就沒有婆婆媽媽的向他們道歉了,向大家投來一督感激的眼神,大家就明白了,盡在不言中。

對於考生們在測試期間產生了私怨,溫蒂和艾拉並沒有任何意見。因為本來帝京入學試就充斥著各種危險,也沒有禁止過考生之間的私鬥。因為帝京並不是旨在培養「溫室強者」的地方。

再說,這兩人也不過是在「扮演」帝京的考官而已。

在他們心裏有更強烈的理由,要把這批考生的潛力儘量開發出來,以識別出真正的強者,所以他們才特意為他們安排了最好的休整機會,務必讓他們在最佳狀態下展示出真正的實力。

所以,出現這次意外事件對他們來說更是驚喜,他們心裏是多麼渴望,在所謂的「第五測試」裏,能出現更激烈精彩的比拼,出現更多值得他們予以出賣的強者啊。

「好了好了,休整時間也差不多要結束了!大家期待已久的第五次測試,終於要開始了!」艾拉拍著掌道,「測試場地位於前廳後面的訓練場館內,請大家取好隨身物品進入吧。」

相比起能夠容納數百人同時洗澡和休息的前廳,考場相對來說還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寬闊,不過還是比起現實世界中的體育館要大個兩、三倍,約有四、五個籃球場併起來那麼大。

訓練場裏面甚麼設施都沒有,只有打蠟得閃亮的地板。



一組穿著迷彩軍服的健壯的工作人員,整齊地排成一列,向考生們敬禮。

「各位,經過了各種各樣的測試後,第五測試將回歸基本步,讓考生彼此間作直接的對決,以挑選出真正的強者。」艾拉道。

眾人的反應非常正面。在經歷過四次充滿了未知和意外安排的測試後,他們已很想要試試自己成長到甚麼地步,也想要跟其他考生們比較一下了。

天佑團隊們當然也跟大家一般雀雀欲試。畢竟他們在第一階段時還是超弱勢社群,跨過重重考驗後,現在竟然還有近半數的人能夠晉身到第五測試,他們也都想看看,自己是否已經脫離了下位的弱勢。

「嗯嗯嗯,看到大家的反應,我也感到異常興奮。」艾拉摩拳擦掌起來,「好,先把擂台召喚出來吧。」

艾拉雙目閃出一記咖啡色的閃光,在這一剎那,他的本命小宇宙突然巨幅擴大起來,他的肌肉膨脹了近一倍,變成了兩米多高的巨人,他把本命元氣集中在雙手,累積出非常可怕的力量強度,然後兩拳狠狠相撞在一起!

整個體育館都被這波衝擊震撼起來!木造的地板漸漸向外爆裂,從地底下升起了十個約五米乘五米的白色平台。



那些平台都是懸浮在空中約半米左右,在訓練台的中央位置成一直線排列。而平台的地面上,清晰地寫上從一至十順序排列的數字。

「帝京入學試第五測試:「十面擂台」,現在正式宣佈測試內容及規則。」艾拉朗聲喊道,「大家眼前所看到的十個浮空的平台,就是這次測試的場地:設下了強大動作制約的比試擂台。」

「彼拉,甚麼是「動作制約」?」天佑悄聲問道。

「大概是指站在擂台上的人,只能夠做出某些限定的動作吧。」他說,「例如在「上人道」測試裏,天佑同學不是雙腿被牢牢黏在升降梯上不能動彈嗎?這也是一種「動作制約」。」

「雖然說測試的內容是格鬥,但是格鬥方式卻要嚴格依據擂台上所設定的動作制約。」說罷艾拉招一招手,其中兩名工作人員,隨即跳到一號擂台之上作出演示。

「在擂台上所容許的動作只有三種,就是「打」,「擋」和「元氣」。」他說,「系統會根據作戰者的身體動作來判斷你的選擇,揮出直拳即是「打」,你可以透過「打」輸出本命元氣攻擊對手,但與此同時,使用「打」時自身的防禦能力將會降至只有30%。」

「把兩臂交叉放於身體之前,則是「擋」。使出「擋」可以把對方「打」的破壞力下降至只有10%,但當然,「擋」是完全沒有攻擊力,也沒有回復效果的。」

「至於把雙拳垂放於身側,即是「元氣」。系統會自動復原你所損耗的本命元氣的10%,也會恢復10%的傷患,並會為你下一次的「打」或「擋」,作出雙倍力量加乘。但要是在使出「元氣」時被「打」擊中,則受傷會加倍,元氣加乘和傷勢恢復效果也會消失。」



兩名示範人員配合著艾拉的講解作出示範。除了兩人的實力比大家想像中厲害外,擂台本身似乎也有些特殊效果:看他們使出「打」時那拳風颯颯的聲音,擊中對方的「擋」時那響徹全場的震撼,受到衝擊而強烈震動著的浮空擂台,以及使出「元氣」時的示範人員突然被一陣綠色的旋風包圍等等,即使是旁觀者也會感到無比暢快。

種種擂台效果使得這性質近似「剪刀,石頭,布」的決鬥,變得華麗悅目,暢快淋漓。大家都非常渴望想要親身參與,感受一下這特殊戰鬥的震撼。

「咳嗯,看到戰鬥的場面如此精彩,大家都急不及待,想要開始測試了吧?」艾拉心情暢快地道,「大家冷靜點,請先聽我繼續講解下去。比賽形式是以擂台制進行,即是說勝出一方會成為擂主,接受下一位考生的挑戰。連續衛冕十次者,就算是攻下了一個擂台。第五測試的晉級資格,就是要求考生攻下全部十個擂台,即是在每個擂台上衛冕擂主十次!」

考生之間開始議論紛紛,都在討論和分析是次測試的難度所在。

「最後補充一點,要是連敗五場的話,該名考生就會被取消資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