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因為一個紋身令我和另一個世界連接了……



大家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呀潼係一個八十後既廢青都係一名死band仔。

我band房係牛頭角大x街某座工業大厦,咁樓上樓下隔離左右大部分都識都好好感情係呢個圈生存除左手嘢勁之外當然係識得人多啦!所以經常都有人話呢個圈係小圈子……咳咳好啦!

近日樓上個單位就黎左個紋身師點解我會知因為基本上我同間band房相依為命囉。係到住咁多少都要識下人咁有咩事都有啲照應。某日,同佢撘我地係舊式工厦要撘係好麻煩既一件事唔係你地翻屋企咁簡單,禁個制就自動開門俾你入去。咁到咁岩又無人出咁就拉開個門之後向上推開小小到閘跟住用隻腳踩到閘落佢咁就入到佢啦!咁個紋身師就跟住入我心諗「仆街呀我咁辛苦開左到閘 你都幫下手山翻番去呀!」佢企左係個角到動又不動,你唔山個閘部係唔會上去架。咁算啦我拉翻到閘落黎咁架開始上去。

無耐,紋身師就出聲「唔該!」
我就答佢唔洗 之後又變翻一片寂靜
「我做紋身架!得閒上黎探下我叫傑仔」又傑仔打破沉默
「我叫呀潼 係你樓下夾band」


「你玩咩架?」
「我彈bass 隊band玩metal,core嘢」
到,同傑仔講再見之後就出
我band房係12樓 傑仔係13樓我地個個大厦無14樓最高就20樓

經過一輪波折終於翻到band房門口當想插鎖匙入去就聽到「呀!呀!呀!」「大力啲」唉!又帶女上黎當炮房吊。只求完事後清理好現場話曬我都叫係個到訓。咁既情況下姐係唔走唔得啦!心裡想都無地方去不上去搵傑仔吹下水
 行樓梯上到去心諗都唔知係邊個單位都唔知點撚樣探你呀!鳩行左一輪都唔知邊個係突然有把聲係後面傳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