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峰來到家和的房間,先行敲敲門。
「進來。」永峰隨即推門走進家和的房間。
家和正在細看桌上的文件,當永峰關上門後,便走到辦公桌前站著。
「坐吧。」
永峰隨即坐下。「爸爸,有甚麼事嗎?」
「你覺得Daisy的工作表現如何?」Daisy是連詠嫻的洋名。
「不錯,挺能幫助公司的,能力不錯。」對家和開門見山的提問,永峰亦沒作多想。
「嗯。」家和低著頭,專心看著手上的文件。「知道阿賢在我們這裡做了多久嗎?」
永峰想了一想後。「都應該有十年吧。」
「有這麼久嗎?那就是零五年進來的啊。」家和仍然低著頭看自己的文件。


「他和阿傑、華仔都挺好朋友的吧?」
「是的。」永峰猜想,家和是否想考慮晉升他們其中一位,升任產品部總經理。「爸爸,你是否想晉升他們其中一人?我意思是…Daisy或者阿賢。」
家和暫且放下手上的文件,抬起頭看著永峰。「歐陽先生都辭職了,總要有人負責產品的事的。」
永峰對家和這個安排,沒有太大異議,但是永峰也想了解父親的心意。「明白,但是,爸爸你自己怎麼看?」
家和看著永峰,思考了一會。「當決策者的,最重要有兩點。第一,要懂得觀人,第二,要相信自己。」
永峰明白家和的意思,但深知自己根本沒有父親一半的道行。
「你是總經理來的嘛!」家和笑著向永峰說道。
***********************************************************************
雷雨終於停下,雨水落在樹葉上,再慢慢的滑下至地上。白色車身的MINI COOPER快速的駛過,濺起了地上的雨水形成水花。
卓勤正駕著車,和可琪正在回警局的路上。


她左手拿著用紙杯盛載的熱咖啡,而右手拿著手機,正在瀏覽「心筆」的網頁。
「怎麼我都不知道你愛看小說的?」
「怎麼你認為你需要知道呢?」
想追求一個女孩子,真不容易。「在看「心筆」嗎?」
「是的。」可琪只顧自己看著手機,冷冷的回應卓勤。
也許,需要一點時間吧。卓勤只好在內心安慰著自己。
「可能只是成志傑剛巧上去而已,沒有甚麼特別。」
「成志傑住在西半山,而咖啡室在九龍灣,再加上咖啡室以創作為主題,上去的大多都是熟人,街客不多,你不覺得奇怪嗎?」可琪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某程度上源於她喜歡閱讀、喜歡思考,遇上疑問時,她腦海會不停運轉地思考。
「他可能在不知哪裡知道這家咖啡室,上去坐坐不足為奇啊,我看不到有甚麼關連。」
可琪沒有回話,繼續自己的思考。


「那你看法如何?關於心筆、關於何碧芝。」
放下了手機,可琪看著窗外,沒有回答卓勤的問題。
看了看可琪,卓勤再嘗試和可琪作出交流。「其實是否愛看書的人,都會想太多的?」
「愛思考,不等於會想太多的。」
回到警局的停車場裡,繼續他們的工作。「到了。」
************************************************************************
辦公室以兩桌合併為單位,左右兩邊對等的設置在辦公室內,每一張桌子上都放上了電腦螢幕、座臺燈、文件夾和文件架,眾多辦公桌中,以卓勤的最為整潔,連唯一的女性—可琪,她的桌子也未及他井井有條。靠近牆身的一邊放置了一個長六呎的深啡色滑門地櫃,上邊放置了多個文件夾,文件夾後的牆身裝上了一塊同樣有六呎的白板,上面寫滿了有關於環球旅遊和成志傑的資料,也貼上他被殺後,在現場所拍攝的照片,多條紅線相互交叉的串連起環球旅遊和成志傑的相片等。
兆明的辦公桌在靠窗邊的一角,正從電腦螢光幕上看著有關環球旅遊對謀殺案一事的新聞報道,亦翻查著它的網頁,瀏覽它的背景及架構等資料,展橋則看著白板上的相片,喝著紙盒裝的檸檬茶,而耀樑則在辦公桌上處理文件。
「對於員工的遇害,我們表示震,難過,傷痛,公司亦會從各個方面,為員工家屬提供協助;我想強調,今次事件,純是個別事件,遇害員工的一切私生活………永峰面對傳媒的追問,顯得十分鎮定。
新聞片段的聲浪響徹整個辦公室。
展橋說道。「潘建華和成志傑就稱兄道弟,但沒想到潘建華私下會這樣對成志傑。」
「但兇手和成志傑都挺有仇啊,又斬手,又切舌頭。」耀樑說時也不禁打顫。
這個時候,可琪和卓勤回到辦公室。
「小妹,拍拖完了嗎?」展橋向著可琪戲言一番。
可琪沒語,只是隨手把桌上的廢紙,以單手將之弄皺然後便扔向展橋。


「明哥,給你買了熱咖啡。」
「我這裡有咖啡機啊,怎麼要浪費金錢呢?」兆明接過可琪手中的熱咖啡。
「不用了,我請你吧。」
「要請的,就全部都請,怎可以只請我一人?」兆明半開玩笑說道。
可琪顯得有點不知如何回應。
「那又是啊,小妹你這樣就顯得有點偏心了,老人家要孝敬的嘛。」耀樑也來開開玩笑。
「我怕你喝後睡不著呀。」
「說正經的,你查到甚麼了?」
「COFFEE WORKSHOP只是一家以創作為主題的咖啡室,心筆就是網上小說網站,負責人和老闆都是何碧芝,她說從來都沒有見過,亦都不認識成志傑這個人。」
「可能只是他剛巧上去喝咖啡而已。」耀樑回應道。
可是,在可琪的心裡,其實早已察覺敏婷所寫的故事裡頭,所描寫的殺人情節其實和成志傑被殺有相似之處,她知道雖然在兆明等人眼裡或許是一件巧合的事情,然而,在自己心裡已經成為一個猜疑,故此,她並沒有說出來。
但在經驗豐富的兆明眼裡,又豈會看不出可琪有話想說。
耀樑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大呵欠。「啊…今日到此為止,回家看足球。」耀樑站起身來,拿起外套準備離開。
「說開也是,現在已經八點了,再不走就錯失了。」展橋也附加著,同樣也拿起了外套。
兆明看在眼裡,莫不從心底裡笑了起來。「好,明天事明天了,走了。」


「再見。」當耀樑和展橋離去後,就只剩下可琪、卓勤和兆明。
「怕被他倆質疑嗎?」兆明倚靠著牆身,喝了口咖啡後向可琪問道。
「我不這麼認為。」
「為什麼?」兆明再喝了一口咖啡。
「一來死者的住所和咖啡室距離太遠,二來……」可琪欲言又止。
兆明瞪眼看著可琪。「心筆正舉辦的集體創作比賽,其中有一篇作品,它內裡描寫的殺人情節和成志傑被殺的情況,是完全一樣。」
卓勤聽到可琪的話後,感到難以置信。「不會吧?巧合而已吧?」
一如可琪所料,不只耀樑和展橋,還有卓勤。
兆明深思著可琪的話,而且沒有即時質疑可琪的話。「我知道你愛看書,但小說的事,只是虛構,何以你會有懷疑?」
一時間,可琪也不知如何解釋。「是因為你愛思考的原因,聯想到將兩者串連在一起?」兆明反問道。
「其實也不是,只是…只是我覺得和這宗案件太相似了,覺得奇怪而已。」
兆明微微的笑了笑。這一笑容,是兆明的內心予以可琪的一種肯定。
「今天大家都累了,收工吧。」兆明回過身去,放下咖啡在桌上。「勤仔,送小妹回家吧。」
「不用了吧,我坐巴士可以了。」可琪反應略大的回應道。
「有柴可夫給你,還要自己花錢?下班吧。」


************************************************************************
一眾分行的主任都會來到總部辦公室準備與永峰及家和,舉行每一個月的例行會議。
而在總部上班的內部同事,亦會比起平日再早一點回到辦公室。
詠嫻拿著她手上的保溫杯,走到公司的茶水間,為自己沖一杯特濃咖啡。
當她正準備沖倒的時候,余永峰也拿著咖啡杯到來。
「早晨。」
「早。」詠嫻回應道,並稍為走到另一旁,讓出位置給永峰。
永峰從櫃裡拿出咖啡包,搖晃數下後,把封口撕開。
「Daisy, 不如今晚一起吃飯,好嗎?」
又來了…詠嫻其實已經多番拒絕永峰的邀請。「其實我很欣賞你這麼堅持,不過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個藉口可以拒絕你。」
「只是吃個晚飯也不可以嗎?」
「真的這麼簡單嗎?」詠嫻一眼也沒有看過永峰。
一語道破,永峰也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你和Pinky已經結了婚,專一點好。」
「我和她的關係不是你所想這樣的。」


「是嗎?我沒有興趣知道。」詠嫻淡然說道。
「你知道我是愛你的。」
「你愛的是女人身軀,不是我。」
永峰記起那一晚,兩人在洗手間內的畫面。
「玩厭了Pinky,便再找下一個。」詠嫻停止搞拌咖啡。「對於男人,很正常而已。」
這時,秘書Iris拿萫水杯來到茶水間,尷尬的氣氛被她撞破了。
「對不起,不好意思…」
「不要緊。」
「是時候開會了。」
************************************************************************
思彤拿著濕漉漉的雨傘,走進Workshop。
看見咖啡廳柔黃的燈光,頓時感到一點點的溫暖。思彤把雨傘放好後,見到泳欣坐在窗邊的雅座,正用她的手提電腦上網中,思彤便往她的方向走去。
是夜,思彤約了泳欣,討論第三章故事情節的走向。
「怎麼了,在室內也感到很寒冷嗎?外套也不脫下。」思彤脫下藍色的長外套。
「我怕冷啊,所以就不脫下了。」泳欣卻仍然穿起深黑色的絨毛外套。
「你也很早到來呢!」
「學校沒有特別事情要做,我準時下班,早到而已,下班時間是比較多人的,而且又下雨呢!」
「說得又是,天寒地冷還下著雨,真要命。」思彤把袋子和外套放在座位上,然後坐下。「你寫得還真算快啊,上星期五才上載第一章,今日你就已經寫好了。」思彤再從袋子裡拿出原子筆及筆記本。
「寫是寫好了,但還要微調的。」
「好吧,那現在就討論一下吧。」
「首先,我保留了那筆款項在陳東生那裡,主要是描寫了葉傑倫的……」泳欣在解說自己所寫的部份時,突然停下來。
是因為她見到敏婷也到來。
「怎麼了?」思彤問道後,回過身後去看,是敏婷的到來。
「又會這樣巧合的。」泳欣向敏婷招了招手後,敏婷便向兩人走去。
「Hello。」敏婷主動向兩人打招呼,泳欣也微笑著回應。
「坐吧。」思彤騰空了一點位置給敏婷。「謝謝。」
「我們正討論著第三章的故事,你有沒有甚麼意見?」泳欣主動延續未完的話題。
「第二章呢?你已經寫好了嗎?」敏婷一邊說,一邊脫下頸巾。
「是的,不過還要微調,但大概也寫好了。」
「先看一看第二章的走向,才再想第三章的方向吧。」敏婷撥弄了一下頭髮。「在這電腦上嗎?」
「嗯…可以。」泳欣把電腦的螢光幕轉向敏婷。
「你想喝些甚麼嗎?我去買吧。」
「豆奶咖啡吧,啊…我先給你錢。」敏婷稍稍轉了身子面向手袋,狀勢從袋子裡取出錢包。
「你先看吧,我先付錢。」
************************************************************************
除了私下相約同事聚餐外,建華、志傑和子賢三人經常都會去到中環一間酒吧談天說地。
那怕環境吵雜,通常他們都會坐到一隅。他們之所喜歡到那裡,皆因那裡有地方可以讓他們在室內吞雲吐霧。
店員拿著三至四枝青島啤酒到來。
「大家都已經去到這個位置,誰人不想更上一層樓?」子賢右手拿著點燃中的香煙,吸了一口。
「都要看看是否有實力吧,你不是覺得Daisy可以吧?」志傑把啤酒倒進杯說道。
「這些事都不是你和我決定的啦,還不是那兩父子決定。」
「說真的,論年資,論實力,你都在她之上的啊。」建華喝了一大口啤酒後說道。
「喂,你不是不知道,太子對她有好感的吧?」子賢反問道。
「媽的,他不是愚蠢到這樣吧?」志傑也吸了一口香煙。
「說開也是,如果她升職,我想很多人都會有意見。」
「有意見又怎樣?大不了便辭職,之後公司又可以請大量新人回來。」志傑繼續吞雲吐霧。
「誰人升職也好,大家都只是想公司好而已。」
「大好機會放在你面前,你不是不爭取吧?」
「色誘太子咯,好嗎?」子賢開玩笑說道。
眾人也笑了笑。
「說開也是,阿瑜的生日就到了,想好送甚麼禮物嗎?」志傑問道。
「你知道我不了解女人的啦,我連她喜歡甚麼也不知道。」
「所以說嘛,我經常將她借調去你處,你都不多加留意,她喜歡地圖袋的。」
「她不是已經有一個嗎?」
「有一個不代表不可以多一個嘛,劉主任。」建華沒好氣說道。
「女孩子是要哄的。」志傑附和道。
「這麼浪費金錢的啊。」
「追女孩子就是這樣的啦!」
************************************************************************
傑倫輕力的把大門關上,並重新將防盜鎖扣上。屋內幾乎漆黑一片,只是門縫透出的一線白光和屋外的街燈,讓傑倫隱隱看見屋內的基本環境。
他拿出小型電筒並將它亮起,放輕腳步,走進書房裡,非常小心的在衣櫃、書櫃等地方找尋他遺失的鉅款,但也找不到疑似用來放置五千萬的袋子或是箱子,正當他打算轉移至睡房裡找尋的時候,抬頭一看,卻看見了一個行李箱放在衣櫃的頂部。
按目測來看,行李箱最少也有大約三十吋。應該最有機會是放在裡面吧?傑倫從一旁拿來圓型摺椅一張,以便他站高來。當他站高起來後,把側邊的拉鏈慢慢的拉開,以證實內裡確實是那五千萬的款項。
果然,行李箱內的確就是那遺失的五千萬款項,正當他準備想著如何拿走那五千萬的時候,卻突然被人用棍從後向雙腳打過去,傑倫頓時大叫了聲並失去了重心,從圓椅上跌下來,放在身上的利刀跌在地上,而手上的電筒亦丟到一旁。
在這一刻,東生撲上傑倫的身上,與他發生打鬥,兩人在地上扭作一團,不時拳來腳往,撞到身邊的櫃,使得放在櫃上的東西也跌倒在地上,而兩人也不斷發出掙扎的聲音,使得寧靜的環境頓時嘈雜起來。
傑倫為求反擊,用盡氣力把東生推開,使得東生撞向書櫃,架上的東西也倒在他的身上,然後傑倫迅的拿起利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鏈利刀口刺向東生的左眼,然後把利刀挪開,東生頓時痛得大叫並用手掩著左眼,倒在地上,卻無阻鮮血從眼球不斷湧出;傑倫為免東生的叫聲驚動他人,先再撲上去從其部背插上一刀,將東生拉到自己旁邊,然後從後掩著他的口以圖減低聲,並從後抱起正痛苦掙扎的他,東生嘗試用另一隻手作最後的防範,卻被傑倫用利刀狠狠一插,這一刀,已經令東生再無反擊之力,最後,傑倫更把東生的頸部扭斷,而窗外的蟬鳴,亦再次奏起。
「看甚麼看得這樣入神啊?」Steven拿著熱騰騰的Caffe Latte,走到碧芝面前並坐下。
時值晚上八點多,Workshop裡面人已不多。「我只是在看著「殺戒」第二章而已。」
「那應該很緊張吧,你都看得這麼入神。」
碧芝伸了伸懶腰。「啊,不是啦,只是剛剛上載…」說到這裡,碧芝想了想「嗯…故事還可以的,只是…」
「只是甚麼?」
「兩章的內容其實都挺暴力啊,你很難想象到這些畫面會是一個女生可以想像得到的。」
「寫了些甚麼,讓我看看。」
「我一定寫不出這樣的情節來。」碧芝把手提電腦轉向,讓Steven也看看內容。
「插眼、斬手而已,沒甚麼大不了啊。」
「你變態的嗎?你知不知道第一章,敏婷連切舌頭都寫出來啊。」
「寫作而已,又不是真的做出來,現在很多電影都有這些情節的啦,你不知道嗎?」
「雖然是假的,但…總之就是很不安的啦。」
自從上次卓勤前來找碧芝提及志傑的兇殺案後,她已經不自覺地留意著敏婷那組別的作品。
「那麼其他組別呢?反應如何?」
「瀏覽的人數和繼續追的人也有很多,反應似乎比起上一屆還好。」
「那就好了,啊,對呢,分享會是明天中午一點半嗎?」
「啊…改了時間,延遲到下午三時。」
「好的。」
************************************************************************
雨水打落在窗戶上,的答的答的聲響為夜幕伴奏著。
可琪以雙腿盤坐姿態坐在床上,把手提電腦放在雙腳上,在房間裡埋頭寫作。
然而寫作靈感消失時,她也只好漫無目的在網上世界遊走,又或者上「心筆」,看看其他人的作品。
登入心筆的網站後,隨即出現一個彈出消息。「殺戒,已更新至第二章。」
殺戒,是敏婷那組別所寫的故事名稱。可琪早已成為按下「追稿」的一員。
她並非因為成志傑的兇殺案而按下「繼續追」的按鈕,而確實是因為被當中的故事吸引,那宗案件的出現,在她來說,既是巧合,亦可能是一次注定。
手提電話近來一個短訊息。「仍想著那宗案件嗎?」
可琪一直都心知卓勤對自己有意思,只是她現階段,不欲發展一段感情關係,影響工作,故一直都和卓勤保持同事的關係。
然而,短訊還是會回覆的。「在看小說。」
「心筆那一篇嗎?」
「是。」
卓勤良久也沒有回應,可琪見狀便放下手機,繼續閱讀「殺戒」的第二章。
雨越下越大,滴答聲越越來越頻密。
「夜了,別太夜睡。」
只是,可琪太專注在敏婷的故事裡,未有為意卓勤的一句話—晚安。
************************************************************************
詠嫻如常的駕車上班。
今天是星期六,上班服裝可以穿得較隨意點。
把車子停在幽暗的停車場一角,下車後並把門關上,防盜聲響起後,便隨即離去。
「早晨。」永峰的一句招呼語,把詠嫻的魂魄召回來。「早。」又碰見了……
然而她的態度似是想和永峰保持距離,連回應的語調也是淡淡的,說罷更是逕自離去。
「說兩句可以嗎?」
詠嫻停下來並回過頭站著。「其實都不是第一次說了,還有甚麼好說?」
「我想跟你說,我打算和Pinky離婚。」
詠嫻心知永峰實在是十分難纏,無不深呼吸一口氣。「你的事不需要跟我說。」詠嫻轉身離去。
「為什麼不可以給大家一次機會?我已經和Pinky辦離婚手續了。」
因為永峰這話,詠嫻想起當晚的事情。「你知道為甚麼你會離婚嗎?」詠嫻回過頭看著永峰說道。
「我離婚是因為我和她之間已經沒有感情。」永峰稍稍停頓一下。
詠嫻連連搖頭。「拜託你不要將你離婚的事歸咎於我,女人對你來說,只是玩具而已。」
「那你就是當自己是玩具吧?」永峰看著詠嫻。
週年晚宴的事又再浮現在兩人面前。「是,我以前的確是那樣的人,但面對你,我不是,就算我知道你利用我來上位,我都不介意,因為我知道我對你是真心的。」永峰反駁詠嫻的指責。
詠嫻早已達成自己的目的,不欲再和永峰糾纏。「沒有其他的話,我先上樓了。」
永峰知道,面對詠嫻實在不能容易放棄的。
這時,他的電話響起。
「喂。甚麼?」永峰突然大聲的叫道,嚇倒了正步進電梯大堂的詠嫻,也回頭看著他。
永峰臉上流露出十分詫異和驚愕的表情並且看著詠嫻。「潘建華出了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