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家庭幸福是萬惡之源——太宰治



家庭幸福是萬惡之源——太宰治

我叫鍵一,全名金建一。聽名字很韓風,但我絕對是土生土長香港人。名字的由來全賴老爸最喜愛的故事人物——金田一耕助或者他的孫子金田一一。作為愛好者的他富有正義感,喜愛推理,而且他更是一位警察。而這位警察就在一次追賊的過程當中心臟病發過世。
而我選擇了繼承他的遺志,成為了一位警察。大家畢業後經過幾許努力,終於加入了警隊的重案組。最近香港發生的案件,大大小小都經過我的雙手雙眼,輸入資料進入電腦。
進入重案組的我,未有參與任個案件,一直在辦公桌的電腦輸入資料。朝九晚六的生活模式,真的很寫意。
然後就在不久後,安逸離我而去。

事情發生在數天前得朝早,正是我從汽水機買了罐裝咖啡一刻開始,本來應該轉身回去自己辦公桌那一刻,張sir就從另一邊走過來跟我說話。
我禮貌地跟他打招呼:「張sir早晨。」
張sir外表是位打扮年輕的男士,年齡多少不知。口頭禪是:「幾好啊,唔錯啊。」這句說話無時無刻也會出現。就算案發現場發現的死者被肢解他也會這樣說,同行的人會覺得驚訝,但他會回贈你一句:「你好想周圍走揾返啲手手腳腳同個頭返黎?」


張sir:「年輕人你叫咩名?依家得唔得閒?」
這樣問表示要跟他出去查案了。
我回答:「我叫金建一,張sir。」
「啱啦,年輕人,帶你出去見識一下,跟我上車。」張sir搭著我的肩膀一起走到停車場,與其說搭著我的肩膀不如說是拉著我到停車場。
「呀張sir,我仲有好多文年未搞掂,揾第位師兄跟你去得唔得?」
「文書野好死嘅啫,日日坐係度你唔悶我都悶啦,帶你出去行下多謝我仲好啦。仲有,你食左早餐未?」
「未呀,張sir。」我大概知道一會會見到甚麼場面
「幾好呀,唔錯呀。」張sir的口頭禪出現了
不久,我便會經歷人生第一場血案。



你有吃過片皮鴨吧?你知道這道菜的沿緣來自何處嗎?
凌遲——將犯人以特定刀數,將犯人的皮切去,千刀萬剮,過程不可以令犯人死去。片皮鴨這道菜就來自於此。

未幾,沖鋒車就到達現場,九龍西的某個屋邨。
我一直以為,電影裡的情節只是加鹽加醋增加視覺效果,令畫面更有衝擊力、張力。但原來,當到達現場,那股隨之而來的血腥味道,比起光與影的畫面來得更加震撼。
記者早已於門前等待,尤於現場環境封鎖之下,連居民也禁止進入。此等大案場面,確實第一次親歷其中,閃光燈此起彼落,而我們區的總警司就站在記者前的位置進行採訪。
「事發經過呢⋯⋯是鄰居於出門前看見滿地的血跡鞋印,和血腥臭味從屋內傳出來所引起的,及後鄰居報警,我們伙記和消防處接報到場後破門而入,發現兩具皮膚被切去的屍體,屍體分別是三十九歲左右男性和三十六歲女性。目前我們只能透露這麼多。」
對外的話是這樣說,真實詳情的是兩位死者是姓何夫婦,兩位皆被兇徒以凌遲方式處死,表面皮膚被切去,最後一刀刺進心臟斃命。兩死者留有一位十八歲女兒——何兩儀,被發現於自己臥室以棉被覆蓋,估計是逃避兇手追殺。然後是,當女兒發現雙親以極其殘忍的方式殺害後,精神受到莫大打擊。現在受到同僚保護當中,等待精神穩定後才筆錄口供。
張sir說:「鍵一仔?同手套腳套同我一齊入去行轉?」
「吓?」我當堂嚇了一跳,說站在大堂門口的我已經嚇得驚魂未定,神情恍惚,如果上樓的話恐怕必定當場暈倒


「驚呀?冇事嘅。」張sir拍一拍我
「嗯⋯嗯!」我只能硬著頭皮上
我和張sir上樓後,大批便衣及藍帽子已經駐守這裡,還有科學鑑証的伙記在單位搜証。
「你入到去留此吓周圍,但唔好亂郁任何野,如果覺得邊到地方可疑,同我或者同鑑証科同事講聲。」
我回答:「收到。」越走近單位,我的心跳聲就越澎湃,連自己也聽到。
當走到門口的時候,已經清楚看見整個單位的地板已經被血液所填滿,屍體距離報案時間只有30分鐘左右,所以還未被仵工運走。本來以為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接受這事實,但當事實擺在眼前的話,這衝擊力的不是言語能論述的,我感到有點虛脫,如果我有吃早餐的話,恐怕我現在已經嘔得一地污穢。
「你冇事嗎後生仔?頂得順冇?入到就入黎啦。」張sir說
「好好,我休息一陣先。」我先回過神來。
我就站在大門口的位置,正對著那兩具被去皮的屍體。坦白說,如果以前不是曾經解剖過白老鼠,看到生物結構的話,恐怕我現在真的接受不到這場面。而填滿單位地板的血液已經近乎乾涸,但走在上面還是要小心避免滑到。
「頂得順嗎你?」張sir問
「OK,我仲可以。」
「正如你睇到一樣,頭部以下去皮,皮膚就擺左響格離嘅膠桶度,一人一個,然後就用刀插入心臟。」
兇手使用的刀比較特別,是軍用刀,如果考慮這點的話,範圍就可以收窄了
「軍用刀⋯⋯」
「怎麼了嗎?」我問


「幾個禮拜前發生過兩單命案都係同樣用軍刀。」
「同一個人?」
「唔知,不過上次分別係斬首同肢解,同一個人嘅機會都好大。」
「同一個人?」
「做左咁多年警察總會有少少直覺,不過⋯⋯」
「不過咩?張SIR?」
「發生地方唔係同一區,而且揾唔到同一個可疑人物出現案發現場附近。」
隨後仵工到來運走屍體到殮房。
我想,這些案件多少會有點關連,而慶幸的是,最近案件的筆錄資料輸入都是我做的。可以的話回去找找資料。
死者女兒——何兩儀,剛才救護車已經將她送院,而當她走出房間回首看到父母慘死的狀況下,大受刺激尖叫並且語無論次起來:
「不要,明明猜贏了的!明明猜贏了的!呀~~~~~~!」
記錄下來的語句大概就是這些,猜贏了甚麼呢?是甚麼迷語?兇手跟她有過直接接觸?而兇手違反了約定約其兩老殺害。
迷團實在太多的關係,而且這將會是我第一次的命案調查,恐怕安逸的日子要消失了。




1月15日
位於新界東某村屋單位命案,死者兩夫婦年齡四十到五十歲之間,被兇徒強行入屋爆竊,及後被戶主發現不果,以其手上軍刀刺中戶主頸部大動脈,最後失血過多致死,爭執期間其妻到樓下察看,被兇徒從後襲擊割喉致死。及後,兇徒將兩人頭顱割去,擺在單位內茶几上,並留有一把軍用刺刀。翌日被鐘點女傭發現後報警處理,兒子於外國大學就讀,聞死訊後即時返港。

1月31日
位於九龍東唐樓單位命案,死者為一對年輕夫婦,年約二十六到三十歲,育有六歲女兒,兇徒於男戶主開門出外倒垃圾期間潛入屋內,及後將其妻子從背後襲擊割喉殺害,男戶主回到家中發現妻子屍體後欲報警,兇徒並未離開現場,同樣從後襲擊事主後。將兩人肢解,手腳互換。並以尼龍繩綁實,並留有同樣牌子軍用刺刀。兩日後,外婆採望並發現屋內有異味,於是報警發現。六歲女兒因受驚過度未能恢復,現在暫交由外公外婆照顧。

2月21日
位於九龍西一公共屋邨單位,死者兩夫婦年約三十至四十歲,育有一十八歲女兒,夫婦兩人被凌遲方式去皮並
用同樣牌子軍用刺刀了結,排除男女戶主與惡勢力背景關係,亦無任何不良借貸記錄。夫婦女兒懷疑與兇徒認識或有交流,情緒極不穩定,女兒現於某區公立醫院私人病房留醫。


以上,為今年發生的類似相關兇殺案。
在簡怖會上,大sir推斷出兇手為同一人,採用相同牌子軍用刺刀犯案,正循此方向去偵查。過去商店會否有售賣大量此類刺刀予某人。但如果他是網上購物的話,情況又是另一回事。
然後,我、張sir、嘉里、細毛就開始聽取被害者家屬口供。
「何兩儀小姐,你好。我地係東九龍區重案組,希望你能夠協助調查,如果你有咩記得返,希望你能夠講底,我地警方會盡力去捉到兇從歸案。」張sir說


何兩儀小姐年齡十八歲,正準備就讀大學。經過此一次事件心靈受到重大創傷,大學亦已酌情給予何小姐一年休學時間。最近,何小姐情緒恢復穩定,並願意協助調查。
「當時大概十一點左右我同朋友食完飯返去,父母已經係房入面訓緊,我去返到就沖埋涼訓,大概凌晨兩點左右,我已經被人綁住左響廳張櫈度,而我父母同樣已經被綁住。我地三個同樣被毛巾封口,當然我地三個都嚇到流晒眼淚,想叫救命都冇辦法。」
「咁你認唔認得兇徒個樣,有冇咩野特徵?」張sir繼續問
「唔知呀,唔知呀⋯⋯」何小姐回憶起當時情況,情緒開始激動
「冇事嘅何小姐,我地係黎幫你,你依家安全架啦。有咩唔怕講,我地一幫會將兇徒繩之於法。」女同事嘉里安撫何小姐
「⋯⋯我記得佢係著到成身黑,一件有帽嘅外套,戴住口罩同黑眼鏡,好健碩,我諗佢應該好後生⋯⋯」
「當時情況係點樣?」另一位同事細毛問
「我記得⋯我記得佢把聲好特別⋯⋯有啲沙啞,好奇怪嘅笑聲⋯⋯」何小姐雙手緊握
「然後呢?」嘉里問
「佢同我玩遊戲,猜拳⋯⋯一定要贏嘅猜拳⋯⋯只要贏左佢就可以唔駛死⋯⋯明明我贏左⋯⋯嗚⋯⋯嗚⋯⋯
呀⋯⋯呀⋯⋯!」何小姐憶起事發情景,開始失聲痛哭
「猜拳?佢用猜拳決定你地生死?但你猜贏左點解父母仲要死?」嘉里問
「我最初開始係猜贏左,但係⋯⋯之後⋯⋯佢話一次猜代表一條命⋯⋯嗚⋯⋯」
「之後兩次你都猜輸左⋯⋯」我說
「然後佢就笑起上黎,佢笑得好恐怖,佢笑著走到我面前比我睇佢把刀,然後就用刀開始割開媽咪啲皮⋯⋯」何小姐的淚珠不斷流下,呼吸急促喘著


「正變態!」我忍不住鎚了牆壁
「唔好意思,要令你諗返起。」嘉里攬著何小姐的肩膊
「好變態,勁變態,超變態。點解世界會有啲咁變態嘅人存在。」細毛噁心地說
「口供錄完,何小姐你休息多啲啦,路始終要繼續走,希望你可以企得返起身。兇徒我地警方一定會緝拿佢歸案。」張sir說罷後,正準備起身帶同我們離開。
「等一等⋯⋯」何小姐說
「仲有咩事呢,何小姐?」我問
「我記得⋯⋯最後佢殺左爹地媽咪之後,佢話佢覺得身心舒暢左,可以唔駛再飲茶住⋯⋯」
「嘆茶?」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所謂飲茶,即是到典型中式茶樓叫點心茗茶,試假設他是一位年輕男性,而且獨自到酒樓飲茶,這對於同年齡層來說是比較少見,但到底是否一條重要線索亦不得而知。

「鍵一,你會點樣查落去?」張sir問
「如果兇手真係咁講的話,就算係大話亦都不況一試。」
「你可以試吓,酒樓條線交比你查,我同其他伙記各自試下第啲線索。」
「收到。」
當然地,全港有數以百計嘅大大少少酒樓,靠毅力也未必會找得到。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只能尋求協助,於是我走到鑑証科裡希望找到一丁點線索。
「飲茶?」鑑証科同事A——由美說
「唔係唔得嘅⋯⋯」鑑証科同事B——SARA說
「好似有信用卡帳單係度⋯⋯」鑑証科同事C—— 阿CAT說
「嘿哈⋯⋯」三人異口同聲嘆氣起來

那麼,又如何能夠找到這變態又可以令這人現身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