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房出租

區陽志豪手裡捧著這條黑色柔軟窄窄的T-back內褲,絲質花邊的布料還透出淡淡的幽香,他的思緒一下子又回到那快樂的偷情歲月。
 
王嘉倩,一個窩心可人的小女子,嘉倩的溫香軟肉,至今還不斷浮現在志豪的腦海……
 
區陽志豪,英文名叫Vincent,今年四十歲,已婚。他和太太莊靜華結婚已有5年的時間,生活雖然平淡,但經濟方面卻不大欠缺。
 
去年初夏,志豪和靜華剛在近郊的地方買了房子,是雙層高的別墅式房屋,有一個細小的私人的後花園和泳池。屋裡多出一個睡房,閒置著,他們計劃把它出租。居所附近適逢有一所大學,想到學生可能有住宿的需要,於是他們決定在一個大學生的討論區裏發放有房出租的廣告,想把房間出租給那裡的學生,因為學生很少會是惡租霸。他們的招租廣告清楚說明條件:寫著「亞裔女生優先,房租另議」。希望招一個女的學生,因為他們都覺得女生相對比男生來說會乾淨整潔一些。
 




招租廣告發出之後,詢問的人很多,後來他們挑了一位從台灣過來讀碩士的學生,她的名字叫王嘉倩,志豪和太太與她在電話裏聯絡及溝通過,決定約王嘉倩來家看看。她自己沒有車,志豪對她說:「那我們去學校門口接你過來看房子好了。」他們約好在大學校門外的噴水池見面,約好之後,他與靜華就開車去嘉倩所在的大學門口找她。
 
到了那裡,志豪遠遠就看見一個中國籍女孩站在噴水池路邊的一顆樹下,個子挺高的,約有165公分高,看上去有25歲左右,穿著一套連身及膝的米白色碎花長裙,豐滿的身段都若隱若現;長長的棕色頭髮在兩肩旁散落,化了個淡粧,給志豪和靜華的第一印象是個很文青很有學養的女孩,樣子甜美。志豪把車停在她面前,試探著問:「你是不是王嘉倩小姐?」
 
她馬上高興地笑著回答說:「是、是。」她笑起上來,臉頰上泛起酒窩,惹人憐愛。
 
志豪說:「我是屋主區陽先生,之前大家在電話溝通過約好的,上車吧。」於是志豪和靜華就把嘉倩接回家去。
 
她上車坐在後座,才一關車門,一陣清風吹進來,夾雜著一股淡淡的幽香飄進車內,該是嘉倩塗了香水,志豪不自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很陶醉於那來自嘉倩的女人香,他確實喜歡。他心裏想:「這個女孩很漂亮啊!」在路上他們三人就聊起來,才知道嘉倩的父母原來也是香港原居民,在她十歲時舉家才移民到台灣去。平日喜歡行山及游泳的她,不其然都散發著健康活力的氣息。
 




回到家後,靜華就來負責帶嘉倩四處走走看看,參觀一下他們的房屋,特別是想租給她的房間。
 
「客飯廳、廚房及浴室你都可以用,繁忙時大家就要相就一下,基本上,這屋的所有設施你都可以用。」靜華對嘉倩說。
「那太好了,謝謝你們。」嘉倩微笑著說。
 
然後她們就順道看看後花園及游泳池,泳池其實很細小,只適宜嬉水或游幾步。但嘉倩卻顯得很雀躍興奮,因她很喜歡游泳,在家鄉小時候就是與水為伴長大的,所以不需要太多的考慮,她一下子就幾乎可以決定要租他們的房間了。看她那副健美的身材就知道她是美人魚,志豪和靜華都對嘉倩有很不錯的印象,覺得她該是隨和易相處的人,於是他們談妥相宜合適的租金後,他們都很高興就接納嘉倩做他們的房客。
 
嘉倩搬進去之後,首先遇到的難題,就是她的電腦接駁好後卻開不動,靜華看到她很苦腦的樣子,於是她就叫志豪去幫她一下,因為他的職業正是電腦技術支援的一類工作;其實她的電腦問題不大,只是女孩子普遍總是常常攪不好電腦的問題。志豪只花了一個鐘的時間,就為嘉倩攪妥了所有電腦的接駁及設定方面的問題,可以上網了,她十分感激志豪的幫忙,連聲道謝。
 
「嘉倩你不用太客氣,大家住在同一屋簷下,應該互相幫助守望才對,這些粗重難攪的事情,就交由我們男士去做吧。」志豪帶著半點自豪地說。




「區陽先生,真的謝謝你。」她說。
「別那麼生外,叫我英文名Vincent吧,以後叫我的英文名就可以了。」志豪說,嘉倩連聲說好的。
「好的,那麼你們也叫我做阿倩吧。」嘉倩也回應出善意來。
 
後來,志豪和靜華與嘉倩交談的過程中,他們大概了解到她本來在台灣有個相識多年的男朋友,可是男朋友變心了,就和她分手。她痛心之餘,希望離開傷心地休養生息一下,於是就想到一個人離開台灣到外地去進修,攻讀一個碩士學位課程。她說很幸運來到志豪家裡,有這麼隨和的家庭做屋主,使她心裡的鬱結解開了不少。
 
在生活上屋主也處處給予嘉倩很多照顧和方便,有時候她下課回來晚了,屋主就叫她和他倆一起吃飯,家裡要是熬了好湯就肯定會留一大碗給她,因為志豪和靜華不久就知道嘉倩都很喜歡喝老火湯的。
 
嘉倩在他們家裡住下來一段時間之後,她和他們相處也變得越來越隨和,就像是家裡多了一個新成員一樣。平時在家的時候嘉倩就愛隨便穿著短衣短褲,志豪特別喜愛她穿著小背心,因為嘉倩常常露出肩背、玉臂與長腿,可以看見她的皮膚是很白晢透紅、很滑溜似的;青春女孩就是不一樣,志豪常常暗地裏以貪婪的目光偷望嘉倩的身影,她的胴體好像有一股魅力吸引著他。自從志豪與靜華結婚後,他都沒再如此近距離接觸過青春少女,他為家中多了一道春色而暗地裏高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