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性幻想與洩慾>>
 
那年的夏天好像特別炎熱,花園裡的小花都提前綻放了,陣陣醉人的花香從小巧潔白的花蕾向空氣中輸送。嘉倩下課回來後有空就喜愛在滿園的花香裡嬉水或游泳,很多時候志豪下班回來還看見她穿著比堅尼泳衣,健美的身軀在水裡翻騰,波濤洶湧,滿目生輝。「一起來游吧,不要只是在看啊。」嘉倩笑著對志豪招手。志豪起初覺得有點尷尬,不知如何是好,可是靜華卻附和著,她說很久也沒有游過,也想游一下,天氣也實在太熱了。於是他們三人,就開始間中一起游泳了。
 
有時候靜華在屋裡廚房做飯,外面就剩下志豪和嘉倩在一起游,志豪可以放膽地打量清楚她的身材,嘉倩玲瓏浮突的身材被藍色帶花紋的比堅尼泳衣包裹著,渾圓的胸部及盛臀若隱若現,真是青春逼人啊!他們在水中交談和遊樂的時候彼此的身體難免有點碰撞或接觸,而這樣的輕輕接觸對志豪來說就如觸電一樣,事後往往為他帶來不少暇想。
 
有一次,嘉倩的小耳環不知怎的被吸進游泳池的管道裡去,她哭著臉告訴了志豪,說是她過世了的母親留給她的,很有紀念價值。看她急成那樣,志豪就使出渾身解數在清澈的池底找了數遍,但是都沒發現到耳環的蹤跡。志豪心想:它一定還留在管道裡面的,如果不給進口位的過濾網隔住,就大概會給氣泵裡的過濾網留住的;志豪希望嘉倩的耳環千萬別被吸到穿過了濾網,那樣就很麻煩。於是志豪檢查了進口籃子,沒有發現;然後就到氣泵那裡把蓋子打開,將裡面的小塑膠籃子抽出來找。志豪把樹葉雜物一倒出來,還好,真的在那兒,一隻用黃金鑲了碎鑽石的小巧耳環。
 
當志豪把耳環放到嘉倩的手裡的時候,在水裡的她高興得忘形地抱著志豪在歡呼喝采與跳躍,她竟然情不自禁地在志豪的臉上親了一口,圓潤的乳房也不經意地壓了壓志豪的胸,慌亂之下志豪的手就笨笨地在她的豐臀上拍了拍表示不客氣。這下好了,上下給她這麼一刺激,志豪雙手很自然地順勢環抱著嘉倩,大家呆呆地對望笑著,第一次和他竟如此親近,嘉倩臉上飛起了一抹紅霞,輕輕地把志豪推開,然後匆匆地上岸洗澡去,臨走時又轉身羞笑地對志豪再次說聲:「多謝Vincent哥。」這一句多謝,又像是再一次親吻了志豪的臉一次。那天晚上洗澡的時候,想起剛才在泳池的情境,志豪不其然自慰起來,直到高潮時要爆發的一刻,志豪口中不住的叫著「嘉倩,嘉倩呀~啊~啊~~嘉倩~」。
 


有一天,志豪回家稍晚了一點,嘉倩游泳之後,沖完涼就在客廳裡看電視,志豪換過衣服,稍為休息一下,然後也到浴室打算沖涼,可是主人房浴室的溝渠近日淤塞了,不能使用,他唯有到位於客廳側的浴室去。
 
進了浴室關好門脫下衣服後,志豪抬頭就看見鐵鉤上掛著一條米白色的小內褲,他好奇取下來一看,發覺原來是一條很細的T-back內褲,他一下就猜到該是屬於嘉倩的,因為志豪知道太太靜華不愛穿這樣的內褲,而嘉倩剛剛在這裡洗完澡。志豪心裡有點驚訝的想:平時看嘉倩她這麼斯文嬌柔,原來裡面卻穿著這麼性感豪放的T-back內褲啊。他想這褲可能是嘉倩日間穿過的,沖完涼就忘記了遺留在浴室涼著。
 
一想到這志豪那話兒就硬起來,渾身燥熱,手裡捧著那T-back內褲再細細翻看:中間的部位稍微有點淡黃色。志豪把印有淡黃的部位舉到鼻子前,閉上眼作深呼吸,似乎真的嗅出一點異味來,志豪好有性興奮,他急切地把那內褲全捂在了嘴和鼻子上拚命吸著聞著。這時腦子裡出現了嘉倩那玲瓏浮突的身影,他陶醉著,幻想自己正在吻著嘉倩。
 
接下來,志豪懷著強烈的好奇心穿上了T-back內褲,當窄窄的布條一貼上志豪的臀縫時,一種奇特的感覺由下而上直衝腦門。志豪用手把後面的細布條輕輕地拉動了幾下,布條和肛門的摩擦,一陣陣快感就從肛門衝上腦來。志豪繼續幻想在泳池邊與嘉倩性交。就是這樣,志豪就用手自慰起來。高潮來臨的時候,志豪忘形盡情地將精液射在那條內褲中,尤如深深射入嘉倩體內一樣。
 
志豪繼而淋浴,任由花灑的冷水由頭淋到腳底下,閉上眼在放鬆喘息,細細回味著嘉倩的內褲給自己帶來的精神衝擊;剛才的一幕,在思想和意識上,志豪其實背著太太在偷情;在行動上,在原始的慾望衝擊下,志豪又像是強姦了另一個女人。那刻志豪在冷水的沖刷下,全身仍然激動無比。銷魂之後,他就趕快把T-back內褲沖洗乾淨,按原狀把它重新掛到鉤上。
 


當志豪洗完澡出來再見到嘉倩的時候,一種似乎像犯了罪的感覺令他不怎麼敢正視她,嘉倩好像也意識到什麼,匆匆離開了一會;等志豪再一次進去浴室的時候,那條T-back內褲已經不在了。那個晚上嘉倩碰到志豪的時候臉都是紅紅的、很害羞似的,她可能預感到自己隱密的東西已給一個男人看見過了,而這個男人和她每天都生活在同一間屋子裡。當然,他們都沒把這件事提起,還是假裝像往常一樣有說有笑,但是就有一種好像心裡藏著秘密所帶來的異樣感覺,也像是偷情般的暗自興奮。
 
那天晚上,志豪一個人在睡房裏,脫去上衣,只穿著一條內褲,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太太靜華因為加班的關係晚了回家,看到靜華進來,她一邊和志豪閒聊著今天工作所遇到的事,一邊把身上的衣服逐一脫掉,準備去沖涼。很快就只剩下粉藍色的內衣褲。那一刻志豪根本無心聽靜華的說話,因為腦海裏仍充斥著嘉倩的影像,是只穿著T-back內褲的影像,幻想著嘉倩在扭動著纖腰。剛才他的自慰行為,並未能完全釋放內心的慾望,必須要找個女子來狠狠地操一趟。這時志豪被眼前太太性感的場境所吸引著,內心突然熱血沸騰,志豪忍不住衝前擁著靜華,深深地吻她、愛撫她。
 
「老公,我今天很累,今晚不要幹好嗎?」靜華在抗拒志豪的熱吻。
「我想要,老婆,今晚好想要你。」志豪急促著氣地說。
「老公,我還未洗澡呢,一息間才給你吧。」
「我等不了,現在就要。」志豪繼續貪婪地愛撫她。
 
靜華被志豪突如其來的強攻,殺個措手不及;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她唯有勉強地與志豪交歡纏綿。


 
那晚志豪一改以往慢慢享受的習慣,要來過極速快餐,他粗暴地幹她。
 
「靜華,呵~~呵~,我的靜華,我愛死你了。」事實上,那一刻,志豪口中雖叫著太太的名字,但其實在他腦海中卻浮現著嘉倩穿著泳衣的模樣,甚至志豪幻想嘉倩脫光衣服與志豪交歡的樣子;他雖然口中呼喚著靜華的名字,但心裏卻叫著的是嘉倩;那晚志豪幹的,根本不是太太靜華,其實是他朝夕相對朝思暮想的嘉倩,他瘋狂地操著嘉倩!想到這裡,志豪就更加興奮。
 
「吓~吓~嘉倩,我的嘉倩,都給你,所有都給你了,我愛你!」高潮來臨時,志豪心裏暗叫。當然他不會對著太太宣之於口。志豪軟癱地伏在靜華的背上,大家都喘著氣在休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