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孤男寡女>>
 
那晚和太太交歡以後,可能是沒有做好安全措施的關係,過了一段時間,靜華發覺懷了身孕,嘔吐得很厲害,她一向都都有貧血的問題,現在有了身孕就常常感到暈眩,醫生說她的體質比較弱,吩咐她要多多休息。由於志豪經常要加班都沒時間照顧靜華,她說想回娘家小住兩個星期休養,讓岳父母可以照顧她,說是安胎,要獨留志豪自己在家兩個星期。沒有太太在家的日子屋裏變得有點寧靜,志豪好久沒有一個人享受這麼安靜的生活了;其實,除了太太外,在家志豪還有一個女伴,就是嘉倩,有她陪伴,太太又不在家,表面雖是平靜,實質志豪內心起了很大的風浪,因為只有他和嘉倩獨處,而且至少是兩個星期,他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事來。
 
嘉倩還是像往常一樣每天放學回來就游泳,妻子不在,志豪更沒有什麼心理壓力,好多時候都下水和她一起游,他們比較多的時候只是輕鬆地說笑著,有時候也在水裡追逐一下,手手腳腳很自然地互有揩撞的時候,嘉倩總是嘻嘻地笑個不停,他們甚至開玩笑地以兄妹互相稱呼。嘉倩看志豪的眼神也和以往不同了,好像裡面透著一絲渴望,一絲愛意。志豪都看穿了,對於嘉倩,志豪還是有太多的遐想。
 
可是和嘉倩兩個人在一間屋子裡相處久了,好一段時間沒有做愛的志豪,不禁常常對面前這個青春尤物產生性幻想。午夜夢迴,水滿必溢,黑夜裡,性感潔白的T-back內褲常常在志豪幻想中出現,志豪總是情不自禁地要自慰來解決,腦海中性幻想的對象當然就是嘉倩了。每每完事後,志豪又帶有一絲的罪疚感,好像同時對不起兩個女人,他理性上知道這樣做這樣想是不對的,但他的慾望卻不能制止,情不自禁,內心很是掙扎。
 
有天早上起來,志豪去浴室準備刷牙洗臉,剛好看見嘉倩也在裡面洗臉,身上只穿著白色睡袍的她,隱約可以看見嘉倩青春誘人的身段。「對不起,我房間的浴室淤塞了,所以才出來……」。嘉倩見志豪準備退出去,馬上點點頭示意志豪可以進去,一雙杏眼滿是善意笑意的注視著志豪,志豪也就走進去了,她躲了躲身,騰出個位置讓志豪一起洗,志豪一向只有和太太才試過這樣一起洗臉的。他們梳洗好後,各自對著鏡子整理一下;這時他倆卻不自覺地在鏡子裡對望了一會。
 




那刻有股很奇異的感覺從志豪的內心升起,他扭過頭來看著嘉倩,她也回頭看著志豪,一剎那間志豪竟自然地提起雙手輕輕撫著嘉倩的臉蛋,把她的頭微微地托仰起來;可以看得更清楚,她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望著志豪,她的臉紅了起來,那一刻志豪很有一種憐香惜玉的感覺。嘉倩的臉溫暖柔滑,志豪強烈的覺得,她是自己要保護的女子,志豪喜歡她、想吻她。
 
就在志豪想低頭吻她的時候,嘉倩就迅速地把頭轉過另一面,掙脫了他雙手。她低頭羞笑,說道:「趕時間,要上課,不然就遲到了。」她匆匆地離開洗手間,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志豪只能呆呆的站在那裡,思緒也有些亂,像著了迷一樣。
 
過了一會,嘉倩拿著掛包匆匆出門了,看得出她有點不好意思看志豪,大家都很尷尬的。
 
到了黃昏快吃晚飯的時分她才回來,不過神情就自然很多了,和志豪打過招呼之後就哼著歌回房間去,志豪也把今天早上因為自己的衝動而產生的不安情緒一掃而空。
 
到了第二天是假期,嘉倩不用返學,志豪也不用上班,他就計劃一下應該怎樣渡過這天假期。嘉倩說學校的考試過關了,而且成績不錯,想慶祝一下。於是志豪就跟嘉倩提議不如晚上他親自下廚,他煎牛扒也很有一手的。嘉倩聽了很開心,馬上就贊成了。
 




於是志豪駕車載著嘉倩一起到附近的市場買食材,就好像一對夫妻一樣東挑挑,西揀揀。那個市場很大,貨品種類也很多,而且賣的都是上等貨,嘉倩顯得很雀躍興奮,因為她是第一次來那個地方買東西。受到她的感染,志豪心裡也很高興,和這樣一個單身的妙齡女郎單獨在一起,使他好像又找回了一種失去以久的戀愛感覺,那是男女單獨初次約會的感覺。
 
晚上志豪親自下廚,啫啫炆鷄煲、浙江醋排骨都是他的拿手好戲,當然主菜是黑松露煎牛扒。嘉倩在旁邊洗菜聞到那香味,都不禁頻頻扭過頭來吞著口水注視著那鍋裡的佳餚。志豪看見她這副饞相,笑著用筷子夾起一件鷄肉就送到她嘴邊,嘉倩開心地嘟起嘴吹了吹熱氣,然後讓志豪把那香噴噴的鷄肉送進她口裡,她滿意地在品嚐那美食,連聲讚好。志豪看見她那像小孩子般的樣子,覺得真的十分可愛,他真想在她臉上親一口。
 
那頓晚餐很豐富,他們吃得很愉快,嘉倩搬進來住這麼久,那晚是她和志豪第一次單獨吃飯,家裡沒其他人,他們都顯得很輕鬆,一起喝了些紅酒,可是嘉倩酒量不好,她雖不是喝很多,但亦有淺淺的醉意。
 
晚餐之後,他們就如常到泳池去嬉水一下。因為大家都有淺淺的醉意,他們都只是浸在清涼的水中休息一下,聊聊天,隨便說些很爛的笑話。看著穿比堅尼泳衣的她,志豪還是不禁偷偷注視一下她光滑的肩膀、性感的鎖骨、豐滿的乳房和那高翹的美臀。他們愈聊愈開心忘形,嘉倩還主動和志豪嬉水,不住的把水撥向他。志豪當然不甘示弱,向她還擊。
 
「哈哈,來追我吧!」嘉倩笑著游開去。
「好呀,你不要逃。」志豪在她後面追趕著她。




 
他們就像兩個小孩子一樣在嬉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