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論唔重要,留一點空間給自己。 哩一句本身就係為左令你唔好去做結論,從而帶來更多空間去討論出一句永無止境嘅結論。而更加令到我哩一個結論成立唔到,從而會想再搵結論去推翻佢所謂『結論唔重要』。係一個思想鎖,將你嘅思想困住係個池度。唔會游到底而死,唔會遊離開個湖。」
  毫無停頓,老爺子一口氣把話說完。
  「總有一個人係想做一件冇人做過既事,咁如果果件事係夠吸引,就會越多人想幫你。而人類做既每一件事都係為左驗證哩個世界。」
  沒關聯的,小生接話道。
  村內的祭典即將要開始,大概是十日之後;

  「番落黎啦,個台我地要用架。」
  在祭壇下么喝二人的是剛成為村幹部宣傳執士的細嘉。
  「如果你地再係上面胡言亂語,觸怒左神明,後果我唔會負責架。」
  台下的另一位村幹部宣傳執士施子說。
  「每個神明都有自己既規條既。」


  村幹部外務執士小生看透一切的繼續在台上走走跳跳。
  「今年寫信話會番黎既舊村民少左好多。」
  村幹部內務大臣悅稀說。
  「城裡面都好多大事件,唔會有咁多時間番黎架喇。」
  村幹部外務大臣梁鴻接話。
  「總有一日,我地會再次聚首係哩條村!絕對會!」
  村幹部總部長雅達雙目注視遠方剛升起的大陽。
  「為左有咁既一日,我地出盡每一分力,而家一齊搞好個祭典!要盛大到外面每個人到聽到我地村內既笑聲!」
  雅達抱起一枝巨大的用來支起村旗的木柱。
  -全序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