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同一個夢了,熟悉的燭台,有著年輪的木桌,淡灰色的窗紗。

  查閱古竹簡牘時都常出現,記錄員會有重覆著同一個夢的說法。

  太過用心紀錄村內事件之後,總會在睡著後進到這裡。

  每每都是睡醒後才會發現又是同一個夢,不過在醒之前,還可以在這裡嘗試完成一下平常沒法完成的事。

  聽智者域卡度所說,這裡可以連接到一個稱為「自己」的人物。



  可惜我沒遇見過,或者說我會忘掉內容,最後只會知道我其實不屬於這個村裡的。

  但我深信我是帶著很重要而且不能捨棄的原因踏進村裡的。

  縱使來到的方法他們是不能接受的,給發現的話,不但會掉了執士一職,相信一定會被粗暴的趕出村外。

  「煨!」伴隨著么喝,一隻粗壯的手臂輕力搖晃我。

  「馬係食物定係戰友,你答我……」半醒間我說出這樣的話。



  「你講咩呀?」村幹部獵殺執士猛厄叫醒我。

  他是唯一一個有能力對抗巨獸劍齒狴的人,他身上的獸皮正正是那咬死他心怡女孩的狴皮。

  「喔,早晨!」我也忘記了上一句話是說甚麼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