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捕獵者的角度來說有一種說法:「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但反之,「早起的蟲兒是會被鳥吃」,身為獵物的蟲兒應該安守本份的早起嗎?

  我在奔跑中想著這個問題,同時身旁的猛厄露出無比興奮的笑容。

  要不是他是要我跟著他把他狩獵的事蹟記下,我絕對還在床上跟傳說中的周公相見。

  說甚麼一定要有我在場他的英勇事蹟才有望讓村民相信。



  害我現在還邊跑邊記事。

  猛厄(土語):「看到嗎?是彩虹陸行鳥。只有跟牠同時被清晨第一道陽光照及才可以被看見的,快追!」

  全村除了村長外,對野生生物的最富智識與經驗的就是他了。

  說著土語的他連珠炮發,磯哩咕嚕的講一大堆我們在追著的異種生物有多稀有。

  不過,有必要冒著生命危險追去嗎?



  猛厄(土語):「在牠巢穴附近還可以有機會遇上火毛熊和光鱗鯨。」

  都是書內記載,肉食而且具侵略性的生物。

  我:「你真的有辦法保謢我嗎?」

  猛厄:「沒有的,你千萬要小心!有遺物一定要交到我手上嗎?」

  我:「有,絕對要把我這本筆記帶回村莊。」



  看來我有必要認真為自己的性命著想一下,因為不遠處就是火毛熊族群的叫唬聲。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