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是個洩露秘密的人。」

  那天我在村裡閒逛時遇到一個人,炎炎夏日,穿著笠頭黑衣份外顯眼。

  「我當忍者三年了,這天才有幸派回到這村落和你會面。」

  她汗都沒流一滴。

  「我們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吧。」



  就在村口的長木椅子,我倆雙雙坐下。

  「我來是為了帶你一個口訊。」

  我準備好記下她說的。

  「每年都有一次的祭典,今年會是最後一次了。」

  「你是說新舊村幹部交替的那個祭典?」我問。



  「是的,王國那邊長期戰亂,日後你們村內的幹部將會被徵召到前線。」

  「那祭典可以如常進行的吧?」我再問。

  「不可能,祭典的意義就是聚集各新舊村民,現今前線戰況激烈,國王軍不會允許任何一兵一將擅離職守的。」

  「那怕是那麼一個晚上。」她補充。

  「真的沒其他辦法嗎?」我再三問道。



  「口訊我是帶了,告辭。」

  她脫下黑布,不,是黑布脫下了她。

  就這樣,不見了,我認得,這是忍者的術法,叫甚麼「黑族布」的。

  看來她是幾屆前的村幹部總部長羽颯。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