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否定,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資歷最老的枯老頭決斷的發言。

  「啍,老不化的守舊派。」雅達有意說得囂張一點,幹部當中會頂撞老一輩的也只有她了。

  「小毛妹子,你說誰是守舊呀!」老爺子也加入討論。

  由於祭典即將舉行,這次齊集各村民以及村幹部眾人,圓桌會議。

  會議廳內還未坐滿人,幹部都陸陸續續進來。



  「別吵嘛,大家都是為村子好。」細嘉做著和事的角色。

  「你們不知道的事多的是。不要以為當了沒一個寒暑幹部就曉通世事的。」枯老頭氣還未下。

  「就是嘛,現在那到你們胡鬧的時侯。」老爺子的堅決不輸枯老頭。

  「這次是各鄰村聯合的盛宴,我也認同由猛厄帶著新品種的獸皮出去。」我持正面態度的,雖說不影響到我。

  「他們在討論什麼?」剛到來的村幹部財務大臣梓賢在我耳邊輕輕問。



  「簡單說,就是在選代表出去與其他村落的首領會面。」我輕聲回答。

  梓賢:「哦哦,簡單了,就梁鴻呀,他是外務的。」

  我:「沒那麼簡單的。守舊派說梁鴻外型瘦削,會讓人覺得我們村裡糧食短缺,而且他還遲到。」

  梓賢:「喔喔,所以就轉移到猛厄了,可惜,猛厄又不善辭令,進退兩難了吧。」

  我:「就是這樣。」



  閒說就到此,梁鴻就咬著走地鳥的腿搖頭進來了。

侍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