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火周圍站滿了人,來自各村各落,也有來自王國的使者、騎士和戰士們。

  由於猛厄不善辭令,為免最後一不小心引發戰爭,長老以及幹部們一致通過由我來陪同他出席。

  顯然而然,我們村派兩個代表相對上是極少人的。

  其他村落動輒就十多人,還有老有幼,甚至有些只懂說當地土語,由宴會開始就只一直吃吃喝喝,似掠食多於外交。

  雖然在我旁邊喝酒喝到滿面滿紅的猛厄也沒好他們多少。



  「呵呵呵,果然是離鄉的酒比較易醉人呀。」我拍著他的肩。

  「我沒有醉,不然我把火鳳凰抓下來給你看看。」

  「不用不用。」請千萬別要引發騷動。

侍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