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我們再喝個飽滿肥腸!」滿紅了面的猛厄。

  「哦。」那個皇國來的騎士說

  那麼亟盡不屑的一個回應,可不是看不起猛厄,而是大騎士魄室蓋克此時已摟著一位金髮黝黑女娃準備回帳篷。

  而猛厄亦沒打算打擾了。

  今晚營火還盛燒著的時侯,正時交誼的時候,身形彪悍的他當然吸引不少目光。



  但我這羸弱的記錄者也有遇上其他國的外交使。

  雲緹翟:「喂,梨睇怕都是個譯諳人仕喇卦。」

  她跟我話的第一句話不是打招呼。

  我看著她紅透的臉蛋,想必她是喝外來的氣泡水得有點多了。

  「你好,我是會一點點兒的聯國語言。」我可是會打招呼的。



  「哇,都總算搵到個明我講咩既人。」她語速其實非常快,我不但要理解,還要記憶著,而且還要錄下來。

  因為凡是接觸過我的任何人都需記下的。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