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請你番黎丫。」

  「你好,我係最新一屆既村幹部幹事呀。請你番黎丫。」

  「你好,我係最新一屆既村幹部幹事呀。下個月圓將會係祭典舉行既日子,請你番黎丫。」

  唯一擁有傳心術的悅稀不厭其煩的,向每一個心靈開展的歷任幹部們聯絡。

  為的就是簡單的目標,希望祭典能夠有聲有色。



  悅稀是個難得一見的人材,除了她是村內少有的魔法師外,她還是今年度唯一能夠使用傳心術的。

  能使用傳心術的人,是要心無雜念而且有一定的魔法基礎加以修練。

  「好的,好的,我會準時到達架喇。」有順人意的幹部回覆。

  「邊個准你進入我心靈架?不過,做得好!」也有找碴幾句然後讚許的。

  及後,羊皮草紙的名單一個一個填下來,一個一個刪去。



  「駱希易……駱希易……」

  悅稀看到一個令她十分注意的名字。

  上一代可使用傳心術的男子,隨父親漂泊到「新領域」,亦即是比猛厄和我去外交還要遠的地方。

  悅稀知道,要是能見上一面,對彼此的魔法也一定有顯注的提升。

  「第三次嘗試了。」她心中默念。



  「你好,我係最新一屆既村幹部幹事呀。下個月圓將會係祭典舉行既日子,請你番黎丫。」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