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知你地有無試過,身處係人來人往既街道上面,
同周圍既途人行住相同方向既時候,曾經想過自己存在既意義?

我有,而且,我一早已經搵到答案,
答案就係,根本無意義,
彷彿就算我唔存在,世界亦如常往相同既方向前進一樣,唔會有任何改變。



因為,我係一個毒撚,一個無存在感既毒撚。

同其他樣衰,或者因為身材問題而變得無自信既毒向左走向右走唔同,
佢地,至少有機會成為他人既笑柄,或者娛樂對象,

但我就好唔同,就好似”路邊小石頭”既比喻一樣,
無人會留意到我既存在,被漠視,被遺棄…

因為,我既存在感係零,



由此至終都係。


啊,我都未自我介紹,
不過,就算介紹完,我諗你地係之後都未必會記得我個名…

我叫做陳嘉為,十六歲,係一個單親家庭長大,
因為媽媽死得早,所以阿爸長時間都留係內地工作賺錢,

因此,我一早已經習慣左一個人獨立既生活,


或者,正正係因為咁既家庭狀態,令到我性格漸漸變得孤僻,最後攪成而家咁…

但我唔在乎…因為,我對現實既失望同心淡…
將我帶領去另一個國度…一個只屬於我既烏托邦…

我既幻想世界…

「我又返黎啦…各位。」

係呢個世界,我係萬人景仰既王…
而唔係無人注視既平凡人,路邊既小石頭…

『王,你好。』

而我王后既設定對象,


就係我班入面品學優,堪稱女神級既女班長…

點解我會選擇佢?因為…係現實世界我根本無可能同佢有任何交雜,
但幻想世界就唔同…

『今日…辛苦嗎?』女班長佢主動行埋我身後,幫我按摩...

「嗯。」

幻想世界…佢所注視既對象只有我…

『辛苦既話…不如…搵地方…發洩下?』女班長佢,係我耳邊帶有意味咁講左句…

「妳話事…」而我毫不猶豫…就擰轉身將佢推係床上…



彷彿…我已經進行過好多次一樣…
而事實…係幻想世界…我的確係…

哈…

唔單止女班長…連其餘所有人…
係現實根本唔會在意我既人都係…係幻想世界…係呢個世界…

唔會有人睇唔起我…唔會,

所以…乜野現實世界…我已經唔會在乎…
反正…就正如我一開始講咁…係個個世界...我既存在根本就無任何意義。
 
*
 


我而家身處係一個漆黑既世界…伸手不見五指…

「咦...?」點解會咁?頭先…我明明係奢華既王宮…仲同女班長一齊…

然後我發現,無論我點行點走,都係離開唔到…
甚至點努力幻想,周圍亦都唔會有任何改變…

無可能既,唔可以咁…

「唔可以…」我跪係到…個人幾乎要崩潰…

現實世界既我已經係身處係黑暗…
而家...唔通連我唯一既救贖…幻想世界都遺棄我?

唔可以…唔可以啊…



『你係咪…唔想再比人睇唔起?』突然有把女聲…係我既前方響起…

「係邊個…?」我有少少驚嚇,雙腳開始顫抖起黎...

『你係咪…真係覺得依生再無任何意義?』

「我…」

意義?我好想好快答係…但唔知點解...突然有個念頭,
連我自己都覺得可笑既念頭浮現上黎…令到我有少少猶豫…

『表哥

係佢…點會…佢唔會係我既存在意義…
我同佢,只係好簡單既一段關係…

『答我…』把女聲越黎越接近,大概同我既距離已經只係咫尺之間

「嗯…」我點點頭…

『如果係咁…』

終於,我見到個把女聲既源頭…
一個從黑暗中浮現出黎既人影…一個令我為之一嘆既美女…

『你願意放棄而家有既野…幫我完全我未了既心願嗎?』個女仔問...

約16,7歲既年紀,一頭長黑髮,高挺鼻樑,迷人嘴唇小咀同精緻既瓜子臉,
配上水汪汪既大眼晴…比起女班長有過之而無不及既美女,

同女班長亦有樣明顯分別,就係個份如神聖不可侵犯般既純潔,
與其話係女神,不如話係天使一樣…

「妳…妳係邊個?」我目光...無辦法從佢既面孔到移開...

『我…』個女仔微笑『係上世既你。』

「下…?」我感到非常訝異「上世既我…唔好玩啦…」

明明係咁靚既美女…根本無可能同我有關係…

『依個係事實…』個女仔保持微笑,耐心地回應『無論你心入面點樣唔相信…』

「唔係掛…」

『而我既出現,係希望你可以放棄你所認為無意義既一生…去幫我完全心願…』

「心願?係咪只要我應承…我…就可以擁有第二個…更美好既人生?」

『無錯…你願意嗎?陳嘉為…』

「我…」既然…我既人生根本唔會有任何意義…咁何必要眷戀落去?

『表哥...陳嘉為!』

「我…願意。」

『咁樣...』個女仔好開心『就拜託你啦…陳.家.蔚。』

下…?我係叫做陳嘉為喎...

突然,眼前天旋地轉,我失去左知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