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家蔚…可以嗎?』

『即使我話唔可以…你仍然會堅持?』

「下?」

我發現我而家企係草地上面…旁邊有一條小河…


河既隔離有棵樹…一棵楊樹…

楊樹下…有兩個人企左係到…
其中一個人,我已經見過,就係之前夢入面…上世既”我”…
而另一個係戴住金絲眼鏡,眉目清秀…帶住濃厚書卷氣息既男人…

從佢地兩個人既衣著打扮…同講野既語氣,
我明白到…我而家係身處夢入面…

『唔…』個個男人點點頭『保家衛國…係一件好重要既事,


我真係好希望可以得到家蔚妳既支持…』

『我…』

『家蔚…抗戰成功之日,就係我娶妳為妻之時…相信我…好嗎?』

『嗯…我…我會等你。』

『我一定會平安無事返黎…家蔚。』



『嗯…』

然後就係兩個人相擁…
見到呢個情節,雖然我係覺得好骨痺…但唔知道點解個心又會好痛…

『妳答應過我嫁…』突然…旁邊傳黎一把女聲…

「咦…?」係上世既”我”「妳唔係係個邊既咩…」

雖然係夢…但出現兩個”我”都好離譜掛…

『個邊…只係我希望比妳見到既回憶…』上世既”我”講

「原來係回憶…即係…曾經發生過?」



『嗯…』上世既”我”點點頭『妳記得…妳答應我既事嘛?』

「答應…即係完成心願…?」

『嗯…我既心願…希望妳可以搵返同我約定既個個男人…然後…』

然後…?

但我再聽唔到之後既野…因為…我比一個電話嘈醒左…

「喂…?」係阿kay,估唔到佢真係會打黎…

『喂!表姐,仲未訓醒呀?嘻嘻…』

「岩岩醒左啦…」比妳嘈醒…



雖然係同阿kay傾更電話…但我腦入面係諗更其他野…
即使岩岩聽唔哂上世既”我”所講既野…但我大概已經估到係點…

抗戰…將我變成女仔…將依兩個事歸納一齊…個結論已經顯而易見…
我不禁打左個冷震…心願…唔會真係咁掛…

我雖然而家係女仔…但…但我心入面係一個好正常既男仔囉…
無可能會願意做個樣野…無可能…我唔係gay…
『所以…表姐妳覺得點呢?』

「下?咩點…」

『係咪真係聽唔到嫁?嘻嘻…我話呀…
我知道表姐妳而家等錢洗,所以打黎睇妳肯唔肯一齊搵錢!』



「搵錢?點搵呀…」

出.租.女.友。』阿kay逐隻字講『有個人話肯出一千二同我地兩個去玩呀…』

「出租女友…咪住先!唔通…妳指既就係援…」

『唔係咁!』阿kay未聽完就即刻講『只係好簡單出去玩下!
食下野…睇下戲…傾下計,絕對係唔需要做個d事嫁!』

「真係只係咁…?」

『無錯…』

「但係…就算唔會做個d事…但遇到既人都可能會好奇怪…或者…變態…」



即使話明唔會做個d事…但難保到時個條友會霸王硬上弓…
咁樣…真係諗起就想嘔…

『唔怕既,我已經做左好多次…而家咪又係完好無缺!嘻嘻…』

「咁…」

『有我陪住…表姐唔洗驚啦…玩下食下笑下就賺到錢!考慮下啦!』

「我…」

事實上…bra既錢的確係要搵辦法賺返黎…
如果出租女友真係阿kay咁講既話…的確係考慮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