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表姐妳唱得好好聽呀!」一聽完, kay即刻拍哂手

「係…係呀…家…家蔚妳真係唱得好好…」kevin唔係講左句野我真係以為佢消失左

「哈哈…過獎過獎…」比佢地咁讚一讚自信真係返哂黎

係kay既提議下 (Kevin都有間中插下嘴) 又唱左唔少歌 (都係女人歌)


我一路唱一路感到自己光茫四射, 呢個唔係幻想, 係現實…

之後又唱返唔少自己鍾意既男歌, 估唔到用咁甜既女聲去cover又有另一翻感覺
係我帶動下, Kevin都開始拎起枝咪唱, 雖然唱得好麻麻,
但明顯成個氣氛同一開始阿kay係到solo好唔同,

估唔到kevin都識唔少外語歌, 所以同佢合唱左幾首歌,
kay一路笑笑口係到話kevin唱得差影衰哂我。

時間過得好快, 話咁快就夠鐘


估唔到唱k咁好玩, 埋單既時候仲係到猶豫更應該唔應該加鐘
不過我同kay已經唱到把聲沙哂, 所以都係決定下次再黎過。

「幾錢話?」我問kay

「表姐咪玩啦, 更係kevin比啦!」

女仔就係有呢d著數, 越黎越覺得做女仔真係唔錯…

「嗯, 當…當然…」一講完, Kevin就係褲袋拎起個Louis銀包, 再隨手抽一張金卡



「刷…刷刷卡啊唔該。」口疾疾咁同侍應講

有錢仔, 又靚仔, 係衰怕羞, 又唔識講野, 真係可惜,
比咁多錢出黎 最後只係好似同普通朋友咁出街真係好失敗。

「之後去邊?」阿kay問kevin

「我book左間法…法國餐廳…而…而家去差唔多…」

原來仲有後著, 法國餐廳, 一王兩后
呢條仔都蠢唔哂…
 
因為距離法國餐廳都有一段路,
所以我同阿kay決定去一去洗手間先



一入洗手間, 阿kay就捉住我雙手

「表姐…」阿kay面帶歉意, 好似有野想同我講

「咩…咩事?」呢個小魔鬼會出現呢種表情, 令到我都有d擔心

「其實呢, 一陣有野要妳幫下手。」阿kay有d面紅咁講

「下…幫乜?」

「點講呢, Kevin話想比多少少錢…」

「唔得!」kay未講完我已經反射性回答,
出租女友, 估到無咁簡單, 果然最終目標都係我既身體…


雖然做女仔有好多好處, 但我心靈仲係男, 呢種行為始終都係接受唔到

「妳聽埋我講先啦~~唔係好似表姐妳咁諗嫁~」

「咁係點呢?」

「我估妳都知kevin係有錢仔啦…」從佢既衣著同岩岩係咁暗既k房都閃到殘眼既金卡, 睇得出。

「咁上流人士一定會接觸唔少差唔多既人,
而kevin既朋友, 點講呢, 大部份都有女…
妳知啦…以kevin咁既性格, 邊可能溝到女喎…」

「咁我大致都知妳想點, 咁佢點解唔搵妳呢?」

「佢話我個樣太細個, 唔夠成熟喎, 真係可惡!」阿kay好嬲咁講



嗯, 阿kay 雖然幾靚女, 不過始終都係o靚妹feel,
我就唔同, 同阿kay同齡, 但無論樣同身材都成熟過佢好多。

「只要食餐飯就多三千蚊嫁啦, 認真考慮下呀, 表姐!」

「都得既, 如果可以賺多少少既話, 咩話, 三…三千蚊?」

平時要打成星期既工, 食一餐就拎到, 仲要係食法國餐。

「放心啦表姐, 我會從旁協助妳嫁! 唔會比kevin亂黎! 嘿嘿...」阿kay又回復小惡魔feel, 咁樣我反而仲唔放心

「好…好啦…但我呢身衣著…女裝T-skirt 短褲, 上唔到台面喎…」為左三千蚊我決定豁出去。

「呢層表姐妳唔洗擔心, 妳估我今日帶咁大個袋無原因咩, 哈哈」阿kay拍一拍佢個好脹既手袋。



原來一早準備好哂, 係最後一刻先話比我知…

「表姐等我幫你換啦, 呢件野要自己換應該幾難」之後就推左我入廁格

一男一女共處係細到爆既廁格入面…唔係…我係女…我而家係女…

「嘻…表姐妳一定會話件野靚…」阿kay係袋入面拎起左件紫色禮服…

而且…

「咁…咁低胸既?」一路著一路覺得唔對路

「表姐妳唔可以浪費妳咁出色既胸部, 你唔係王樂宜啊!」咁都要抽一抽表妹水...

「嗯…kay…好緊啊…」阿kay綁緊我條腰, 令到個胸部異常地緊

「係要緊d嫁啦表姐…唔係好易走光嫁…妳都唔想比其他男仔睇蝕嫁嘛…攪掂…
哇表姐妳真係好靚啊…快d出去睇下」阿kay滿意咁打量完我一翻之後打開廁所門

望著塊鏡, 美呢個字係而家既我面前係如此地膚淺…

「我…我…」呢個真係我?

一身低胸到爆既紫色晚禮服, 裙底到室頭哥上少少, 露出雪白既小腿
一雙玉兔係背脊綁緊既情況下顯得更為豐滿…
總之, 就係應該挺既地方挺, 應該瘦既地方瘦,
完全係為我量身打造, 點解阿kay會咁清楚我既身材?

「嘻, 我眼光果然唔錯呢! Kevin有個家姐係賣禮服,
所以好容易就借到件, 估唔到咁岩身! 表姐妳唔做model真係浪費哂, 之後…」

阿kay再係個袋到拎起對高跟鞋

「著埋呢個就攪掂。」

「咪住, 高跟鞋? 我著唔到嫁…」拖鞋就著得多姐, 高跟鞋…

「吓…?表姐妳無著過? 咁就有d難攪…點都要試下嫁啦…」
一講完就抬起我左腳將高跟鞋套入去, 之後到右腳…

「試下企唔企到?」阿kay笑笑口咁講

原本自己都唔算矮, 但而家明顯高左好多
但高處不勝寒, 感覺就好似比強風吹住一樣, 搖搖晃晃。

「呀!」終於企唔穩, 好彩阿kay扶一扶…

「表姐, 捉著我隻手啦, 點都要習慣下, 嘻嘻。」由緊張變成食花生咁, 阿kay妳真係好s啊…


就係咁我就靠kay扶住拐下拐下好似拋柴咁行出洗手間…

Kevin一望到我, 就好似岩岩係老麥第一次見到我咁呆左企係到

佢個舉動令到我醒覺到, 雖然我而家真係好靚, 但衣著係非常之性感同暴露
我反射性將無比kay扶著既左手放係胸前, 遮得就遮。

「啊, 表姐妳等陣…」阿kay見到我個反應, 就即刻係袋到拎左件外套出黎, 之後笠係我身上。

「哈…妳個袋都裝都幾多野嫁喎…唔該哂…」

「唔洗, 嘻嘻, 話左我會協助表姐妳嫁嘛!」

阿kay雖然比人感覺係活潑小惡魔型, 但都幾識觀人於微, 又識睇場合做人…

相反…

「啊…家…蔚妳真係好靚…」Kevin又面紅又口疾疾咁講

唉…呢條仔就真係無Q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