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食完飯, 迷醉既我同kevin係街上面行更

「哈哈哈, 你見唔到見到peter一望完個反應? 真係好似食左屎咁, 笑到我!」
對岩岩既行為一d無後悔既我, 反而仲有d得意。

「家…家蔚…妳醉啦…」kevin扶住我有d擔心咁講「睇…睇黎要搵個地方比妳坐下...」



之後我地去左法國餐廳附近一個公園, 一張長椅上面坐係到

時間係九點半, 所以公園基本上係無人

鈴鈴, 又係電話訊息, 係阿kay

(表姐妳而家係邊?)

(法國餐廳附近既公園…)



好想訓…抖多陣就返屋企, 沖個涼訓足一日…

「家…家蔚…」

「下咩野事?」係神智有小小不清既情況下要保持禮儀係一件好難既事

「估…估唔到妳都幾…幾大膽。」又提起返岩岩鍚佢既事

「我只係登你唔抵! 比peter激到上心口都唔反擊!」咁仲點係男人!



「嗯…唔係激我...我既, 只係講出事...事實...真係唔該哂妳…」

kevin露出一絲微笑, 但睇真d…又好似唔係微笑…公園咁暗實在睇唔清楚...

「咁…咁我就放心啦…」

「啊…咁夜啦…我應該要返屋企…失陪…」開始覺得唔對路, 係時候閃

「哎呀…」我一打算企起身, 就失平衡坐返落長椅到

著住高跟鞋同埋少醉狀態下, 而家想起身都唔得。

「等我送妳返去啦。」

「好, 咁唔該哂…咦?」點解好似有d奇怪,



係喎, 喂, kevin你既口疾疾呢?

「咁…送妳去邊間酒店好?」kevin問

我終於知道岩岩個個偽微笑係乜野…

係奸笑。
 
伏已中。

我而家就好似迷途既小毒撚…小羔羊一樣, 任人魚肉…
冷靜, 要冷靜, 或者事情唔係我想像中咁…

「啊哈…kevin你岩岩講咩話, 我聽唔清楚…」我詐傻



「吓? 同妳去酒店更係做個d野嫁啦, 妳唔係仲係到扮純情啊嘛?」

喂喂! 你到底係邊個, 捉左kevin去邊到?

「睇黎呢招真係幾有用, 扮哂怕羞仔咁, 果然可以激發起女人母性保護欲。」
kevin一副夜神月” 計畫通り”既樣, 邪惡得不得了

「你你你…你扮野?」真係難以置信, 咁比佢昆左成日

正宗既扮豬食老虎, 唔係, 係食索女, 咦又唔係, 我係男喎…

「哈哈哈, 比咁多錢, 妳唔係以為無下文嘛? 家蔚豬。」

叫家蔚豬個下, 真係成個人寒一寒 起哂雞皮,


唔好玩啦, 我唔好個味野嫁…

「你你你咪痴埋黎啊, 我唔係gay嫁!」我衝口而出

「下? Gay? 妳講乜野啊, 蔚蔚豬, 睇黎妳真係醉啦。」kevin一面”醉左仲好”既樣

「我…我無醉, 失陪先。」今次真係赤腳都要走人, 再留係到真係渣都無得淨…

「啊…啊!」

結果係我打算除高跟鞋個陣失平衡, 今次無咁好彩, 成個人向後訓左係地下
外套仲甩埋, 露出一個非常誘人既危險姿勢…

「嘿, 都話左妳大膽嫁啦, 竟然諗住係公園就黎料。」



「你…你咪亂黎啊…我…我叫嫁…」我要守住我既童貞…貞操…

話雖係咁, 今日唱k唱到口沙哂, 要叫都叫唔得大聲,

「今日出門口仲發現無帶d重要野, 好彩襯你地未到個陣去買定。」
kevin無視我, 隨即係褲袋拎起個四方形既小膠套, 小朋友唔好問係乜野黎…

真係乜都比你計盡哂…
唔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