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啊! 啊…阿kay我…我…」我feel到我而家塊面熱到可以煎蛋「我…我卒更藥油…」

「啊…哦…卒藥油…更係啦…更係啦…哈哈」 阿kay望唔到枝藥油, 反而望到地下件濕濕地既內褲,
但都扮到信哂我講咁

「咁…咁我去沖涼先啦…」拎返起地下條內褲, 我腳拐拐咁打算行去浴室



「表…表姐…毛巾同妳要換既衫我幫妳放左係入面嫁啦…」
睇得出阿kay都有d覺得唔好意思

真係尷尬死…
如果我係男仔…一定比人當係死變態…竟然係女仔間房自…自慰…
但而家我係女仔…阿kay到底會點諗呢…
 
去到浴室, 記得表妹既叮囑, 認左花灑位置之後
除完件衫望都無望自己身體一眼就求其拎一個毛巾包住自己雙眼
即刻開個凍水涼冷一冷靜



雖然沖涼沖到某幾處部位都會傳黎一種好奇妙既感覺,
但由於凍水涼同岩岩比人撞破既關係, 想要既個團火已經熄左唔少

表妹我都算唔話得啦…我總算守住男人既靈魂同女人既貞操…暫時…

沖完涼, 著住阿kay借比我既睡衣 (胸部有d緊, 見到自己飛更釘, 不過都係用住先)
入返房, 見到阿kay手上面拎住一枝野

藥油…



「表姐…等我幫妳卒啦…」阿kay有d怕羞咁微笑

唉, 阿kay妳千其唔好將岩岩件事話比表妹知啊…我仲想生存落去…

「表姐…痛唔痛…?」阿kay幫我卒更拗到既左腳

「少…少少啦…」

其實係好痛, 自己係男仔個陣都試過拗親,
但記得當時卒都無咁痛, 果然女仔身體係唔傷得…

「最衰都係我咁走左去…先攪成咁…但有個好姐妹同條仔罵僵左…十萬火急要我去幫手…」阿kay一路卒一路講

「死人王樂宜又唔知做乜, 話無心情唔去幫手, 真係唔夠姐妹!」



係喎…我都無問表妹點解佢要喊…一於聽朝試下問

「不過總算無事和好左, 遲下介紹佢地比表姐妳識啊, 條仔幾正嫁, 但妳唔好搶走佢喎 ,嘻嘻。」

咪攪, 而家見到男仔都驚, 由其係靚仔。

「攪掂! 去洗個手先…」

「啊…我都要去刷牙…」

同阿kay一齊行入浴室, 佢洗完手到我刷牙, 男仔個陣其實d牙蛀得都幾嚴重
估唔到變左女仔之後對牙自己白返哂, 唯有從今日起落力刷好好保護呢雙牙…
到我返返入房, 阿kay已經躺左係床上面, 拍一拍隔離個空位



「訓上黎啦, 表姐!」

「嗯…」

我而家都係女仔, 無問題既!
 
估唔到我呢個毒撚終於有同女仔大被同眠既一日…雖然係用女仔既身份…
 
我一訓上床, 同kay襟埋張同一史力仔冷氣被,
我感受到旁邊少女既體溫, 同聞到沐浴露既餘香…
 
陳嘉為, 你要冷靜, 你一世英名…唔可以…啊!
 
「表姐!」訓係到既阿kay另轉身, 捉住我隻右手, 好認真咁望著我「我地黎囉!」
 


「下下下!!!… 阿kay妳講講講講乜…」
 
而家既妹妹仔真係咁大膽?
 
「講乜…妳明既…妳岩岩仲係我張床上面…嘿嘿…」阿kay又露出小惡魔一樣既壞笑
 
「無…無啊…我岩岩…我岩岩只係…」
 
「哈哈哈…卒藥油丫嘛, 我玩妳咋表姐…」阿kay笑到標眼淚, 睇黎佢真係只係想玩下我…
 
「表姐妳真係好好玩啊…咁樣落去我真係會愛上妳!」
 
「愛…愛上我…?」下, 突如其來既告白?
 
「嗯, 姐妹個種愛!」哦…


 
見到我露出好失望既樣, 阿kay突然…
 
嗯…嗯!? 少女可愛既臉突然同我貼得非常近…
我嘴唇…定係阿kay既嘴唇…我已經分唔清…只係feel到暖暖地…濕濕地…
 
甜甜地…
 
嗯…
 
我既初吻…嗚啊…
 
我估大家都以為實有下文,
我原本都係咁諗, 但結果係乜都無
 
「訓囉!」錫完我既kay面紅紅地, 扮乜事都無發生過另轉身訓
 
我唔知自己沉醉係岩岩既一吻有幾耐, 只係知道我意識返黎個陣
已經聽到阿kay訓到出哂鼻寒聲
 
睇黎我今晚都係唔洗訓,
差d比有錢仔強暴, 比同齡少女奪去左初吻, 嘈到拆天既鼻寒聲…
都係聽朝早d返歸訓返一日…
啊唔係…仲要去搵表妹…
 
我相信自己最多都係訓得一兩粒鐘。
第二朝八點就起左身, 隻左腳已經好返唔少,
但因為唔夠訓既關係, 自己仲有少少企唔穩
 
「表姐…妳要走啦…」床上面既阿kay頭髮亂哂, 雙眼開唔齊, 好明顯訓到迷迷糊糊
 
「我…我唔送妳啦…好眼訓啊…記得係我銀包到拎四千蚊喎…講好d錢比妳…」之後又另轉身訓返
 
「懶訓豬。」我笑笑口咁講, 阿kay咁既樣真係好可愛
 
我係阿kay個銀包拎左d錢, 換返自己套T-skirt 短褲,
就離開阿kay屋企, 落到樓下就打比表妹
 
「喂喂, 表妹妳醒左未?」
 
「一早醒左啦…打去你屋企無人聽, 你琴晚唔係屋企訓?」表妹有d懷疑咁問
 
「呢d野…一陣同妳講, 九點半係妳屋企樓下間老麥等? Ok」
 
我已經決定唔會再同表妹講大話,
但隔住電話實在唔好意思話比佢知我琴晚係阿kay屋企訓…
就因為呢個罪惡感, 我開始覺得自己係行更去死刑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