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衰人鄭青琪!」表妹一接電話就即刻大喊,呢個無記錯應該係阿kay真名「妳…妳竟然帶我表…表姐去做埋個味野!」
 
「對唔住!對唔住大哂啊!?妳令到佢比人攪啊!」
 
旁邊既職員同顧客都另轉身睇下發生乜事,睇見佢地一臉疑惑,
肯定係產生左某程度既誤會。
 


「比人攪…」「做埋個味野…」然後顧客既目光從表妹身上轉向我。
 
救命,好想搵個窿跳落去。
 
「表…表妹…妳而家太顯眼啦…」我拉一拉表妹件衫
 
「啊…」表妹望一望周圍,紅都面哂。「我而家唔得閒啊!一陣再慢慢罵妳!鄭.青.琪。」充滿恐嚇意味既結語,之後收左線。
 
「走囉…」我細細聲同表妹講,我就黎頂唔順周圍既奇怪目光
 


「唔得啊!嘉為!我仲要買嫁!」表妹隨手拎起幾枝野,放入手籃到。
 
結果琴日差d賠上貞操既血汗錢咁就用左一半係呢堆野上面。
 
「咁…我地而家去邊?」我估表妹應該打算搵個地方繼續罵阿kay
 
「樓上café。」表妹答「我唔記得左今日原來約左阿kay佢地傾野。」
 
「吓…」估唔到事情發生得咁快「我去會唔會唔好意思啊?」
去到應該除左阿kay應該無個識,實在唔習慣見咁多陌生人…


 
「無啦,今次傾野其實都唔係好多人出席,所以無問題既,而且傾既野本來都想預埋你,
話左帶你識女仔嫁嘛,雖然都有d男仔會去啦,不過一定唔會係你前世想搵既人。」表妹好有信心咁講
 
「哦…咁係傾乜?」
 
「下星期,三日兩夜宿營。」表妹好從容咁講。
 
對我黎講,又係一次挑戰。
 
*
 
「宿…宿營!?表妹你知道我而家既身份嫁啦!」係唔同層面黎講,都係好危險既事
 
「有乜問題?嘉為你要學習下同唔同人接觸,雖...雖然我都想你快d變男仔啦,


但事實你而家既身份更加容易識到人,但你要珍惜呢d機會!」
 
我覺得表妹應該有更深層既想法係入面,但佢講既野的確有道理
以前我身為一個小毒撚,點會去參加呢d現實充既活動?
加上根本無人會邀請我,叫我主動提出更加係無可能。
 
但今時今日就唔同,以我而家既身份,參加乜活動都會好受人歡迎,
唉,女仔就係有呢種好處,前題要係靚女。
 
樓上café地址就係信和附近,行近信和,我有d心動想去睇下有無新出既漫畫。
 
「表妹,不如妳上去先?我一陣先到…」
 
「嘉…嘉為,你又想買漫畫?」表妹一臉 “服左你” 既表情。「好啦,反正我都想睇。」
 


表妹因為從細同我玩大,所以某程度上都比我感染左,變得好鍾意睇漫畫。
 
「嘿嘿…順便襯你唔係到我可以盡情罵阿kay!」原來仲有其他原因,女人真係可怕既生物。
 
就係咁,知道café既樓層之後,我同表妹短暫分開,開始我既淘寶之旅。
本來一個人行信和應該係毒撚既浪漫,但今日越行就越覺得唔自在。
 
眼神。
 
無論係毒撚,靚仔,隔離拖左條女既仔,隔離拖左條仔既仔,都要望一望我先心足
原本既我既存在感係零,無人會注意我既存在,可以輕輕鬆鬆企係到望下霸王漫畫。
 
但今日,企係到睇漫畫既我,唔知點解隔離越黎越多人,
望一望右邊個肥仔毒撚,佢一見到我望佢,即刻望返自己手上面本漫畫。
喂喂,你手上面本漫畫上下掉轉左囉唔該。


 
再望一望左邊既瘦削毒撚,佢即刻嚇到跌左本漫畫,拾都無拾急急腳離開漫畫店。
 
唉。
 
最後我只係求其買左一本漫畫就離開信和,買咁少真係咁大個女…仔第一次。
真係無奈,睇黎我一日係呢個身體,對信和既樂趣同興致就會慢慢消失…
 
去到樓上café既大廈,見岩岩有升降機,即刻急腳跑入去,
關閘個陣,我見到遠處有個男仔都跑更黎,我開返門比佢入黎。
 
「啊…唔該哂…」男子喘氣咁講。
 
男子戴住粗框眼鏡,斜陰短髮,格仔恤衫配黑色牛仔褲,
如果kevin係日韓式靚仔型,呢個男仔就係成熟穩重型。


 
而且呢個臉…好似好熟悉…係邊到見過…
 
「啊,妳又係去café, 咁岩既。」男子微笑,望住我講。
 
我覺得自己個心突然跳得好快。
 
「我…我地係咪邊到見過?」呢句野雖然出自我把口,但感覺唔似係我講出黎。
 

 
「吓?我無印象…」我突然問一個咁既問題,令到眼前既男子有d愕然
 
「嗯…我可能係認錯人。」我細細聲講
 
認錯乜人?以我陳嘉為既印象,根本就唔識呢條友
唯一可能就係…家蔚?
 
一諗起,我心越跳越快。
有股衝動湧上黎,要我要同佢講多d野,問多關於佢既事…
 
但結果我都係無出到聲,直到升降機門打開。
 
「咁,拜啦。」男子同完我講就轉身行入café。
 
「啊…」
男子越行越遠,聽唔到我既反應…
我靜靜企係café門口,手禁係心口到,我相信只要夠靜,
旁邊既人絕對可以聽到我既心跳聲。
 
冷靜啊,家蔚,唔係,係嘉為…然後就慢慢行入café。
 
呢間樓上café,實在係比想像中大好多,
一入門口右手邊係較空曠既地方,bar台都設置係呢到,
而左手邊就分左一格格類似細房仔既區域
係右手邊我見唔到表妹佢地,亦都見唔到岩岩個男仔,咁即係佢係左邊既房。
 
「小姐,係咪有朋友已經到左?」有個應該係侍應既男仔問我
 
「啊…嗯…我自己識行嫁啦。」然後就行入去左手邊
 
雖然每間細房仔都無設到門,但都唔係咁容易見到房入面既所有人,
咁樣唔單止好難搵到個個男仔,連搵表妹佢地都好難。
 
迷茫既我越行越入,到行到差唔多尾段個陣,有個人行出黎,係阿kay
 
「hey,表姐!」阿kay見到我,即刻笑笑口「咁遲嫁妳!等我帶妳入去啦」睇黎表妹罵完佢係無乜效果。

入到房,就好似表妹咁講,其實都唔係好多人,連埋我同kay只有六個。
表妹坐左係坐墊上面,右手邊一個成面暗瘡既男仔係到聊佢講野,睇得出表妹個樣好無奈。
暗瘡男一見到我,不意外咁露出一個o嘴樣,我覺得我遲早會慣。
 
暗瘡男右手面隔兩個身位,係一個外表好文靜既少女,
烏黑長髮戴住副眼鏡,非常文雅咁正靜係坐墊上面,
如果無帶眼鏡,佢應該係一個不下於表妹同阿kay既美人。
 
然後我就見到佢。
 
佢都望更我。
 
岩岩升降機個男仔,就坐係文靜少女既隔離。
 
臉好熱,點解會熱?
表妹見到我同男子互望,即刻「啊!」一聲彈左係身,旁邊既暗瘡男嚇左一跳。
 
「啦,等我介紹啦表姐!」
 
阿kay指住暗瘡男「呢個係李民己,我地多數叫佢臨記。」
 
怪名。
臨記非常唔自然咁笑左一笑,企係到既表妹用好鄙視既眼神望住佢。
 
然後阿kay指住個文靜少女「呢個係無口少女,紫晴。」然後用耳語同我講「佢唔鍾意比人改佢花名,所以我地都係叫佢紫晴。」
 
紫晴望住我,佢可能係發現左岩岩我同男子對望,眼神有d嚇人咁望住我。
 
「然後呢個呢…我都唔係識左佢好耐,你係叫子朗可。」阿kay有d唔好意思講
 
我突然回想返夢入面既情景,楊樹下既二人,褐色既照片…
雖然個樣有些少差異,但個臉形確實係夢入面個”子朗”,連名都一樣…
 
遇見了,就係咁簡單。
 
「佢同紫晴拍更拖嫁,所以表姐妳千其唔好亂黎啊,嘻嘻。」阿kay笑住咁講。
 
拍…拍更拖?